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370章 三仙殿试炼(二)

第370章 三仙殿试炼(二)

下一个瞬间,他们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大殿之内,神色中都透着一股迷茫。

“大哥,钱瀚,这是哪里?”

“呼……好险,在前一刻,我还在一个黑水潭中,差点被那鳄鱼怪给吞了!”

赵烟雨和宇天辰两人,情绪都有些激动,方影还是一抹贯的冷漠,淡然。

钱瀚将目前的处境给他们说了一下,让那两人的情绪更加的激昂了,

“传承?闯关?我喜欢!是不是现在就开始?”宇天辰摩拳擦掌,都忍不住的要开始大干一番!

“我们也不知道!等待通知。”钱瀚无奈的摊摊手。

“我们组队完毕!”霍清芷想了想,向着虚空再次喊道。

随着她话音刚落,霍清芷发现,原本光幕中的罗紫烟她们,也瞬间的消失在原地!

一道道光影闪过,他们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大殿的另外一侧,与他们形成对峙的状态!

罗霸天刚一出现,便看到了霍清芷,恨恨的就要冲过来,可是待看清她旁边站着的叶洛之时,有些畏惧的准备收回攻击!

不过,他准备收回攻击,可不代表叶洛打算放过他!

敢几次的杀害清芷,就要有被他灭杀的觉悟!

叶洛的眼中露出森严的杀机,心念一动,手中的灭神剑呼啸而去,冲着罗霸天的头颅斩去!

罗霸天一脸的骇然,望着那有着破天之威的灭神剑,竟是升不起反抗的心思,转身便想要逃!

然而,还不等他准备逃走,虚空之中,竟是出现了一股神秘的白色烟雾,这白色的烟雾化成一只巨手,轻而易举的将灭神剑抓在手中,止住了攻势!

“试炼开始之前,试炼者之间,禁止互相杀戮!”冰冷淡漠的声音传来,它的话就是这里最高的法则!

罗霸天见此,悄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自己的性命还是可以保住了!

他对于叶洛,现在已经有了本能的恐惧,可是这种恐惧里面,还夹杂着各种的不甘,总是让他忍不住的想要一再的挑衅!

“可是我们都没有选择他们做队友,为何他们也会出现?”就在这时,霍清芷有些愤慨的问道。

“团队对抗,便是两个团队一起闯关,这是规则!”

霍清芷听到之后,忍不住的都要骂娘了!居然还可以这样!真是太便宜对方了!

叶洛扫了一眼还有些瑟瑟发抖的罗霸天,眼神中透着一股蔑视!

这种人,让他多活一时又何妨,不过是个败类罢了,成不了什么气候。

“那团队对抗之中,可否杀死对方之人?又有什么规则?”钱瀚笑眯眯的问道。

“没有规则,只需通关!在试炼中死亡,这三仙令会带你们回到这里。”

这话刚刚说出来,霍清芷等人就看到虚空中凭空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令牌,那些令牌光芒一闪,随后便没入到了他们的身体之内。

众人暗暗在体内感受了一番,丝毫发现不了那令牌的痕迹!

听那道声音的意思,在试炼之中,即便杀死对方,也并不代表对方的真正死亡!

也就是说,在这试炼中,死亡代表的试炼结束,可是并不代表生命的结束!

看来,这三仙殿,极为重视对试炼者的保护!

“第一关,四象阵,两队同时进入其中,先完成闯关者,可以获得额外的奖励和积分,祝你们好运!”

话音刚落,霍清芷他们只觉得眼前一黑,再次睁开眼之后,发现自己竟然在一片冰雪的世界之中。

脚下是一片晶莹剔透的冰封之地,冷冽的寒风吹来,刮在脸上,如同利刃一般锋利,异常的疼痛!

“好冷!”霍清芷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说话都带着一股抖音。

她发现,自己的头发都已经有了结晶的迹象,可见是有多么的寒冷。

“笨,怎么不记得催动灵力护体!”叶洛将她抱在怀中,心疼的说道。

“嘿嘿!忘了!有些傻了!”霍清芷尴尬的一笑。

她发现一旦和师父在一起之时,自己的脑子基本就处于停滞罢工的状态。

霍清芷曾经深深的检讨过这一点,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这其实一点都不怨自己,谁让有师父在的时候,根本就不用自己操心呢!

只要安稳的享受来自师父的保护就可以了!

钱瀚等人,有些鄙视的看了霍清芷一眼,觉得她绝对有故意撒娇,以此吸引大哥注意力的嫌疑。

明明就是个腹黑坚强的女人,可每次在大哥面前的时候,都会变成一个无脑的傻白甜!

不过,说过来,大哥明明就是个冷漠无情的冰山,可是每次在霍清芷面前,都会变成一个柔情似水的妻奴!

唉,钱瀚只能在心中感叹一声:爱情的魔力,真是强大啊!

“咳咳,你们都看着我干嘛,我们不是应该要想一想到底怎么闯关吗?”

霍清芷呆在师父温暖的怀抱中,看着瞪着她的众人,一脸无辜的说道。

“对!赶紧想想,总不能败给罗紫烟那群人吧!到时候我会呕死的!”钱瀚立马附和。

“为何就我们几人,罗紫烟他们呢?”赵紫烟看了看四周,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不知道。或许被传送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只是,这一关到底要干吗,我现在还一头雾水呢!”

宇天晨挠了挠脑门,有些困惑的说道。

“穿过冰刃群,到达中间的山峰,抢夺冰果,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部分。”

这个时候,方影清冷的声音传来。

“小影,你怎么会知道?”钱瀚一脸惊讶的叫道。

一行人,全都转头看向她,就连叶洛也不例外,目光炯炯然。

被这么多人一齐盯着,尤其是还有叶洛,方影顿觉压力,不过,她的脸上仍然面无表情。

只是指了指后方的一块木牌,说道,“上面写着呢!”

众人一看,可不是吗!这么明显的东西都没有发现,都是清芷和大哥害的!

谁叫这两人在那里秀恩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呢。

钱瀚几人有些幽怨的看着霍清芷,眼中带着明显的控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