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248章 至毒丹药!

第248章 至毒丹药!

如今周家最具丹道天赋的五小姐生死不知,哪怕她是完好,必然也不是这霍清芷的对手

一想到今日那周家要被迫将“丹道第一”的名声给了仇敌霍清芷,众人就觉得非常好笑

这霍清芷来自下界,修为低微,却硬生生让五大世家的周家吃了瘪,这有苦都说不出

当真是个妙人

众人心中的期待之情更是浓烈

过了片刻,终于正主来到

周家众人先来到了演武台上。.?网?800

而那霍清芷,也在叶洛和王掌事的陪同下来到场下站定。

“霍姑娘,我等已经想好”王掌事坚定道,“只要姑娘能获得第一,扬名玉清界,我们就投靠姑娘”

“此话当真”霍清芷惊喜道,当日她也只是尝试下,并没有抱多大希望。

王掌事用力点了点头,面容稍微有些苦涩道:

“昨日五小姐重伤,生死不知,我们和你在一起,肯定被周家一块记恨上了”

“就算回到了玉清界,回到了周家,又哪来的出头日不如索性一博,您和叶公子,都不是池中之物跟着你们,想来我们也不会吃亏”

“哈哈,王掌事有眼光你的选择肯定不会错的”霍清芷喜笑颜开,斩钉截铁的说道

王掌事面容还是有些无奈,不过眼睛中却闪出精光,如同豁出去一般

“你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的”却不曾想,叶洛此时竟也开口说道。

“是是”王掌事一时愣住,随即点头如捣蒜,此刻听到叶洛的话,面上再也没有一丝犹豫

在王掌事的心中,叶洛说的话,犹如那金言律令一般,让人从心底信服相信

“好了,人已到齐我来说下丹道比试,最后一场的规则”

这出声之人竟然是周震业。;;;;;;;;;;;;;

只听他朗声道:

“有感于这次参加比试之人天资不凡,我们决定在最后一场提高下难度采用一个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

“这便是以身试毒,配药炼丹”

“众所周知,这是我周家丹道比试中的最难的一项,也最是考验炼丹师的胆识,应变,以及丹道天赋”

“这次将这项比试提到这次的比试之中,也是因为今年参加之人着实优秀”

说着,周震业的目光投向了霍清芷,非但毫无恶意,反而好像充满了赞赏

这和煦的笑容,倒是引得霍清芷心内一寒

这会咬人的狗不叫,最可怕的便是这种笑面虎一样的人物

“其中必有古怪”只听叶洛冷冷道。

霍清芷也是冷笑一声:“管他呢,只要是丹道,我看他们还能翻出天来不成”

“好,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好了”

说着,周震业一招手,前面便出现十个玉盒,不用说,内里便是十枚不同的毒丹

此话一出,参与比试的十个人,除了霍清芷,有九人立刻上前,依次将盒子拿走

唯独剩下最右边一个

“怎么这些人如此积极,难道提前说好了不成那么最后一个盒子势必有问题”

看到如此情况,霍清芷心内已经了然。

观礼台上诸多世家也是瞧出了问题,互相对视几眼,彼此心照不宣。

此时,所有人都看着霍清芷,看她该如何应对

众目睽睽之下,霍清芷自信一笑,施施然上前。

她伸手拿向最后一个盒子,环视一眼,周家各人的反应尽入眼帘:

那周震业城府最深,面色平静,看不出心内想什么。

那三弟周震雄倒是差了些,似是阴谋得逞,面带冷笑。

那周震炎和穆夫人两人恶狠狠盯着自己,仿佛要生吞活剥了一般

而那周雅心,则是面色凝重,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似是在示警于她

霍清芷终于将盒子拿到手中,轻轻打开

这玉盒只打开了一半,其中毒丹的灵力已经难以控制地溢了出来

“好、好强大的灵力”霍清芷心中一声惊呼

如此磅礴的灵力,自己从未见过

这该是几品丹药

七品,八品,还是九品至尊丹药

这周家为了对付我,还真是下了血本

终于,霍清芷将盒子全部打开

这是一颗浑圆的黑色丹药,精光内敛,看起来朴实无华

但是其释放的灵力却是浩大磅礴

而且这种灵力非常特殊,阴寒无比

即使是九幽地狱,也不及其阴

哪怕是万年寒冰,也不及其寒

“这到底是什么丹药”霍清芷不由得一惊

“这是”

“这是”

两道声音同时传出,一声来自于霍清芷的识海,一声来自于观礼台上

只见观礼台上的玉家玉恒,勃然色变,站起来身来大声道:“这是九阴玄天丹霍姑娘,万万不可服用”

“啊这气息,果然是”那陆家陆铭也是反应了过来,站起来高声道:

“不错霍姑娘,这可是毒死过大乘期圆满之人的九阴玄天丹

其他世家之人也是反应了过来,急急出声

而那周家众人,则是老神安在,置若罔闻。

霍清芷望着玉盒中的丹药,一时之间呆住了好似茫然无知

看来她对这九阴玄天丹一无所知,玉恒大惊失色,连忙道:

“霍姑娘万万不不能逞强此丹是周家至宝,九品毒丹

“服用之后,无人可解,无药可救哪怕是大乘大圆满的至高强者,服用之后阴气入体也是必死无疑”

说着,他怒视着周震业:

“你周家是何意思怎么连这种丹药也拿出来比试你们是不是存心要害霍清芷的性命”

周震业坐在位置上,老神安在,一脸的平静:“玉兄何出此言此丹即为我周家的毒丹,拿出来又有何不可”

“再说了,这丹药都是随机抽取,谁让她那么不幸就抽到此丹就算她抽到了,放弃就是了,谁又能逼她吃下去”

“玉兄啊,就算你玉家势大,乃是五家第一可这里毕竟是我周家有千年历史的丹道比试,你是不是,也要尊重下我周家”

周震业的话里软中带硬,将一切责任甩的一干二净,自己还真奈何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