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264章 师父,有你真好!

第264章 师父,有你真好!

霍清芷和叶洛随着仆从来到一处院落处,只见那院门处的牌匾上写着三个字。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凤珏阁。”霍清芷停下脚步,轻声的念道。

“这是大小姐自己起的名字,也是她亲自写上去的可是,这院落却是荒废了百年了”

这时,从院内出来一个青衫白发的老者,看着霍清芷,眼中露出慈爱,有些怀念的说道。

“老伯,你好请问你是”霍清芷收回目光,看向这位老者,躬身客气的问道。

能够以这种口吻谈论自己的娘亲,想必是娘亲的故人,地位也不会低了

“小小姐,称我华伯就好,我是以前伺候大小姐的老奴,这凤珏阁,也一直是我在打理现在,这院落终于又有了主人,我我实在是太开心了”

华伯说着说着有些老泪纵横,等了百年,虽然没有等来小姐,可是能够迎来小姐的女儿,也是一件幸事

“华伯,那你能领我看看娘亲以前居住的地方吗我其实并未见过娘亲,也从未了解过她,你能给我说说她吗”

霍清芷见他真情流露,心中一暖娘亲,你可知道所有人都在期待着,都在等着你的归来可是,你又在哪边呢

这玉家,从玉恒舅舅,到老祖,到外祖母,再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对自己表现出了最大的善意,宠爱自己,想要弥补自己,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娘亲

他们恐怕是将对娘亲的思念之情,对娘亲的宠爱之意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仅仅是这一天的见闻,霍清芷也大致可以勾勒出来,可以想象的到自己的娘亲铁定是集万人宠爱于一身的大小姐

只是她到底是怎样的性情,她喜欢什么,她讨厌什么,她又为何会失踪百年,又如何会将自己放在霍府,这一切,对霍清芷来说,都是一个谜

而这个谜,或许可以从娘亲居住的地方,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解开

“当然当然小小姐,你请随老奴过来。.?网800”华伯抹掉了眼角的泪水,开心的说道。

“小小姐,一定请紧跟老奴,这院内有”

“有阵法,对不对呵呵”霍清芷刚刚踏入院内,就感受到了,这整个院落都笼罩在一个阵法之内

“啊小小姐,你也懂得阵法”华伯有些惊喜的叫道。

“嗯嗯。我也很喜欢阵法所以,自己学习过阵法一道”霍清芷点点头,看到华伯开心的样子,眼中一道亮光闪过,开心的问道,

“难道这阵法是娘亲曾经布置的”

“哈哈对啊你们不愧是母女啊就算是从未相见,可是这骨子里喜欢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血脉骗不了人的”

华伯感慨的说道,看着霍清芷的眼中满是疼爱,开始絮絮叨叨的说道,

“大小姐在阵法上的天赋简直无人能及乃是万年来,玉氏家族第一人,不过,因为拥有过人的神识,除去阵法一道,大小姐在丹道上的天赋也是一等一的惊人”

“不过,她不喜欢炼丹,说炼丹太无聊了,也不耐烦鼓捣药草之类的东西,所以便一心专注于阵法”

霍清芷嘴角抽抽的听着自己娘亲有关炼丹太过无聊的论调,只觉得自家的娘亲实在是有个性的一人,这点自己倒是一点也不像她

“好了,小小姐,这就是您娘亲以前的闺房了,这百年来,我定期的打扫,所有的布置都和你娘亲离开时一模一样,没有做出任何的变动”华伯一脸怀念的说道。

从阵法中走出,霍清芷松开一直紧握的师父的手,走上前,慢慢的推开眼前的房门,仿佛推开了一个世界一般

这是她第一次能够距离自己的娘亲如此之近,透过以前的东西了解她

房间内的摆设简单、雅致、大方,并没有多少女儿家的装饰物,可以从中看出娘亲应该是个非常有主见,不拘泥之人,落落大方,不伤春悲秋

房内的书桌上,还完好的保留着一些书籍,靠近一看,全部都是有关阵法方面的书籍,甚至有一个柜子,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布阵材料,应有尽有

霍清芷不错眼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甚至闭上眼,努力想象自己的娘亲以前的样子,想象她每日在房间里做的事情

“华伯,我可以住在娘亲这间房内吗”霍清芷询问道,虽然她是娘亲的女儿,可是她仍然觉得必须要征询华伯的意见,这是一种尊重。

“当然可以我相信大小姐也会很开心你能住在这里的”华伯连忙说道,

“小小姐,那你休息吧你师父的房间,我已经收拾好,就安排在隔壁了”

“多谢华伯”霍清芷感激的说道,起身将他送出了房间。

一时,就剩下霍清芷和叶洛两人了。

“师父,这玉府和我当初想像的有些不一样”霍清芷站在门口,看着院内的一切,有些感慨的说道。

“那你可喜欢可开心”叶洛柔声问道。

虽然没有看她和玉家老祖的相处情形,可是他一路看来,叶洛对这玉家之人也是心生好感,因为他们是真心疼爱清芷的,也真心接纳她

“嗯。很开心,很庆幸很幸福”霍清芷笑靥如花,一脸灿烂。

能拥有这样的家人,如何能够不幸福,不开心,唯一的遗憾,却是自己并未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只是,不知娘亲到底在什么地方我的父亲又是谁”霍清芷哀叹一声道。

“为师会和你一起找下去的总会找到的。”叶洛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顶,温声说道。

“师父,有你在真好”

两人相视一笑,幸福的气氛弥漫,是那么的静谧美好

“妍儿”一声低语,打破了这份宁静。

霍清芷和叶洛同时转身,看向来人,只见一位身穿黑色锦袍,面容坚毅,俊朗不凡的男子,正一脸恍惚的看着自己

不过,这份恍惚只存在了一瞬间,便一闪而没,他又重新恢复了面色冷硬的模样,眼神锐利的盯着霍清芷,冷声问道,

“你就是霍清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