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161章 羞辱昔日的宁王(二)

第161章 羞辱昔日的宁王(二)

就连莫煜都如此的惊艳,更别说初次见到霍清芷的刘彦和魏瀚两人了!

此时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眼睛目不转睛的死死黏在霍清芷的身上,根本移不开视线!

心中不断的赞叹道,好一个绝色倾城的美人!

夜少主看着眼前的霍清芷,神情也不禁的恍惚了一下!

她现在变的确实够美!比之以前,恐怕要美上千倍!

只是这也让他更加恨的牙痒痒!这个女人,自己当初得不到,现在更加得不到,那就只好摧毁她!

“莫城主,不知召我前来所谓何事?”霍清芷明知故问的说道。该做的样子的还是要做的。

“呵呵。霍姑娘,眼前的这三位都是我的兄弟,他们听说了你的大名,都吵着要见一见你!所以我这才将你请来!如有冒犯之处,还请你见谅!”莫煜笑着说道。

“城主客气了!能得到几位魔君之子的欣赏,是我的荣幸!”

霍清芷微微一笑,让她看起来更美了!

让那刘彦两人看的不由又是一呆!

“怎么,这位夜少主瞧的如此的面熟,像极了我的一位故人呢?!”霍清芷看着眼前的宁王,一脸意味深长的说道。

“哼!”夜少主看了霍清芷一眼,哼笑一声,眼中闪过杀机!没有答话!

这个女人心机就是深沉,亏得他之前还认为她心性单纯,不谙世事,明明认识他却还在这装样子!这莫煜恐怕也早已知道他们的关系!

“噢?!霍姑娘你认识夜这家伙?”刘彦听到此话,非常感兴趣的说道。

“没有!是我想差了!我怎么会认识天子骄子的夜少主呢。”霍清芷摇了摇头,眼睛还是盯着那夜少主看,神情有些恍惚,语气有些微微嘲讽之意,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自我嘲弄!

其实真正嘲讽的就是那夜少主!

刘彦看着这一幕,自然不信霍清芷说的什么不认识的话!感兴趣的想着,这两人之间铁定有猫腻!

“好了!既然现在人也见过了!是不是可以好好喝酒了!”莫煜笑着说道。

“这是自然!!只是还请霍姑娘留下,这美酒佳肴,如果没有绝色的美女在旁养眼,却都失了滋味了!”魏瀚盯着霍清芷,色眯眯的说道。

“魏少君,我是一个五品的炼丹师,一个修士!可不是什么卖笑的侍女!想要美女,我想莫城主自然为各位准备了许多!”

霍清芷盯着那魏瀚,眼中射出寒芒,语气虽轻,可是说的话却是毫不客气!气势逼人!

“呵呵……霍姑娘恐怕误会了,其他书友正在看:!我怎么会将你看成那种以色侍人的低等下女,你的身份高贵!才华惊人!是我等仰望的仙子!”

魏瀚脸色阴沉了一下,想要发难!可是看到大哥的脸色,还是忍了下来,毕竟现在在大哥的地盘上,还是不惹事的好!

“霍姑娘,你就留下吧。这一会有比较精彩的歌舞,你这从到了我这炎火城以来,一直忙活这炼丹,我还从未真正的宴请过你呢!正好借着今天的这个机会,我也向您表达一下谢意!”

莫煜此时笑呵呵的说道,霍清芷听闻这话,缓和了脸色,点点头,同意道,然后坐在了一旁!

场面上可都是逢场作戏的高手,谁也没将刚刚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一时也是欢声笑语,歌舞助兴,推杯就盏,好不热闹!

“今天和几位兄弟喝的就是舒服,不过光喝酒也没有意思,这些歌舞也都看腻歪了!前几天大哥我看了非常有意思的一场戏,现在就给各位兄弟一起分享分享!”。

莫煜如此说着,然后拍了拍手,那些歌舞者全部都退了下去,此时上来了两个人!

那两个人刚一出现,夜少主看到之后,手中的杯子就被他捏碎了!厉声喝道,

“大哥,找这两个人,是什么意思?!”

“这两人是表演之人,怎么,弟弟难道有意见?看这两人不顺眼吗?”莫煜笑呵呵的说道,语气颇为的意味深长。

刘彦和魏瀚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疑!

这上台的两人,怎么与霍姑娘和夜如此的相似,虽然看着气质还有模样有些许的不同!可是如果说这两人和他们没有关系,那打死他们都不信啊!

“好了!你们开始吧!好好给我们表演,演的好,我可是会重重赏赐的!”莫煜笑着说道。

台上的两人摆出了比斗的姿势,只听那酷似宁王的男人说道,“我一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然后心甘情愿的嫁给我!”

而那女人讽刺的一笑,然后说道,“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说着,发动攻击,两人打斗起来!

台下的夜少主脸色阴沉的看着这一幕,心中的怒气不断的翻滚,让他的整张脸都要扭曲了!

而刘彦和魏瀚,则一脸兴趣盎然的看着,眼中不断的思索闪烁,再看夜那小子的表现,那答案还不收昭然若揭!

这才真正的是一场鸿门宴啊!这羞辱恐怕才刚刚开始吧!两人一脸兴味的想着:有好戏看了!

霍芷也是一脸兴致的看着,边看还边有兴趣的想着,这两人修为高深,比当时她和宁王打斗时要好看的多了!

很快,那酷似霍清芷的女人战胜了,她讥笑的看着落败的男人,说道,“在下不才!侥幸获胜!看来宁王殿下并没有能力让我下嫁于你呢!”

“今日的耻辱,来日我会百倍的偿还!”那男的恨声说道。

“不过一个手下败将,我还怕你不成!来日再见到你,你还是会败于我的手中,而且还会败的更惨!死的也会更惨!因为我可不会像现在手下留情!”

“哈哈……”莫煜畅快的笑道,“演的好啊!演的好!好一个窝囊的男人啊!败在自己喜欢的女人手下!啧啧……这个滋味,还真是不一般啊!”

“不知道各位可喜欢看到的这个表演?夜,我看你脸色有些不好啊!是不是这个表演不好看?还是说引起了你的伤心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