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94章 师父生气了!

第94章 师父生气了!

听到霍清芷的问话,叶洛略微思索了一下,回道,

“只不过随手一帮而已,当时为师”

经过一番解释,霍清芷才了解到那邹方口口声声谈及的大恩,不过是对方因囊中羞涩而无法购买炼器法诀之时,师父随手掏出几块灵石为其解了燃眉之急,当时完全无意间为之,随后更是已经忘记了,可是却被那邹方百般缠着要报恩,便也一来二去的熟悉起来。

那邹方后来谈到,正是当初的那本炼器法诀,使得他在炼器上的进步可谓神速,修为也因此得到极大的提高,便被掌门收为了亲传弟子,这样说来,却也是大恩一件

不过,这也恰恰说明这邹方言行品质不错,如果是那小人之辈,恐怕只会还了当初的灵石,根本就不会心心念念的想要报什么大恩,甚至因为师父的强大,而觉得无力报恩,却选择在如此重要的比试中退让,嗯,到是一个值得交结之人

伴随着一声轻响,随着最后一名弟子的落地,名额争夺赛也已经正式结束。

霍清芷捂着正在流血的手臂,有些吃痛的皱着眉头,这百炼门的弟子虽然修为也是有限,可是这手中的法宝却也太给力了,这碰到的最后一名弟子,居然有那么诡异的飞刀

如果不是她的神识足够强大,可以提前洞悉那飞刀的飞行轨迹,进行闪躲,那今天所受的伤绝对就不是这一点了。可是想要获胜,最后无奈之下,却也只得拼的以伤换伤,才将对方给轰下台去

现在她都生起了一种想要学习炼器的想法,想着以后比斗之时,拿出各种法宝砸到对方身上,简直是轻松加愉悦

不过,总算胜利了,霍清芷欣喜的想着

“哈哈霍清芷,你做的很好,赶紧下去疗伤吧。.?网”林峰此时站起来,畅快的笑道,此次的名额争夺赛,万剑门可是毫无悬念的拿下了第一,所以现在林峰看向霍清芷的眼中也都是满意。

“为门派尽责,是清芷应该做的。还好清芷幸不辱命,没有给门派丢脸”霍清芷谦虚的说道,可是心中却有些冷笑,这掌门还真是见风使舵之人,估计从比赛中看出自己的价值,就连现在对自己的态度都改变许多,虽然这也算是好事一件,可是却令她对掌门更加的不喜。

况且她如此拼命的夺得胜利,可不是为了万剑门,而是为了师父的名声,师父如此厉害之人,自己作为师父唯一的弟子,当然不能丢了师父的脸

“呵呵,不错。”林峰满意的点点头,转而对着其他三位掌门说道,“诸位,比试已经结束,我万剑门不才,侥幸获得此次比试的头名,我想对着个比试结果,诸位应该没有意见吧”

语气中难免有些自得,也不管其他三位有些不满不甘的神情,复说道,“此次进入秘境的名额我们四大门一共有42个名额,此次我万剑门第一,按照原先商定的结果,我们获得14个名额,丹霞门获得11个名额,而百炼门9个名额,阴尸们则是8个名额,诸位我没有说错吧”

“哼,好一个万剑门,最后的筑基弟子大比居然不是靠手中弟子的剑来获胜,而是靠不入流的丹道和阵道的取得胜利,这说出去,是不是万剑门的弟子以后都不用学剑了”阴尸门的黄掌门阴阳怪气的说道,因为愤怒,有些口不择言,说丹道和阵道不入流,却不知道这一下子可将其他的两个门派都给得罪了

“黄掌门,这话”

霍清芷才不管几位掌门之间的如何的扯皮,甚至谈及到自己也无心去理会,因为师父现在好像在生气

“师父,你你不开心你在生气吗”霍清芷有些不安的问道。还以为师父会说她做的不错呢,可是现在的师父却是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就连那些原本靠近师父的弟子们都不自觉的靠旁边退去,生怕受到牵连,如此一来,倒是给她留了很大的空间。

“为师说过什么”叶洛冷冷的说道,盯着霍清芷,脸色没有任何的缓和,仍然夹杂着怒气。

“师父说,安全第一,不许受伤”霍清芷嗫嚅的说道,有些不敢去看师父了,上台之前就师父那冷清之人,可是又嘱咐一遍要自己安全第一,她为了胜利,却选择受伤拼命,她如此违背师命,师父生气是应该的

“师父,我错了”霍清芷想到此,直接爽快的认错,头垂的更低了,再加上还在流血的手臂,让她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看着她这个样子,叶洛只觉得心中的烦闷没有减少,反而正在加剧,本想严厉的训斥,可是这良好的认错态度让他无法继续,还有那鲜红的血更是刺痛着他的眼睛,最后只得呵斥道,“赶紧疗伤”

“遵命”霍清芷立马拿出一粒凝血丹服下,鲜血立刻止住了,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见此,霍清芷忍不住的反驳道,“师父,你看,马上就好了其实这都是小伤,你”

可是她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实在是师父刚刚缓和的脸色因为她这一句话,而变的更加的难看起来,身上的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都要冻死人了,旁边的弟子退的更加往后了

“师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生气”心中虽然有些不明所以,可是她还是马上识趣的闭嘴,改口认错,态度比之前更加的诚恳,可是她这次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惹到师父了啊

叶洛只是冷冷的看着她,也不发一言一语,却弄的霍清芷心理压力超级大,从重生以来,她就没有这么紧张无措过

就在霍清芷忍不住想要开口询问时,师父冷冷的声音传来,“回去好好给我反思”说完,竟是直接转身离开

“啊,师父”霍清芷惊的猛然抬头,却只看见师父御剑离去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