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9章 来了一道打秋风的圣旨

第十九章 来了一道打秋风的圣旨

天波杨府的老杨家在当年风光的时候,那圣旨是多了去,不过杨七斤是没见识过,且不说他是老杨家的偏枝偏房的子弟,他年岁也生晚了点,正赶上老杨家开始走向没落,虽也上过战场杀过敌,奈何他以前只是杨府一个家兵,有了功劳也没人给他记上,封官进爵的事他也只能在梦里想想,更别谈有一天皇帝能给他一道圣旨,惦记着给他封个官儿。当然,在杨七斤的认知里,那圣旨儿不是给人封官就免人官职,抄人家产。

大宋肉联厂这个小店儿开业的第二天,出来为自家酒店采购物品的杨七斤先来了方羽的店中,怀念一下,感叹一下自己当初杀猪时的光景,见了哪些嗷嗷叫的猪,杨七斤忍不住就想在新来的小厮面前摆一摆自家杀猪的本事。

当然,杨七斤最终没能上了前去杀猪,瞧他那一身新置的绸缎衣裳,也不能杀猪了不是。这是他一个很好的借口,真实的原因是那徐庆杀猪时将方羽的一套动作学得不离十,杨七斤一见之下,哪还敢上前献丑啊。

要说老实人就是受欺负呐,原本该是六个杀猪小厮的,如今却只有一个徐庆在老实的做着屠夫,其他五人却是围着方羽,看方羽拿着把很小的刀在猪眼上发神经,是的,这五人实在弄不明白方羽用小刀在猪眼上划来划去的有什么用,除了说是发神经病,再无别的什么样好解释得通的。

方羽当然不是发神经,他说过要治好李氏的眼睛的,可方羽没有开刀的临床经验,所以只好先拿猪眼练习了。三?零?中?文?网?w-W-w.-。方羽当然也不会对这几个一点卧底经验也没有的卧底解释什么。

这几位也是全无一点卧底的自觉,更无一点杀猪小厮的自律,看到小厮黑子卤好的猪头肉,自称萧远和自称东方不败的这二人各用刀割了一块大嚼起来,就这行为,放到后世早会让老板给炒鱿鱼了。

几人看了方羽在那傻忙着,也看不出个啥名堂,除了那个不多话的独孤求道外,那四人各自散了去,挑了自己愿干的事做去了。独孤求道却是紧皱着眉头,苦苦在那思索着方羽这样做对武功上有什么好处。

且不说方羽在那糟蹋着猪眼,杨七斤在那啃着卤猪蹄。

黄门小太监江业抱了一道圣旨出了皇宫大门,却不知这要传旨的大宋肉联厂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虽然方羽开业前也做了点宣传,但在一个拥有一百几十万人口的城市中,这一千多张宣传单那是连个浪花也砸不出来的。

小太监江业一路逮了人就问,却是总无结果,疲乏之下,心中不禁暗骂这给了自己这道差事的总管太监郭槐,妈的,你个老不死的,昨天还说要提拔咱家的,今天就给咱家整件这样的烦事儿,拿着咱家当猴耍呐。

小太监江业抱着圣旨在汴梁城中似无头苍蝇一般乱窜,却也是他运气来了,正碰上两个路人在议论这大宋肉联厂的事。

路人甲道:“老哥,这大宋肉联厂都些啥人啊,有这么卖肉的吗?”

路人乙道:“兄弟,啥也别说了,你知道这老板是谁吗?”

