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124章 师父,等我救你!(二)

第124章 师父,等我救你!(二)

“保护好你师父的身体只是最基本要做到的事情,你想要你师父真正的苏醒了过来,只是将他的神魂放在我这嫩叶之中温养是不够的,我这嫩叶只能保证他神魂不灭

可是他的神魂如今几近消散,要想恢复如初,而且日后修行不受到影响,你还需要找到冰魂心魄果和安魂草,然后用它们的汁液滋养你师父的神魂,这样才有极大的可能唤醒你的师父”小九没有看霍清芷若有所思的神情,继续说道。

“冰魂心魄果安魂草”霍清芷喃喃的说道,满脸的愁苦,“这些我听都没有听过,小九你可知道要去哪里寻找它们吗”

“安魂草相对于冰魂心魄果来说,虽然同样的珍惜,却要好寻的多,待到你从这里出去,可以询问你的师公看看是否可知道因为我对着三千世界也不甚熟悉,并不能确定哪里有。

而冰魂心魄果,却是更加的难以找到了,这只是存于我的记忆之中,具体在哪里可以寻到,我却是也不知,唉”小九不免深深的叹了口气。

“不管怎样难寻,即便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即便是要寻遍这三千世界,我也要找到,不管付出何种的代价,我一定要救活师父”霍清芷眼中含泪,满脸坚定的说道,她伸手临空抚摸着那片嫩叶,好似这样就能碰触到师父,就还能感觉到师父的存在

“小九,你说的这些条件,如果我有一个随身的洞天福地就好了将师父安置在里面,又安全,又可以将师父时时刻刻的带在身边,而且还可以出去寻找冰魂心魄果和安魂草可是我却没有,我只能先夜夜的守在师父的身边,然后再想办法了”

霍清芷想了想,也没有想到哪个地方适合安放师父的身体,只能无奈的说道,可是蹙紧的眉头,却是泄露了她心中的愁苦,这该如何是好

神兽飞廉自是也注意到霍清芷的动静,见她生生从化成魔的边缘回来,心中不由的松了口气

不过,随后见到的景象却是让他心中大为震惊,自己感应到那叶洛明明已经气息全无,可是没想到他居然神魂还在,虽然虚弱,可是却还有一丝生机

不过更让他大为的震动是那嫩叶的出现,那嫩叶一定是不凡之物,因为刚一出现,他就感受到里面蕴含的磅礴的生机还有一丝缥缈的根本不该属于这三千世界之气

随后他看见叶洛的神魂被收到那嫩叶之中,便心中猜测,这霍清芷或许有一些秘法或者其他的手段,将神魂还没灭的叶洛给救回来

忆起她刚刚悲痛欲绝的模样,飞廉心中自是不好受,更何况对于叶洛他心中也是欣赏,刚刚得知他死去的消息,甚至心中产生了一丝后悔,后悔当初强硬的留下来他们,让他们去杀死那邪魔

此时叶洛他们已经成功的杀死了那邪魔,自己也终于完成了主人的遗愿,而且听那邪魔刚刚所说,这霍清芷或许与自己的主人有着血脉上的渊源。;;;;;;;;;;;;;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而且她现在更是已经得到了主人丹道玉简传承的认可,怎么也算是主人的传人,或许自己可以为她做点事情,或许自己可以

飞廉这般想着,便走到霍清芷的旁边,低声说道,“谢谢你们帮我杀掉那邪魔,对于叶洛的事情,我感到非常的抱歉

我刚刚看到你将他的神魂抽离,我想他应该还未真正的身死。或许你需要一个地方安置他的身体,这秘境中,有一个地方灵气非常的充足,应该足以保持他的肉身不坏不毁,甚至不会有一丝影响”

霍清芷此时在识海中听到这话,身体一震,这是真的吗她旋即从识海中退出来,神识归体,目光灼灼的看着飞廉,一脸期待的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飞廉见她又恢复了正常的模样,心中不由松了口气,只要不化魔就好,否则他真的会后悔死的

“可是可是我不能让师父的身体离开我,我如果将师父的尸体安置在这秘境之中,我就不能出去寻找救活师父的冰魂心魄果还有安魂草了,”霍清芷眼中随即黯淡下来。

“你也知道这个秘境,乃是主人之前为了种植灵草而炼制的洞天福地,而我的主人现在已经不在了,这秘境已经无主。

现在你既然已经算是这人的传人,而且你们也算是帮我的主人完成了最后的遗愿,那这秘境就送予你好了只要你成为这秘境的主人,那与这秘境就是一体的,你将叶洛的身体放在这里面,完全不会受到影响”

飞廉继续说道,看着霍清芷脸上散发出希望的神彩,也是微微开心,心中之前的烦闷不由消散了许多看来他做对了

“谢谢你”霍清芷深深的对着飞廉鞠躬,真挚的说道,“这正是我现在真正需要的,我真的非常感谢你”

“随我来吧,我带你去那处地方,将你师父的身体安置好,随后我再教你如何掌控这秘境”感受到她的真诚,飞廉站立不动,受了她这一礼,随后说道。

“嗯。”霍清芷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抱起怀中的师父,跟随在飞廉的身后进入了大殿之内。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飞廉终于在一处房间前停了下来。他刚推开房门,霍清芷就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灵气,非常的浓郁,非常的纯净

跟随着飞廉走进房内,霍清芷才看清,这房间内只有一张散发着茫茫白气的冰床,其他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而这房间内的灵力之所以如此的充足,乃是因为布置了阵法,将周围的灵气全部汇聚于此

霍清芷将师父轻轻的放置到冰床之上,痴痴的看着师父苍白却绝美的容颜,心中又是一阵绞痛,就这样痴痴的望了许久,眼中溢满了痛苦和痴迷

最后霍清芷缓缓向前探身,轻柔的用嘴唇擦过师父的额头,低声说道,“师父,等我救你”此时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过滴落在叶洛的脸上,一片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