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96章 清芷心中的道

第96章 清芷心中的道

“师父师父”霍清芷上了侧峰,没有看到师父的身影,不禁大声喊道。

可是回应她的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

“咦,师父难道并不在这里吗”霍清芷疑惑的蹙了蹙眉,难道师公骗她不成,应该不会啊,师公有那么无聊吗

有些泄气的穿过侧峰,走到后面,却意外的听到声响,霍清芷眼睛一亮,心想铁定是师父,她开心的跑上前去,刚想要喊叫,便被眼前看到的场景迷住了眼,一时失了声音

俊美如谪仙的师父,一身白衣,手持长剑,身姿漂渺,手中的剑每一次的舞动,便似有满天的繁星坠落,荧荧光点,围绕着他,散之不去。

“好美”霍清芷惊叹着,眼中的痴迷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咦,怎么下雪了”霍清芷伸手接住这漫天的雪花,发现原来并不是真的在下雪,只是师父手中的长剑扬起了地上的层层积雪,剑舞之中,积雪散落,造就了这漫天飞舞的雪花,可是却是更加美的令人心醉

霍清芷早已忘了来此的目的,此时她张开双臂,迎向漫天的飞雪,拥抱着它们,可是她却更加想要拥抱是在这飞雪中舞动灵剑之人,是那让自己心中想起便心生温暖之人

多么希望时间可以停在这一刻,唯美的一刻,天地之间,除了师父和她,除了这剑,这雪,再也没有其他

不知多久,这雪停了,舞剑的人也停了霍清芷痴叹一声,可是还是久久不能回神,立在那边,痴痴的看着背对自己的师父,看着那早已刻画在心中的身影,沉默不言。

叶洛早已在她靠近这侧峰之时,便已经发现了她,只是心中的烦闷,没有让他出声,任她在那高声的呼叫,心中有些不想见她,可是却又希望她可以发现自己,矛盾纠结的心情,理不清的头绪,如那丝线一般,无端牵动着他的心,让他只能挥动手中剑,想要将其斩去

“师父,我这回真的知道错了”最后,还是霍清芷打破了沉默,她慢慢的靠近师父,来到他的身边,低声说道。;;;;;;;;;;;;;;;

一时沉默,叶洛并没有回话,也没有看她,就在霍清芷以为师父不会回应之时,却听他问道,声音有丝低沉,

“错在何处”

“师父,我应该爱惜自己,不该为了胜利拼命,不该累的师父担心,所以我真的错了”霍清芷抬起头来,盯着师父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着,字字清晰

好像要将这每一个字都敲进师父的心中,好像就那么要看进师父的心中,想要亲自看看师父是不是真如师公所说的一般,真的在关心自己,所以才会让自己以安全为重,所以才会在自己不爱惜自己时生气恼怒。

“嗯。”叶洛淡淡的应了一声,仍然没有什么表情,可是他的眼睛却不敢再与她进行对视,转头移开,怕被她里面的认真和信赖给灼伤。

霍清芷看着师父的绝美的侧脸,久久没在言语,心却因为某一想法跳动的激烈:刚刚师父的眼中居然有着无措,呵呵,一向冷情的师父原来也会无措吗

是因为没有对其他人好过,所以被发现之后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吗自己是师父除去师公之外,第一个愿意在乎的人吗

想必师父也是那孤独之人吧,就如自己一般,可是她不愿意享受孤独,也不愿意在这修仙大道上独行,所以才会拼劲全力的抓住师父,将他与自己绑缚在一起

可是如此惊才艳艳的师父,如此才华卓绝的师父,她又该怎样的努力才能够追的上他的脚步,配的上他,配的上他的徒弟这个称呼

“师父,你现在教我练剑可好”霍清芷拉了拉师父的衣袖,偏着头看着他,因刚才的想法,此时语气中便不自觉的带着一丝急切。

“为什么如此心急”叶洛又转头看向她,看着她抓的紧紧的双手,甚至手上的青筋都有些浮现,可是她仿佛不知道一般。

“师父,我不想让别人说你的徒弟居然不会剑术,只会炼丹和阵法根本就不配做你叶洛的徒弟,你可是最天才的剑修,可是如果收的徒弟居然都不会剑术,这说出去,也未免太过于丢人了

虽然我赢得了此次的比试,可是他们说的也对,作为万剑门的弟子,我确实应该用手中的剑将他们打败,就如师父一般,令他们心服口服”

虽说那些人的话,霍清芷并未真正的放在心上,可是此时拿出来,却也是最有力的劝说理由,虽然真正让她急切的理由是她要努力追上师父,努力缩小他们之间的距离

“你已经做的很好那些人的话不必理会。”叶洛顿了一下,又说道,“你有你自己的修行之道,与为师的并不相同不必学为师。”

“师父,哪里不同你修剑,那我也修剑,我们是一样的。你不要我学你,那我又该怎么办”霍清芷蹙着眉头,有些茫然的问道。修行之道,这又是什么她却是从未想过。

“你可愿意放弃炼丹”叶洛问道。

“不愿意。我很喜欢炼丹”霍清芷想了想,回道。即使当初学习炼丹,并不是出于修行的目的,可是她在上面的天赋,加之真心喜欢,她当然不愿意就此放弃

叶洛点点头,没有丝毫意外,又问道,

“那你可愿意放弃阵法”

“不愿意。”霍清芷摇了摇头,眼中若有所思。

“为师一生修道,只专注于剑也唯有剑”叶洛这般说道,眼中迸射出坚定的光彩

“现在你可明白”

“徒儿明白了谢谢师父的教诲”霍清芷躬身一拜,却是真正的明白了,师父修道只求一剑,而她自己,却是求的是一个全一个精,一个杂,确实不同

“只要坚持你自己的道走下去就可”叶洛接着说道,“这剑,可以学,可是你要清楚自己为何学,才不会在这大道上迷失”

霍清芷拿出蒲草剑,用手摸着它,想着它的故事,想着它之前的主人,想着那为了爱人身死道消的阮瑶,眼中的迷茫尽去,恢复了以往的坚定清明,大声的说道,“师父,我心中已然明了为何学剑还请师父教导”不论是炼丹,还是学习阵法,就算是现在学剑,她的心中的目的从未变过,那就是变强,保护对自己重要的人

“好”叶洛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玉雪峰上,一对师徒,教的人认真,学的人也认真,漫天的雪花又重新的飘落,见证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