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308章 记起一切!

第308章 记起一切!

“赶紧下去!”主持婚礼的司命,皱着眉训斥道。

“不要紧张!我不是来拆台的!”

霍清芷摆摆手,努力扯出一个温柔和善的笑容,表示自己真的真的非常无辜!

“我是来祝福你们的!真的是来祝福你们的!”

“我之所以叫停呢,是因为我发现这个祭台上有一件东西,没有摆正位置!”

“这绝对是我的失误,我的失误!这个东西可是承载了你们以后的幸福呢!

所以,为了你们以后的幸福着想,我现在就马上给摆正过来!”

霍清芷说着,也不管飞雪仙子想要将她给杀了的神情,她转过身去,将一个烛台的位置稍微移动了一些!

“呵呵!好了!这回终于摆正了!可以了!你们继续!继续!”

霍清芷做完这一切,也不去看叶洛如今的表情,准备转身撤离!

心中却是想着,只要等上片刻,就可以了!

“慢着!”叶洛冷冷的开口说道。

“是!大人,不知道你可还有什么吩咐!”

霍清芷顿时停住身子,深呼吸了一下。

压下心底的忐忑和眼中的痛苦,这才看向叶洛,恭敬的问道。

“这等小事,还不能做好!一会受罚!”

冰冷无情的声音,述说着对她的惩罚!

“大人英明!小的甘愿受罚!”

霍清芷狠狠咬了咬牙,心中暗想,这种时候还想着惩罚我!

师父啊师父,等待你记得这一切,不知道你又是什么感受!

她却不知道,叶洛如此做,只不过找一个由头,拖延时间罢了!

此刻,他竟是无比的希望霍清芷能够频出状况,将这个婚礼给无限的拖延下去!

仿佛听到了叶洛的心愿,此刻,那祭台之上,竟是突然间爆发出一声闷响!

然后,大量的白色的浓雾升起,将整个祭台全部都掩盖了其中!

“啊!”

“到底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殿内,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嘈杂声不断,大部分人都在惊呼尖叫,不知道应该要做什么!

长达万年的安逸,基本上让他们失去了应对危机时该有的镇定!

就在这时,霍清芷动了!

严老头他们几人也动了!

霍清芷下一个转身,伸手抓向祭台上的刑天战斧,随即想要将它收到秘境空间!

可是,在霍清芷手碰到战斧的那一个瞬间,这个战斧猛的一震,想要将霍清芷给震开!

“竟有人要抢夺战斧!”

飞雪仙子一脸惊怒的说道,只见她双手掐诀,口中同时念念有词!

随着她的动作,霍清芷发现手中的战斧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如果不是拼劲力气,霍清芷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甩出去了!

“该死的女人!你好有胆量,竟是要抢夺我刑天宫的战斧!”

飞雪仙子感到抵抗,无比愤怒的说道!

她一个闪身,就要冲到祭台的前面,亲自阻止霍清芷的动作!

“快阻止她!”

霍清芷察觉到后背袭来的的灵力旋风,万分焦急的高喊道!

她现在两只手都放在战斧上,根本就无力转身去应对后面袭来的飞雪仙子!

不用霍清芷高喊,严老头等人,在她转身去夺取战斧之时,就已经来到了她的背后!

保护着她,为她护法!

所以此刻,严老头等人,面对怒气冲冲的飞雪仙子,动用全身的灵气,如临大敌!

“滚开!”飞雪仙子冷冷的说道。

严老头等人根本没有看清楚她的动作,就感觉冰冷至极的风雪扑面袭来,竟是一瞬间就要将他们冰封在那!

“一定要撑住!”

严老头爆喝一声,身上的灵力大涌,拼死抵住!

宁老怪见此,也不再保留,和赵羽等人,拼死挡住飞雪仙子的那些属下!

而此刻,在一片混乱之中,叶洛竟是冷眼旁边!

他只是冷冷的看着,完全的两不相帮!

但是,实际上,他的心里哪里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一边是记忆中的未婚妻,可是一边却是让他真正为之悸动的女人!

一个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她的师父,是她的爱人的女人!

记忆和真实情感的冲突,让叶洛犹如一个困兽一般,很难以做出一个抉择!

“快了!就快了!”

霍清芷狠狠的攥着刑天战斧,不断的用自己的神识去沟通里面的器灵,想要收服它!

可是,这又谈何容易!

那毕竟是刑天战斧,至少仙器级别的存在,怎么可能说收服就收服!

更何况,这器灵早已经有了主人,哪里会轻易的背叛!

“啊!”

霍清芷控制不住的惊呼出声!

在刚刚那个瞬间,手中的战斧,竟是脱离她的控制,向着她的身后飞去!

“该死的!哪里跑!”

霍清芷狠狠咬牙,燃尽了她全身的灵力,飞身扑了上去!

对!就是扑了上去!

她将自己的整个身子,都扑在了那锋利的刀刃上面!

结果可想而知!

锋利的刀刃几乎将她的身子斩成了半个,鲜血淋漓,染红了地毯,也染红了叶洛的眼睛!

“轰!……”

叶洛觉得自己整个识海和神魂都爆炸了!

仿佛一直阻碍着自己记忆的隐形屏障也随之消失了!

她的血,在这一刻,让他记起了一切!

记起的瞬间,足以让他窒息的痛楚袭来心间!叶洛此刻恨不得杀死自己!

他怎么能够忘记她!

他怎么能够让她如此的伤心欲绝!

霍清芷此时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她只是下意识的死命的抱住刑天战斧!

因为这是她心中最后的希望,死都不可以放弃的存在!

“师父?”

此刻,被人温柔的扶起,抬起眼来,发现竟是师父!

不是那个淡漠无情的罗浮殿大人,而是眼中满是疼惜和悔恨的师父!

“呵呵…师父,你记起来了?”

“我就说,这刑天战斧是你记起一切的关切!”

霍清芷灿烂的一笑,费力的指着身下那把染血的战斧,虚弱的说道,

“用它,劈开这里!带我们离开!”

再次看了一眼师父,霍清芷终于体力不支的昏死过去!

“清芷!!”

在昏过去的一刻,仿若听到了一声痛苦的呼喊,是师父!

有些坏坏的想着,师父,你也该体会体会我之前心到底是有多痛!!

可是接着,她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她恍惚的想着到底能不能出去,就要看师父的了!

希望不要再出现意外了吧!

这该死的地方,她真的呆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