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7章 这都招了些啥人

第十七章 这都招了些啥人

对于在评论中有朋友们提到的问题,我在这里要说的是,我所写的是一个心理不正常的人,他嗜杀成性,偏又多愁善感,在男女感情上是个木讷的人,在后面他会慢慢变成一个正常人。由于本人的水平太低,对于故事的表达没有到位,写的不好,让大家见笑了。在这里要多谢fdsdfaasdasd的提点,谢谢他给与的意见,也希望大家能给在下一点意见。再一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赵萱轻轻的抚摸着方羽的脸,低声喃喃的道:“相公。”

方羽睁开了眼,有些迷惘,道:“萱,萱儿,是你。”

“相公,你怎的哭了。”赵萱将脸贴在方羽的胸前。

梦醒时分,或许就是人生怅惘的时刻吧,当一个人发现美好的东西忽然烟消云散了,内心的那种伤痛,格外的深呵。

婉婷姐姐,也许,你的前生就是眼前这个越来越象你的女孩子吧。方羽在内心深处轻轻的叹了口气。

“萱儿,这么晚的,你跑到这来做什么?”方羽的一丝柔情在心底拨动。

“相公,你会不会不要了我?”赵萱睁大着美丽的眼睛,看着方羽。

“傻啦,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我们家萱儿是个难得的美女加才女,我怎会舍得不要呢。”方羽忽然发现,原来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那甜言蜜语是不需要学的。

“嗯,真的么?”赵萱扑闪闪的双眼看着方羽。

“当然是真的。”方羽柔声道,从没哄过女孩子的他发觉哄小女孩也不是什么难事。

“嗯,相公你真好。”赵萱在方羽的怀中拱了拱。

这样就算好了么,这女孩子的要求还真低呵。

方羽的心中渐渐平静下来,再无一丝邪念。

缺月在中天,夜已深了。

方羽想,明天一定要给赵萱买身好衣裳,自己这么久了,还没给她买过衣服哩。

大宋肉联厂准备的差不多了,明天就要开业的,方羽带着穆英前往这个招牌大,店儿小的所谓肉联厂,打算看一看安三是否把人招齐了。

安三现在可牛气了,整个一打扮,不象杀猪的,倒象一大宋新才子。这段时间,他坐镇店中,吆五喝六的,着时招了那么几个他看的顺眼的人材。

方羽与穆英一入店中,安三一声吆喝,立马新来的六个人站成了一排。

方羽看了六人一眼,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这六人形象各异,但怎么看怎么都没有一个象杀猪的。

头一位,一身公子衫,手拿描金扇,头戴紫金冠。

第二位,一身短打英雄襟,虬须如针,肩挂一双八楞大铁锤。

第三位,这位穿的很正常,一身杀猪小厮的打扮,两眼精光四射,一把杀猪尖刀在手中不断转动,一付随时准备杀人的架式。

第四位,身穿书生袍,背插一把长剑,双眼不时的打量着方羽。

第五位,一看便知是胡人,头梳十几溜小辫,鼻隆嘴阔,颇有豪莽气度。

这最后一位,瘦瘦的,颌下无须,三十来岁,一看就知该是太监。

方羽看了一圈,又盯了安三一眼,心想,这都招的啥人啊,有这么牛人的杀猪小厮吗。

安三见方羽盯了他一眼,心下有些不安,用手摸了摸胸前的一叠钱钞,心想,这可不是俺故意要招他们的啊,这几人中最少的也给了俺五百两的银子,这么多钱,俺要几辈子才能赚到哩。

方羽倒没有怪罪安三的意思,当然,他也不知安三收了人家的钱哩。方羽拉了一把椅子自己坐下,对那六人道:“既然来了,各位,你俩先报一下自己的名字吧。”

公子衫的少年一摇手中描金扇,道:“本公子乃南方人氏,大理段正淳是也。”

方羽正接过安三递来的荼水喝了一口,闻言噗的一下喷了出来,沾了安三一身。

段正淳?段誉他爹?卖糕的,那可是一个种马王爷呐。好象时间不对啊,他应该刚出生才是的,不会是自己的穿越搞乱了时空吧。

方羽上下瞧了瞧这个段正淳,还别说,小白脸长得不错,果然有勾引女人的本钱。方羽不禁有些邪恶的想到,该死的,会不会有刀白凤那些个女人呐,这个世界该不会真有一阳指什么的吧。

