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50章 展昭(上)

第五十章 展昭(上)

雨淋淋的下着,夜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陈林撑着一把油纸伞,走在行人稀少的大街上。

今夜,是个不祥的夜晚。

陈林仿佛可以嗅到黑暗的雨中那一丝淡淡的杀气。

要对付咱家了么,陈林心中暗暗的盘算。

这次陈林是奉了太子的旨意,前往宣刘国舅进宫的。刘国舅就是刘皇后的弟弟,一个很纨绔的公子哥儿,太子赵祯一向都不怎么喜欢这个人,这次有些突然的宣他进宫来,以陈林的精明,心中也明白太子赵祯这是受了刘皇后的意思。

陈林是个太监中的异类,有着侠肝义胆,有着热血忠心,他明白这一次有些不对劲,可他还是出了宫门。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躲也没用,陈林紧握了一下手中的雨伞,心中想着。

前面过来一个少年,挺直的脊梁后面背着一把长剑,任雨淋在身上,在雨中慢慢而行。

这是一个高手,陈林凭着直觉可以感觉到这少年的强悍,这是陈林多年在宫中的阴谋斗争中培养出来的对危险的直觉。

陈林的的眼中闪过一抹冷然,在黑夜中仿佛有一点淡淡的光。

那少年望了一眼陈林,随后仍旧姿势不变的向前走去。两人交错而过,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有雨沙沙的溅在街面上,有一种轻的如同无声的压抑。

陈林不觉松了口气,为自己的疑神疑鬼的多心而有些好笑。

少年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的雨中,雨,忽的下得更大。

一支长剑带着冰冷的杀意剖开了这瓢泼的大雨。

方羽今天讲的故事是《射雕英雄传》。他把故事中的时间和地点都改在了异界,方羽之所以会讲这个故事,就是有意给赵祯灌输一种有热血有侠义的英雄主义。

赵祯的这个年纪,正是一生中人生观形成的较重要的时候。大宋对外政策绝大多数的时候都太软弱了,方羽是希望能培养出一个对外铁血的皇帝,所以方羽开始有意识的对赵祯灌输英雄主义,有一个充满着英雄主义的皇帝,才会有一个热血激扬的时代。

让方羽有些意外的是,当今天的故事告一段落时,有些意犹未尽的赵祯眨吧了几下嘴,对方羽说了一句让人摔倒的话:“等到我长大了,也要娶个黄蓉那样的女人。”

老天啊,方羽无语中,心想,这当皇帝的难道都是天生的色狼不成,这般小的年纪就知道女人了,方羽扫了一眼众伴读的,这群人居然纷纷点头,大有见到了黄蓉就会指挥着自己的家丁去强抢的架式。

赵祯见众人纷纷点头赞成,心下有些得意,对方羽道:“我觉得你就象那个黄老邪,一点儿也不守规矩,我就象那个郭靖,哈,哈,看招,降龙十八掌来也。”

赵祯手舞足蹈的向一个伴读拍了一掌,那伴读极为机灵,佯装倒地,口中说道:“哎呀,是郭大侠来了,某欧阳锋不是对手也。”

众人嘻哈的笑起来,晏殊微笑着摇了下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

失败啊!方羽心想,这群人压根儿就是一群没有是非观念的小太正,好的没学到,打架想女人的事却是先上了心了。

众人稍闹了一会儿,见天色已晚,便出了宫各自散去。

临去时,赵祯有些不舍的拉上方羽的衣袖,方羽微笑了一下,伸手捏了一下赵祯的脸,在众人瞠目结舌中接过了赵祯手中的油纸伞,走入了瓢泼的大雨中。

长剑刺开空气的声音被雨声遮掩,无声无息的来到了陈林的面前。

陈林一抖手中的雨伞,在飞溅的雨点中身子往后急退,那长剑紧追不舍,两人倾刻间过了十几招,快的让人根本在雨中无法看清他们的动作。

陈林的伞尖点歪对方的剑势后,两人终于得以分开,来者是一个黑衣人,在黑暗的雨中很难辩清身形,黑衣人住了手,长剑指着陈林嘎嘎笑道:“好身手,没想到大内之中竟也有你这样的好手。”

