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255章 霍清芷的神秘身世(二)

第255章 霍清芷的神秘身世(二)

霍清芷点了点头,对于玉恒的感激不禁更深了

而叶洛望着这块小小的仙石,不禁眉头微皱,似是有什么想不通

“师父你没事吧”霍清芷担心道。?800

叶洛摇了摇头:“没事只是觉得这仙石的感觉莫名的熟悉,吸收起来格外轻松”

霍清芷寻思了下,感觉现在应该就是告诉师父他可能是仙王转世的最好时机,不禁出声道:“师父,其实你是”

正在此时,窗外有人朗声一笑:“玉恒来此,可否一见”

霍清芷收了声,立刻将门打开,躬身施礼道:

“见过前辈”

叶洛见到来人玉恒,虽然习惯于面冷,不过也是恭敬地施了一礼

毕竟这人几次相助,释放了浓浓的善意尤其是对清芷的维护,让他不得不感激

“呵呵,免礼免礼”

玉恒摆了摆手,丝毫没有玉清界第一世家的架子,笑呵呵道,“叶小友,你如何了”

霍清芷一脸开心,抢着道:“谢过前辈,有了你给的那块玉石,我师父他好多了太感谢您了”

玉恒望着开心地像个孩子一般的霍清芷,不禁纳了闷

这还是那个一切仿佛智珠在握,将这周家戏耍于鼓掌之间,让其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还奈何不了的霍清芷么

“有一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前辈几次出手相助,清芷感激不尽。前辈但说无妨”

“清芷,你和叶小友,恐怕不只师徒那么简单吧”

霍清芷脸颊绯红,却坚定无比道:“不瞒前辈,师父不光是我师父,还是我最重要的人,还是我是我生生世世的道侣”

叶洛闻言,自是感动万分,冷酷俊美的脸上,宛如冬雪初融,他直接站在霍清芷身侧,郑重点了点头:“清芷的话也是我想说的”

两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这便是生生世世

玉恒心道一声果然如此,不禁轻咳了一声,开口赞道:“叶小友年纪轻轻,但是天资惊人,定不是池中之物你们两人,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却是不错不错”

霍清芷听这话里话外,似是向着自己,宛如宛如家中长辈一般,不禁更是疑问:“前辈,今日您说我是玉家之人不知道这是何意”

玉恒温暖一笑,目光里更是慈爱:“清芷,能否问下你出身何处”

霍清芷茫然点了点头,不过仍是答道:“其实我本出身流云下界,西岳国霍家我们是一个非常小的家族,家祖不过金丹期修士而已”

“那我想再问你一句,以你的天资,出生在这样一个小家族中,是不是有些不可思议”

“你有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世或许,你本不是那一界之人,又或许,你父母,并不是你父母”

玉恒眼中光芒闪耀,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啊”

这段话说的正中霍清芷心内深处,不由得脱口而出:“你,是如何知道”

霍清芷的反应,已经让玉恒彻底确认

他不言不语,直接伸手从怀里掏出一物,握在了手中

他将手伸到了霍清芷面前,慢慢展开

这是一枚玉佩,其上图案却非常怪异,鹤头凤尾,似鹤非鹤,似凤非凤

看到这玉佩,霍清芷顿时呆住了

“清芷清芷,这是、这是那枚玉佩”识海中的小九惊呼出声

“难道”叶洛也是沉吟不已。.?网

一时之间,霍清芷种种回忆涌上心头,历历在目

绝世的玄阴之体

远远超过普通修士的可怕神识

神奇的炼丹阵法天赋

母亲匣子里的那些奇怪的遗物

玉佩上的古怪图案

血月秘境中那神秘人的最后遗言“找玉”

还有面对玉恒那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难道,我,就是玉家之人,这玉恒是我什么人

霍清芷伸手,从自己脖颈之上将自己的那枚玉佩取了出来,同样握在手里,伸出手来,与玉恒手中之玉佩放在了一起

一模一样,并无二致

看到这枚玉佩,玉恒那双眸之中竟然隐隐渗出泪水,口中喃喃道:“真的是你你终于有了消息”

“前、辈,你说的谁谁有了消息”霍清芷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

玉恒望着霍清芷,复杂万分:“这块玉佩,属于我的妹妹玉妍”

“您、您的妹妹”

“我妹妹玉妍,百年前离开玉家,离开玉清界,至今音讯全无”

“那她是”霍清芷神色有些茫然。

“她,是你的母亲”

“我的母亲”

“你俩不光外貌、神态、性子,天子,都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

玉恒望着霍清芷,感慨万千道,“我当初第一次见面便觉得你的形貌与我妹妹极为相似”

“但是我们修道之人,外貌变幻万千,真正长得像也不足奇这么多年来,我也并不是遇到其他形貌相似之人”

“但是这些日子我暗暗观察你,你无论神态,还是强大的神识天资都像极了她”

“我妹妹,当时便是这玉清界第一阵道天才在丹道之上她也是天资不凡,只是有些懒散,只愿取一道而已”

“而且,你们最像的,便是这性子我妹妹当年,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爱憎分明,视旁人世俗于无物”

“如今见了这块玉佩,更不会有错我,便是你的舅舅”

霍清芷安安静静听完玉恒这番话,心中已经是信了

沉静了好久之后,霍清芷终于开口道:“前辈,不瞒您说,我自见你,也觉得亲切万分但是”

“既然如此,还叫前辈干嘛我是你的亲舅舅”玉恒忙道。

霍清芷摇了摇头:“可是,我并不能随随便便就认下虽然玉家乃是玉清界第一世家但是我霍清芷并不是攀附权贵之人您,还有没有其他可以证明的东西”

玉恒苦笑地摇了摇头:“还真是像你娘一样的固执我当然有了”

“什么”

“血脉”

“血脉”

“不错你的血脉不会骗人你身上如果流着的是我玉家之血那么一试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