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158章 玄阴之体的妙用

第158章 玄阴之体的妙用

“当然交易不变”霍清芷点头说道。;;;;;;;;;;;;;;;800不过,经过昨天一战,我受了些伤,需要休息十几天的时间

所以,宴请夜少主的时间恐怕需要延迟了,待我完全恢复了,再进行”

“好没问题这些都听你的”莫煜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异议的说道,随后还状似关心的问道,

“不知道霍姑娘是被哪个玉欢宗的弟子所伤,是否需要报仇如果需要,这点交给我来就可以”

“呵呵多谢莫城主关心不过这就不牢您费心了,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处理的”霍清芷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那伤她之人,绝对不是玉欢宗的弟子

那绝对是一头化形的妖兽,可是自己却从未见过

这极北之地还真是危机四伏,敌人到处都是,一不小心,就可能万劫不复看来在这极北之地,自己却也不能完全低调行事

拿出自己的实力,亮出自己的价值,让一些跳梁小丑不敢随意的欺负侮辱自己,才是这里的存活之道

这极北之地的三大宗门,血魔门的两位重量级的城主,自己早已接触;玉欢宗,经此一事,也是直接打过了招呼,那就只剩下这鬼煞门的人没有正面接触过了

“莫城主,可还记得我曾经问你这安魂草之事”霍清芷沉默了一会,复又问道。

“当然记得昨天因为夕夕姑娘之事,当时没有说。?800小说其实,你想要那安魂草,实为不易”莫煜皱着眉说道。

“这话怎讲难道是因为这极阴之地开启之时,来这极北之地的人都是为了抢夺安魂草而来”霍清芷皱眉问道。

无怪乎她会如此想,因为这安魂草实在是珍贵至极而且百年时间才会开启一次,自然所有人都要争夺

“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也不尽然更大的难点,是这安魂草,无人能够抢夺他会随着极阴之地的消失,再次的消失

这已经两百年了,却是根本无人能够得到那安魂草,只是见一见它的样子罢了”莫煜说着,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

“怎么会如此”霍清芷震惊的问道,师公根本没有向她提及到这件事情,就连那王掌事给的玉简中也没有说道

所以,霍清芷一直认为阻碍她拿到安魂草的最大障碍便是抢夺的人太多自己无异于从众多恶虎豺狼口中夺食

这也是当她得知这魔君最得宠的义子居然是宁王之时,选择与其他人结盟,而不是选择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其杀死因为不想树敌不想冒险

“那安魂草长在极阴之地的核心,其位置中的阴气浓郁到只要人靠近,便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令人灵力运转停止,再加上那里的阴风罡气,没有灵力护体,根本就靠近不了

而且,因为那阴气实在是浓郁,进到里面之人,出来之后,竟然会出现浑身经脉堵塞的状态,这就导致更加没有人愿意进去取那安魂草了”莫煜对着霍清芷详细的解释道。

“即使如此的困难,之前的几百年还不是有人能够得到那安魂草,他们又是怎么做到的”

“呵呵霍姑娘果然非常人一般人听到如此困难,恐怕已经心生怯意,有了放弃之意,可是霍姑娘仍然想着解决之法,不错这等心性确实了得”莫煜畅然一笑,看着霍清芷的眼中满是赞赏

“莫城主谬赞了,我不过是一定要得到那安魂草罢了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还请莫城主告知实情”霍清芷语带恳切的说道。

“在三百年前,曾经有一人,而且是一个女人,她就曾经进入到那极阴之地的核心,拿到过安魂草她之所以能够做到,是因为她的体质问题

据传她是万中无一的玄阴之体,所以才能够不受那极阴之气的阴气影响,反而那些阴气对于她,还是大补之物

不过,后来的两百年间,也曾有那体质属阴性的女子试图进去到里面,却都是以失败告终”莫煜说道这里,不禁感慨,唏嘘不已。

“啊玄阴之体莫城主,你确定”霍清芷表情又惊又喜但是更多的是震惊和不敢置信就在她有些心生忐忑之时,这莫城主居然说,只有身赋玄阴之体的人才可以通过那极阴之地,拿到安魂草

这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她的玄阴之体居然成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大关键之处难道这就是上天安排好的

“怎么霍姑娘见过这玄阴之体之人还是说霍姑娘本身就是”莫煜因为霍清芷的反应,眼神锐利的盯着她,猜疑的问道

“呵呵莫城主开玩笑了,这万中无一的玄阴之体,如此难得我怎么会有如此好的运气如果有,我现在的修为也不会如此之低了”霍清芷摇头好笑的说道。

反正她的玄阴之体,早已经在小九的帮助下,跟随师父离开西岳国之前,便已经隐藏起来,就连师公都瞧不出,这人怎能看出她的体质除了师父,恐怕没人知道她是玄阴之体

“确实不过,就算是身赋玄阴之体之人,恐怕也早已被人发现,给私藏圈禁起来了”莫煜深深看了霍清芷一眼,还觉得颇为的遗憾。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莫城主为我解惑看来,接下来,我要寻找能够进入那极阴之地的方法了那安魂草我是一定要得到的”霍清芷神情坚定的说道。

不过,她现在如此之说,也是为了之后做准备,假如她真的能够取得那安魂草,那岂不是所有人都会猜测她的体质问题了,到时候估计又是一桩麻烦事

还不如现在就做好铺垫到时候等她取得安魂草之时,还有着莫煜为自己作证

“唉那就祝霍姑娘能够想到办法,如此一来,也可以对后面的人有帮助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就只管说”莫煜叹了口气,跟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