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386章 最痛苦的事(二)

第386章 最痛苦的事(二)

可是,在这一刻,霍清芷不在乎!

因为,她需要这种实实在在的痛楚来提醒她,那些都已经过去了!都是回忆而已!

这般,好似过了很久……

钱瀚他们看着清芷和大哥两人,心底泛起了羡慕和心疼,却是没有出言打扰,只是这般默默的注视着,感受这一刻的温情。

钱瀚他们不动,是出于真情,而罗紫烟他们不动,是因为她们动不了!

这次定住她们的可不是叶洛,因为叶洛现在可没有心情去管她们。

在罗紫烟想要说话之时,就发现自己被那个可爱的小剑灵给瞪了一眼。

然后,她就悲催的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再看那个可爱的小剑灵,此刻泪眼汪汪的,小鼻子一抽一抽的,哭的通红通红的。

罗紫烟半张着嘴,一脸的蠢样,因为她实在是不明白眼前这个剑灵为什么就突然间哭起来了!

而此刻,霍清芷的情绪也差不多平复下来了!她睁开还挂着泪珠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张开口,缓缓的说道,

“最痛苦的事,就是师父气息全无,躺在我怀中的那一刻!此生,我不想再忆起!这是最后一次!”

“呜呜……太感动了!”原本还有些嚣张的小剑灵,此时哭的稀里哗啦的,比霍清芷还惨!

“呃…”霍清芷有些傻眼,不太明白此时的变化。

睁大眼睛瞪着这个小剑灵,一脸的迷惑。然后转身望向钱瀚几人,他们也是一脸的不懂!

显然,他们之前的注意力也都在霍清芷和叶洛两人身上,没发现这小剑灵啥时候就哭起来了!

“姑奶奶我最受不了凄美的爱情故事了,呜呜……丑女人,虽然你长的丑了点,可是你师父也不嫌弃你,还那么的爱你!那我也可以勉强的认可你了!”

小剑灵飞到霍清芷的面前,嘟着嘴,一脸的勉为其难。

此时,她有些肥嫩的小脸上,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和她此时的表情,实在是不怎么相配!

霍清芷听了她的话,嘴角抽搐,这个小剑灵,竟然喜欢听到男女之间真挚的感情故事!

这个癖好,还真是奇怪!

怪不得她会问出那两个问题了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小剑灵现在已经认可了自己!这就行了!

至于这个过程嘛,唔!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行!这不公平!”罗紫烟气极败坏的大叫道。

“怎么不公平了?”小剑灵一抹眼泪,双手叉腰,瞪着大眼睛,看过去。

罗紫烟心一虚,顿时吓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可是想了想,觉得不甘心,她还是说道,

“你还没听我说完我最痛苦的事情呢?怎么就可以决定认霍清芷为主呢?”

“哦?让我猜猜,你不会要说你最痛苦的事情,便是我认这个丑女人为主,然后不要你吧?”

小剑灵用自己肉嘟嘟的小手摸了摸自己的小下巴,笑嘻嘻的问道。

不过,她的眼底,却是有着浓浓的讽刺。

“呃!怎么会?!”罗紫烟眼中闪过一丝被看穿的尴尬,下意识的反驳道。

待看清小剑灵眼中的嘲弄之时,立马意识到,对方显然已经看穿了自己,而她之前第一个问题,再到这个问题,要说的话,显然都不能让她满意。

那之前她还让自己说那么久,难道就是为了看自己的笑话不成!

简直太过分了!

愤怒的罗紫烟也不想一想,之前还不是她自己在那滔滔不绝的讲了很久,没有小剑灵的阻止,她恐怕还要继续说下去呢!

“行了!愚蠢虚伪的女人!姑奶奶我最讨厌你这种女人了!没有真感情,靠近你,都会让我觉得恶心……”

小剑灵小手一摆,非常不耐烦的说道。

而她的小嘴还真是够毒的!这一通话说下来,说的罗紫烟脸色大变,身子一晃,摇摇欲坠!

“嘿嘿!小家伙,过来!那种女人啊,骂她其实都在浪费口水!来,来,我们培养一下感情。你叫什么名字啊?”

霍清芷笑眯眯的问道。

“你可以叫我晚晚。”小剑灵又重新飞到霍清芷的身边,这时候,竟是有些扭捏了,小声的说着自己的名字。

“晚晚啊,名字太好听了……”霍清芷夸张的夸赞道,也是各种不要脸的拍马屁。

钱瀚几人在后面不由翻了个白眼,晚晚这个名字本就很普通,偏偏她还能说出那么多赞美的话,也真是难为大嫂了。

“晚晚啊,你看,你都跟了我了,你是想要呆在哪里呢,这把剑怎么样啊?虽然品级实在是低了点……”

霍清芷拿出蒲草剑,对着晚晚说道,还不待她说完,晚晚已经愤怒的惊叫起来了!

“这是什么破剑啊?品级简直不入流,你要我呆在里面做剑灵,简直是侮辱我,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别激动,我不是看不起你!”霍清芷赶忙安抚的说道。

“不是看不起我,那就是你穷喽!没事,这里有非常多的剑,你随便选一把剑用就可以了!”

晚晚一摆手,非常大方的说道。

“不是!不是!”霍清芷赶忙说道,“你听我说,这把蒲草剑可是有一个非常凄美的爱情故事……”

霍清芷将蒲草剑的来历向晚晚娓娓的道来,说道最后,也是双眼湿润……

那个一心为了师公,牺牲自己,让自己永世不得轮回的瑶儿前辈,永远让自己敬佩!

那是怎样的一种伟大的爱啊!自己当初选择蒲草剑,也是因为被她的爱情所感动!

“呜呜呜……好感动啊!晚晚受不了了,好感动啊!”刚停下来的晚晚,听了之后,再次哇哇的哭了起来。

赵烟雨等人听的也是心生感动,眼角泛泪,不过,可都没有小家伙这般的感情外露,哭的稀里哗啦。

看到她这样,赵烟雨几人哪里还有心思哭了,实在是被她的样子逗弄的没有心思。

“那你就是愿意啦?”霍清芷抹了抹掉出来的眼泪,笑着问道。

“嗯嗯。晚晚愿意。”小家伙哭的泪眼朦胧,连姑奶奶都忘记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