第二位憨声道:“俺是徐庆,俺喜欢杀猪,更喜欢你的武艺,俺来是想向你拜师的。”

嗯,这个倒是在理,人也正常,方羽点了点头。

第三位掂了掂手中的杀猪刀,道:“某是李寻欢,醉酒寻欢客,拔刀饮血人的寻欢。”

李寻欢?小李探花的李寻欢,一刀既出,例不虚发!***,方羽怎么看这位,都不象是古先生说的那位多情的李探花,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一脸的阴狠,分明就是一个杀人狂的刽子手。方羽不喜这种人,虽然方羽自己也是一个杀人狂。

第四位说话的是那位胡人,眼中充满挑衅的道:“某是萧远,某是大辽人,听说你是宋人中的第一条好汉,某也想向你讨教点武艺。”

萧远,卖糕的,方羽又看了一眼段正淳,心想,好嘛,还差一个字就是萧峰的爹了,否则这两亲家也算是提前为自家孩儿相亲来了。有没有搞错,咱也就一个杀猪铺,这些人凑啥子热闹。

那个身穿书生袍的人淡淡的开口道:“说不说名字,你都不会相信,暂且叫我独孤求道吧。”

啥,独孤求道?方羽心想你怎么不干脆叫独孤求败得了。方羽转眼向那个太监模样的人看去,有些戏谑的说道:“这位老兄不会是叫东方不败吧?”

啪,那人一拍手,尖尖的声音笑道:“中呀,这名字正适合咱家,咱家就是叫东方不败的了,小哥儿你不但武艺好,没想到文彩也不错啊。”

得,你个死太监,太监做不够还要做人妖,方羽心中腹诽不已。

方羽看了一眼安三,心想,你这小子更牛,好好的杀猪小厮不做,硬要披了这公子衫冒充才子,有你么猥琐的才子吗,看你都招了些什么人呐,若让后世的人知道你让东方不败这样的牛人当杀猪小厮,非用板砖拍了你丫的。

安三见方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凑了上去,陪笑道:“姐夫,你看怎么样,这些人还中意不?”

中意?!你让这些人当杀猪小厮吗,方羽心中苦笑不已,又瞧了瞧这六人,心下冷笑,自己难道就是怕事的人不成,你们既不怀好意来此,我把你们当了杀猪的小厮又怎么样。

方羽转头对安三道:“这些人以后就归你管了,给他们换上工作服吧。”

“工作服?”安三愣了一下。

“就是你以前穿的杀猪时的衣服。”方羽解释道,心中暗想,是该给手下的员工制定一套标准的工作服才是。

“好嘞。”安三高兴的应了一声,转头对那六人道:“各位,都把衣服换了吧。”

安三拿来一堆脏兮兮的衣服,丢在了众人面前。

段正淳掩着鼻子道:“喂,喂,我说有没有弄错啊,这是人穿的衣服吗。”

安三一瞪眼道:“你来做杀猪小厮的,当然穿的是这个。”

萧远道:“某不穿,某杀人时,喜好脱了衣服的。”

安三手一哆嗦,心想,咱这招的是杀猪的啊,哪有人可给你杀的。

徐庆,独孤求道二人一言不发的各自换起了衣服。早已穿着杀猪小厮的衣服的李寻欢把玩着手中的杀猪尖刀,眼睛在其他几人的身上来回巡视,好象在看哪个地方可以下刀一般。徐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浑身的肌肉抖动了一下,象是示威一般。

东方不败尖尖的嗓门道:“啊,呸,呸,呸,这是哪个小兔崽子穿过的,怎的这般臭气薰天。”

方羽看着这些似乎十年也不曾洗过一次的衣服,心中也觉得好笑,对安三道:“去把这衣服洗一下吧,让顾客闻到可就不好了。”

安三自不会自己去把这衣服洗了的,吆喝着这几人各自去把衣服洗了。

众人倒没说二话,想来这衣服的臭味也让他们说不出话来。

方羽带着穆英看过店内的装修后,也没说什么,两人上了街去。

“咣。”一声铜锣开道的声音响在繁华的大街上。

方羽与穆英不禁回过头去。

——推荐好友精彩之书《首次穿越在神雕》,《郭嘉新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