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172章 王座之人(二)

第172章 王座之人(二)

只是霍清芷还是低估着那万年灵力元液的厉害之处,她随意拿出的玉盒,又岂能完全的掩盖住那元液的充沛灵力

那玉盒刚被抛入秘境之中,外泄的灵力,霎时间作用到了秘境的灵草植物和妖兽身上,让它们大受裨益

一时导致灵草疯长,妖兽晋阶

那原本隐藏于她的额头之处的血月印记,此时也是闪烁个不停,时隐时现霍清芷因秘境的变动,一时有些晕眩,毕竟这秘境与她心神相连

“秘境发生如此变动师父的身体不会有事吧”霍清芷立马使用神识查看,见师父身体所处的那间房间没有受到影响之时,才总算松了口气

如果因为自己一时的大意,导致师父的身体受到影响,那她真的是哭死的心都有了

这第一扇门后面给了自己一个这么大的惊喜,只是不知道这第二扇门后面,又有着什么希望是能够离开这里的方法,否则自己岂不是要被困在这里了

这绝对不可以那安魂草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要得到的万万不能因为得到了这元液,而失去了安魂草

霍清芷缓缓走到第二扇门的面前,心中难免有些忐忑,就怕看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慢慢的推开门,霍清芷看到门的后面一片空荡荡,什么东西也没有相比第一扇门的所带给她的震撼,那这一扇门带给她的就是失落

“怎么什么都没有啊那我要如何离开这里”霍清芷有些崩溃的想着

现在自己来到这城池中怎么也有一天的时间了,如果再过半天,自己还不能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那就真的不能得到安魂草了

“早知道自己就不乱跑了直接在安魂草出世的地方等着好了”霍清芷此时无比的后悔,刚刚得到那元液的喜悦全部都被现在不能出去的焦急给取代了

“应该不会的既然能够来到这里,那铁定就有出去的办法。起舞电子书?800铁定是我之前查看之时忽略了某些地方,才会没有发现”霍清芷令自己镇定下来,喃喃自语的说道。

除了第一扇门之外,霍清芷将这密室中的每一寸都重新翻找了一遍,可是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传送阵之类的可以离开这里的东西

难道说,真的没有吗

还是说,这出去的关键还是在第一扇门的后面

可是,自己刚刚得到人家那么大的好处,此次再去骚扰,是不是太不好了霍清芷有些踌躇的想着。

哎呀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再不能出去,时间就真的要晚了

霍清芷搓了搓手,咬咬牙,再次上前,小心的将第一扇门打开

这次,由于可能灵气元液已经在自己身边的缘故,所以那片虚空只是漆黑一片,没有光芒的点缀,显得有些阴森吓人

“王,很抱歉,再次打扰到您可是我需要从这里出去我实在是找不到出路,所以只得再次前来冒犯不知道您是不是可以给一点提示啊”

霍清芷极尽诚恳的问道,声音透着一股谦卑她是真的相信这里是有着不灭的神灵的,或者确切的说,是这王的一丝不灭的神识

否则,这里已经过去了可能千万年,为何还会如此的纤尘不染为何那王座上的一尊石像,就能有如此的王者气势,这里面铁定有着猫腻

“王,请您一定要宽恕我的无状我我可能需要进来寻找一下出路”霍清芷再次小声说道,虽然这让她看起来点像个傻子,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说个不停

而且还是毫无生机的一尊石像

就在霍清芷的双脚要踏上那黄金的通道之时,一个悠远透着古韵的声音传来,“要离开,就跳下去”

霍清芷差点被这声音给惊的跳起她之前虽然一直絮絮叨叨的说话,可是真心没想到会有回应啊

“跳跳下去是从这里往下跳吗”霍清芷吃惊的问道,她站在门边,双眼向下望去,可是除了漆黑一片,却是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想了想,霍清芷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灵石,然后向下抛去,同时灵力运于眼上,极目向下望去,想看看灵石的运动轨迹

可是看到一半,那灵石便消失不见了就连个声响都没有这,这简直深不见底

这跳下去,自己会到达什么地方霍清芷对这点是一点底都没有心中甚是恐慌

如果再惨一点,会不会直接跌入深渊,死的连渣渣都不剩啊

“小九,你说现在该怎么办你问问师父,现在又该怎么办”霍清芷犹豫了,她觉得这么大的事情,自己一人无法决断,还是交给师父和小九吧,毕竟从某一方面来说,她一人可是肩负三人的性命

她这一跳,把三个人都给搭进去了,那她还不要哭死啊好吧就怕到时候,连哭都没办法哭了

“我觉得,可以尝试跳上一跳,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出路,之前既然那么珍贵的万年元液都给你了我想,这次应该不会把你给坑死吧”小九拖着腮帮,思索了一阵说道。

“那师父怎么说”霍清芷问道。虽然叶洛在霍清芷的识海之内,但是她却不能够和师父直接的沟通,所以都让小九充当传话筒

“叶洛,你觉得呢要不要跳”小九挑眉问道。

“跳”叶洛轻声说道。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现在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机,所以自然选择这可能是唯一出去机会的纵身一跳虽然,看起来非常的危险

“好”霍清芷点点头,既然大家都选择跳下去,那就跳吧

深吸一口气,为了以防万一,霍清芷运转灵力,护住自己的身体,然后纵身一跳

身子迅速的下沉,下沉,可是耳边没有感受到任何的风声,一切静悄悄的,四周仍然漆黑一片,只有不断下沉的身子,如失重一般,而且这个过程仿佛还持续了极长的一段时间,显得十分的漫长

终于,一丝光亮出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