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219章 天哪!师父吃醋了!(二)

第219章 天哪!师父吃醋了!(二)

“师父,你该不是当时便已经吃醋了吧?”

霍清芷说完这话,便见师父目光一闪,竟是有些闪躲之意,甚至有一丝红晕慢慢的爬上师父的耳朵……

“呵呵…”霍清芷见到师父这个样子,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立刻娇笑不止,甚至有些嘚瑟!

她慢慢的起身,偏头看着师父有些泛红的耳垂,不怕死在上面又吹了一口气,轻声又带着一丝魅惑的说道,

“师父,你这个样子,真的好可爱啊!”

说完,便见师父原本仅仅只是微红的耳垂,竟然变的嫣红一片,霍清芷看着,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竟生出了一种想要亲一亲的冲动!

不过,还未等她真的动作,便被叶洛重新拉回了怀中,他一贯深邃幽暗的凤眸中,此刻竟是亮的吓人,里面满满都是,那是想要将她吞吃下腹的冲动!

“师父?”

霍清芷被师父盯着有些口干舌燥,不自觉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便不知道她这一动作,就仿若在已经将要燃烧的干材中直接加了一把大火!

叶洛再也不想忍耐,他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如以往那般浓烈,如以往那般**,可是却不复以前的温柔!

这次他的动作是那么狂野,仿若想要狠狠的发泄一般,想要狠狠的占有,

霍清芷甚至在嘴中尝到了一丝血的铁锈味道。(百度搜索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这血丝的味道终于将叶洛从疯狂的状态中唤醒,不再是粗暴的对待,而是又变成了轻柔的呵护……

慢慢的吸允,慢慢的,用自己的唇舌勾勒出她优美的唇形,不放过她口腔中的每一个地方!

浓情蜜意,抵死,耳鬓厮磨……

“以后,莫要无事撩拨为师,否则,后果自负!”

叶洛轻轻抚着她有些红肿的唇瓣,声音沙哑的说道,性感异常!

“嗯…”霍清芷此时早已经柔软的摊成了一汪水,媚眼如丝的看着师父,其实并不知道师父话中是何意思,只是下意识的应道。

“清芷,你这个样子,真的好美!”

叶洛眼中满是痴迷,这样风情的清芷,在自己怀中如此的柔弱的她,仿若全身心都要交付于自己一般!

没有丝毫的隐藏,没有丝毫的掩饰,仿若是一朵早已盛开绽放的花朵等待着自己的采撷!

“呵呵……美的过师父吗?”

霍清芷闻言,嫣然一笑,纤细白皙的手指慢慢的抚上叶洛的眉眼,轻柔的滑过,手下传来细腻的触感,让霍清芷有些迷醉,根本不愿意离去,便这般一遍又一遍的轻抚摩挲!

根本无需言语,此时一切的情意皆在其中!

“敢用美来行为为师,是想要惩罚吗?”叶洛轻笑出声,手附在她的之上,好似就要打下去!

“师父,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不打屁股的嘛?”霍清芷扭了扭身子,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这样子,简直太羞人了!

“那是什么惩罚?你提醒一下为师,我不太记得了!”叶洛轻柔的说道,眼中满是笑意,还有期待!

“师父,你变的越来越坏了!真该让别人想看看你这副样子,冰冰冷冷的冷漠公子,其实是个邪魅的极品妖孽!”霍清芷打趣道。

“难道你想师父对待别人也这副样子,比如什么五小姐?”叶洛挑眉问道。

“不行!坚决不行!”霍清芷声音立马高了起来,“师父这个样子只能属于我的!你还是在其他人面前冷冰冰的就好!”

“千万不要改变!”霍清芷最后还不放心的极力的嘱咐道!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叶洛这次却是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笑着说道,表情中的期待之色更浓了!

“我一定会表现的很好的!”霍清芷冲着叶洛魅惑的一笑,然后便主动的吻上的叶洛的唇……

即便两人接吻早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可是基本上每次都是师父占据主导的位置,她只要紧紧的抓住师父,随他在情海中一起便好……

可是,这一次是她第一次的主动,霍清芷的心中竟然生出了一种紧张的感觉,仿若这是他们的初吻一般!

慢慢的靠近师父,慢慢的靠近师父性感的唇瓣,可是师父却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没有丝毫闭上眼的准备。

“师父,闭上眼睛!”

霍清芷带丝祈求的说道,如此被盯着,她怕自己太过于羞涩,也怕自己已经烧起来的脸蛋,烧的会太厉害,直接将自己灼伤!

见师父依令闭上眼睛,霍清芷如约的接受对自己的惩罚,轻柔的吻上师父的唇畔,她那薄如蝉翼的睫毛微微颤抖,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过于激动!

霍清芷这次在途中,自己忍不住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近在尺咫的师父俊美的容颜,看着他专深情的样子,心中涌起了强烈的幸福感!

非常的强烈,仿若得到了全是界一般!让人不自觉的却深陷其中!

待惩罚全部完成之后,霍清芷已经有些气喘嘘嘘,她瞪着眼前一点气都不喘的师父,嘟着嘴说道,

“师父,你看!我就说这是惩罚了吧!我都要喘不过气来了,不过,对于师父来说,是不是非常的享受啊?”

“确实乃是世间最为快乐的事情,可是为师可不相信,你没有享受到!”叶洛轻笑的说道。

“要不然师父再亲回来,这次你只要享受便好!不用出力如何?”叶洛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乐此不疲!

吻她,就是吻一辈子都不会有丝毫的厌烦!

“师父,不要拉!”霍清芷无奈的说道,他们两人也未免太黏腻了吧!

不过,这时,秘境中传来夕夕的话,语气略有些急切,

“清芷,那个白色团子已经醒了!不过,却对我和飞廉抱有很大的戒心,它现在情绪极其不稳,向我们摆出攻击的状态,你快点进来,或者是先将它给弄出去安抚一下!”

“师父,夕夕刚刚说,那小东西已经醒了,说它有些害怕,我现在将它给放出来,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