“谁啊,这么牛。”路人甲问。

“嘿,嘿,不知道了吧。这人可是新近传闻的赌神,据说武艺还是咱大宋的第一高手哩。知道不,前不久,这人只身独闯金风细雨楼,厉害着呐。那金风细雨楼是啥地方,那是高手如云的龙潭虎穴啊,这人硬把那里杀得血流成河,你说厉害不厉害。”

……

小太监江业闻言心中大喜,拦住二人,抓了这二人带路。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小太监江业用那尖尖的嗓门将圣旨读完,方羽除了前面八个字理解了之外,后面的是啥意思,方羽愣是没弄明白。

那江业刚才一边宣读圣旨,一边不时的用眼看那个东方不败,此时读完圣旨后,方羽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非是为那圣旨的事,而是方羽一个现代人,给人下跪实非所愿意。

方羽起来后,见江业不时瞧那自称的东方不败,心下也有了些明白,得,看这样子,自己是让皇家给监视了,派了个太监加人妖来看着自己哩。

若是方羽自己一个人,则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奈何现在有了个家,总得收潋点脾气。方羽接过了圣旨,一旁的杨七斤帮方羽塞了一张铰钞给江业,这江业又望了一眼东方不败,见他并没看向这边,赶紧将铰钞收入了袖中。

江业笑道:“恭喜方员外得了皇上的赏识,将你大宋肉联厂中的火腿和卤猪头封为贡品,不知方员外这次打算进贡多少啊,也好让咱家带顺着回去不是。”

呵,狗日的,原来是个来打秋风的圣旨。方羽心中腹诽不已,咱这店刚开张,他娘的吃白食的就来了。

杨七斤陪着笑道:“这个,请问江公公,皇上给俺这方兄弟封了个啥官啊?”

“圣旨上不是说了吗,是员外,特旨的员外啊。”江业尖细的嗓音格外响亮。

“那,不知这员外是几品的官儿呀。”杨七斤想了想,这朝庭中是有一种叫员外郎的官职,却不知这员外是不是员外郎,忙又问了江业一句。

“这个,这个员外嘛,嗯,你们自己去看圣旨不就明白了吗。”江业支唔着道。

圣旨?俺看得懂这圣旨还用问你吗,杨七斤心中嘀咕着,也不再说话了,估摸着这员外也不是个什么官儿。

方羽才不在乎当不当官哩,让人拎了几个火腿和几个猪头,打发了那江业回去交差。江业看着自己一行十几个人,却只掂着几只猪腿和猪头,这算啥,有这么打发皇帝的吗,好歹那也是一道圣旨啊,就值这几个猪腿猪头的?!

江业眼睛望向那东方不败,眼巴巴的指望着东方不败给他个主意。方羽见他那眼神儿,心想,你们不乐意,我还不乐意呢,有这么当皇帝的吗,一道圣旨,打秋风都我这么个小店儿中来了,你们不给钱也就算了,好歹也给咱封个官儿呀,咱虽不在乎当这个官儿的,可你们给咱封个二,三品的,我也就将就着接受了,但你们太抠门了不是,不就是一张圣旨的事吗,干嘛只给个员外的打发人哩,咱现在给的已够多的了,你皇帝一家子吃得了吗,别让这些个死太监给咱糟蹋了。

东方不败扭过头去,不去理睬那江业,心想,你看咱家的也没用,咱家与你那头儿郭槐可不是一路的,凭啥子帮你们啊。

江业小太监一看,得,咱家的还是先去郭公公那交差吧,反正这圣旨咱家已经是传到了,有啥的也不关节咱家啥事。

江业领了人离去,路上一看那袖中的铰钞,二百两啊,江业心中便纳闷了,这杀猪的出手这般大方,怎的给皇上的贡品咋就这抠门的。

不说江业得了二百两票子的好处,一路上寻思着怎样为方羽这杀猪的说点好话。单说杨七斤见小太监们走了,自己冤枉的给了人家二百两的铰钞,却没啥好处,嘴里自不免嘟哝两句,方羽难得的冲他笑笑,也没说什么,自个儿又去糟蹋猪眼儿。

众人也各自干自己的活去了,杨七斤见无人理他,这才想起自家的酒店中的东西还没买哩,指挥着自己的两个手下小厮抬了一筐猪蹄离去。

大宋肉联厂开始了一天的买卖。

萧远掂上一把尖刀,站在卖生猪肉的案前,也开始了他第一天的卖肉生涯。

——推荐好友的《首次穿越在神雕》,《郭嘉新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