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5章 大宋肉联厂

第十五章 大宋肉联厂

什么叫冤枉,方羽现在就感觉到冤枉的滋味。

一只小手在方羽腰间的软肉上狠狠的拧了一下,方羽不用回头,单那熟悉的香味,方羽就知是那兔儿爷穆英。方羽眦着牙倒吸了口冷气,这兔儿爷下手还真狠啊,偏是方羽对他生不出半点脾气,这一点方羽怎都想不明白,心中一个让他恶寒的念头升起,不会是自己喜欢上一个兔儿爷吧。

穆英在方羽的耳边酸味十足的道:“你是不是很高兴啊,昨天弄了一个进门,今天又有一个送上门来,以后左拥右抱的,很快活是吧。”

我左拥右抱的,关你兔儿爷什么事啊,方羽很无辜的想到。

方羽还没来得及表态,安三已声俱泪下的跑到方羽的身边道:“姐夫,你可不能不要俺姐姐啊。”

这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还做过陈世美的事情不成?方羽脑门上一头雾水。

“姐夫啊,俺这个姐姐很可怜的,当年俺生了病,家里穷,无钱医治,俺爹娘就把姐姐卖给了花月楼,用钱救了俺一命,姐夫,看在俺平日与你的交情上,就把俺姐收了房吧。”

得,方羽一拍额头,天下有这样做弟弟的吗,哭着喊着要把自己的姐姐送人做妾的。

方羽还没说话,杨七斤一脸**笑的上前道:“是呀,是呀,安二娘是个有孝心的好女人呐,如今虽是花月楼的红姑,出身有点儿不干净,但是,做妾嘛,方兄弟,这个还是可以不计较的。方兄弟如今也是汴梁城中有名声的人了,哪有不弄几个小妾在身边的道理。”

方羽看那杨七斤脸上绝对是**笑,方羽心中真想一脚踹在他脸上,靠,你同情她,你怎的不把她收了房啊,方羽平生不喜欢说粗话,这时也忍不住想暴出一句粗口来。

穆英一旁道:“方大哥,你已有了使唤的丫环了,把这个女的送给我吧。”

“不行。”杨七斤与安三同时道。

“怎么不行了?”穆英对二人瞪着眼道。

“这可是俺花了一千多两银子买来送给方兄弟的。”杨七斤跳着脚道。

“俺姐姐喜欢的是俺姐夫。”安三也瞪着眼,看着这横插一手的兔儿爷。

“哼,”穆英气鼓鼓的转身对方羽道:“好啊,有人现在急巴巴的给你送女人了,以后你都不用理人家了。”

穆英说着,卷了一阵香风,生气的回了屋去。

方羽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心想,这啥事儿啊,我还没说一句话哩,怎么全成了我的不是。

又一阵香风卷来,却是那安二娘。这次的安二娘素面朝天,洗尽了铅华,没了那妖艳的风姿,却不减她半点美貌,反多了一种让人怜惜的柔柔弱质。她靠近了方羽,娇笑道:“小羽啊,姐姐现在有个机会从良,你愿不愿意帮姐姐这一下哩。”

方羽不自然的往后退了一步,心中发现自己从穿越到大宋后,好象越来越对女人有了强烈的感觉,似乎见到美女,心里就有个念头在蠢蠢欲动。方羽心跳有点加快的道:“你,你既已出了那个地方,便是自由的了,还要我怎么帮你。”

安二娘嗤的轻笑一声,道:“小羽,你真的不同了喔。你看,姐姐已是残花败柳了,肯定是没人会娶姐姐做妻了的,若是做人的小妾,姐姐就要受别人的欺负了,姐姐想啊,小羽心地儿好,自不会让姐姐受了别人的欺负,所以呀,小羽,你就收了姐姐做你的小妾吧,也让姐姐以后有个归宿不是。”

我心地儿好吗,方羽心中有些糊涂的想,自己杀了那么多的人,只怕阎王爷也不待见吧。方羽看着近在咫尺玉容,心中念头纷乱,道:“那个,那个……”

方羽从没有象这时候难以下决断的。

安二娘娇笑道:“小羽,还那个什么的,就这么说好了,姐姐以后就是你的女人了,等着姐姐为你生一个象你一样俊的小孩儿吧。”