“过奖,却不知尊下如此好的一身武艺,又为何要给别人做鹰犬?”陈林垂下手中雨伞,平静的问道。

“你既已知某的来意,又何必说此废话,要知俗话说的好,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某不为别的,就为了人人都想要的权势,而你,就是某取得权势的踏脚石。”黑衣人并没有急着动手,长剑垂下了一个角度。

“你要的,咱家也可以给你。”陈林说道。

“晚了,十天前你若对某说这话,也许还有得商量,这次,你就准备着受死吧。”黑衣人长剑一抖,雨花四散飘开。

剑势再起,剑尖发出颤动的低鸣。刺开雨的浪花。

“镝鸣剑?你是镝鸣剑夏候英。”陈林手中的雨伞已残,抖手之间,伞骨纷纷落下,剩下一根伞杆,举手而刺,使的同样是剑法。

那黑衣人却不回答,回答陈林的是另一个声音:“你错了,他不是夏候英,他是某的师弟蛇君子史人师,某才是镝鸣剑夏候英。”

来人的声音微微带着渗人的杀气。

陈林的心中一紧,在若有若无的感觉中,陈林明白了,自己早已进入了人家的埋伏圈中,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人,在自己的背后,多了三个人,三个武艺可能比与自己交手的这个还要高强。

今天,自己将血溅于此么,陈林心中暗自叹息了一下,手中伞骨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刺向对手,一招织女投梭,点向黑衣人的咽喉。黑衣人回剑之时,陈林迅速退开,手中伞杆刺向在自己背后说话之人,那个自称夏候英的人拔剑斩出,却落了个空,陈林剑势极为飘忽,在那中途之时,剑招已变,一招梅花三叠攻出,雨花绽开,成朵朵梅花状,一层一层的叠起,扑向了另外一个人。

“哼,你的,死了死了的,此处不是你逃的。”那人轻哼一声,一把狭长的双手长刀斩出,快的几乎无视于空间的存在,将陈林的攻势破去。

陈林收招后撤,心中长叹一声,来人个个都是顶尖儿高手,今夜,自己是无法逃出生天了。

“好本事,好一招梅花三叠,原来你就是陈甫云的儿子,可笑啊可笑,老陈头的儿子竟成了一个太监。”第四个没说话的人此时说道。

“你是米成海,原来你还活着。”陈林的声音中透着浓烈的杀气。

陈林小时家破人亡,为躲仇家才入了宫中当太监的,此时见了仇人,心中掩藏的几乎快淡忘的仇恨如火山般涌起,浓烈的杀气迅速在黑暗的雨中扩散开来。

“呵,呵,是不是心里很恨啊,可惜,可惜,你恨也没用,就算你的武艺能比我米成海强,今夜你也报不了仇,哈,哈……也不知你忘了没有,你娘是怎么被我干死的,可惜你没有亲眼看到啊,就在你那可怜的爹爹面前,我将你娘的衣服一点一点的撕下……”那米成海猖狂的说道。

陈林脸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颤抖着,心中拼命的告诫自己要忍住,要想今日得报此仇,必须得保持冷静,陈林仰天长啸一声,尖锐的声音充满了无限的悲愤。

那使双手长刀的人上前一步,道:“你的,你们大宋的人没用的,有我田中一郎在,你就死了死了的,来吧,不要在那里的嚎叫的。”

“你就是那个田中一郎,那个在登州灭了十三家八十七口人的田中一郎?”黑暗中走出一个挺直的身影。

“你是谁?”米成海很意外的看着这个无声无息的出现的人,问道。

“我叫展昭。”来人正是陈林先前看到的那个少年。

雨肆意的下着,少年坚定的脚步踏响路面的水声,敲在每一个人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