安二娘云彩一般笑着向屋内走去。

屋内的穆英气鼓鼓的道:“不要脸,哪有这样缠着男人不放的。”

方羽无言向天,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安三脸上笑开了花,杨七斤也笑的很猥琐,那笑绝对不正常,便是安三看了,也觉得这厮的笑容很**荡,很**很荡的那种。

方羽转眼望去,雷惊,张龙,赵虎等一干正在忙着建房的捕快们也都呲牙咧嘴的笑着,那笑容不用说,是男人都明白那是啥意思。

靠,方羽终于忍不住暴了句粗口。

杨七斤是铁了心的要傍上这方羽的了,不但死皮赖脸的让自己的二儿一女认了方羽做干爹,还斥巨资把方家周围十几户人家的地买了下来,扩建成一个拥有三十间住房,一间可容一百人的教室,一个洗澡堂,一个公共厕所以及一个大大的练武场。

这间大教室是方羽要求建的,他既然答应了杨延昭的事,就自然要把杨宗保,杨宗英二人教育成材,其中军事上的知识才是重点,自是需要一个上课的地方,也顺便教一下其他人。长远的打算方羽是没有的,只是希望十来年后的西夏立国时,大宋不要可怜的让杨家的一群女人上阵,那不是光荣,是一个泱泱大国的悲哀。

方羽不是瞧不起女人,而是一群爷们躲在女人身后,这算什么事?

新建的大院叫做精武门,方羽自不愿没了霍元甲的名头,将霍元甲供为祖师爷。旁人不知霍元甲是谁,想当然的把他当成了方羽的师父。

杨七斤大方把的钱撒了出去,这个大院修得甚是气派。这厮原本是极爱钱的,这会儿也不珍惜了,估摸着这意外得来的钱,花了也不心疼。再说,杨七斤这厮精着哩,傍着这新鲜出炉的赌神,还怕没钱花了不是。

杨七斤自得了飘香酒楼后,也改了个名,叫精武馆,方羽听到这个名字时,从没大笑过的方羽笑得一口气差点没能顺过来。这厮是铁了心的要抱着方羽的粗腿了。那个肉铺,杨七斤是瞧不上眼了,扔给了方羽,并且还建议方羽把肉铺的名字也叫成精武肉铺,方羽难得的有心踹了这厮一脚,中华的国粹,有你这丫的这样糟蹋的么。

方羽也没和杨七斤客气,将肉铺接了过来,又从杨七斤怀里掏了些钱,将肉铺重新装修了一番,取了个很有气势的名字:大宋肉联厂。

杨七斤问,这厂是啥意思?

方羽说就是工厂的意思。

安三又问,姐夫,这工厂是啥意思?

方羽解释说,就是大家在一起干活的地方。

一旁好奇的杨宗保撇撇嘴说,那不就是作坊了吗,干吗不叫大宋肉联坊。

联坊?我还联织哩。方羽无言以对,只能心里鄙视这些没见识的古人。

方羽虽不是做生意的料,但总是多了千年的见识,决定上几个新的项目,一是制作金华火腿,二是酱卤猪下水,三是生产香肠,四是让精武馆上猪蹄火锅。当然,上这么多的项目,这人手是远不够的。方羽手一挥,拉着所有会写字的人,写了上千张广告,招人启示带开业宣传一块上了。

雷惊,张龙,赵虎等一干儿捕快闲着也是闲着的,这会儿成了满大街贴小广告的人。至于污染城市环境的问题,这个,好象是不用担心的吧,且不说这大宋有没有环境卫生法不说,这些个捕快本就是管这些个的,难不成抓了自己不是。

安三自封为方羽的小舅子,担当了招聘人员的重任,其他人自不会抢了他这差事,这些个小事方羽也懒得管,听任安三每天坐镇店中招人。

方羽却没有想到,安三会给他招了一些什么样的小厮。

方羽的事情很多,其中让他头大的就是这女人,别人是羡慕他艳福不浅,可有了这兔儿爷穆英在,嘴边的艳福却是享受不到的了。

方羽自己也不明白,为啥自己就怕了这兔儿爷的。

舍不得见他伤心。

不会自己也是兔儿爷吧。

这个念头让方羽吓出了一身冷汗。

——推荐好友力作《首次穿越在神雕》,《郭嘉新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