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02章 赵祯的怒火

第一百零二章 赵祯的怒火

飘动的雨丝打在众人的脸上,仿如细细的沙尘,让人脸上有点儿痛,也有点儿凉。

“很好,很好的一个年轻人啊,为什么现在这样的的年轻人却是越来越少了,为什么你却不是我们圣教中人。”那个撑着雨伞的老人喃喃自语着,看着方羽的眼光犹如黑夜里的两点莹光,每一步走出似重又似轻。

“你是弥勒教中的什么人。”方羽轻轻的将刀插在地面上,身上的战意却在一步步往上攀升,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老者是个不可轻视的人。

“我是什么人?呵,呵,我能是什么人,我只不过是圣教中的一个老家伙而已,你又是什么人?”那老者的笑容很古怪,在黑夜中甚至有点诡异的感觉。

“我叫方羽。”当方羽平静的说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老者的眉头微微扬动了一下。

“你就是方羽,那个汴梁城河坊街的方羽?”老者的语气中有一丝丝的颤动。

“是的,现在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方羽盯着已经走到离自己只有五步之遥的老者,全身的战意已快至颠峰状态。

“我叫竹山,曾经,我姓方。”老者双眼微眯了一下,眼中仿佛有一道冰冷的流光划过,身形忽的往后急退,犹如一头扑出的猎豹一般,退进了仓库的大门,那里,还有十几个守仓库的残余叛军在门口张望着。

,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那叫方竹山的老者一拳将一名叛军士兵杀死。方羽与手下看着这突然变化地情况。俱是神情一呆,随后便见这位方竹山身形如电,举手投足之间把其他地人也全部击杀。手法干脆利落,显然也是一个杀惯了人的角色。

方竹山的左手依旧撑着那把伞,右手轻轻地用衣袖掸了一下身上,仿佛是身上沾了脏东西一般,没有再多看一眼那些死尸一下,复向方羽走来。这一次,每一步都是重重的踏在地上,地上的水花微微的溅起,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声音。

随着方竹山那似慢实快的身形,雨丝被他那撑着地雨伞撞开,一点点,一丝丝的飞射向四周,那股子挟着杀人之后而来的杀意。仿似要冻住这初春的夜雨一般。

“吃老夫一拳!”方竹山轻叱一声,一拳击出。

这一拳平平淡淡,没有丝毫的花哨,却带着惊人的爆发力。拳风所带,发出咝咝的微响声。仿佛这不是一只血肉组成的拳头,而是一只铁铸地锤子。

,一声低微的闷响,两人的拳头对撞在了一起,随后是地上的水花溅起,两人倒踏着步伐,各自退了三步,但说来却是方羽在力量上胜了一丝,因为方竹山依仗了冲过来地劲力攻击,才与方羽平分了秋色,实际上也就是逊了一丝。

“好,好,哈,哈……”方竹山的脸上微微白了一下,不过黑夜中,谁也没有看到,在缓过一口气之后,仰天大笑道:“不愧是方家地人,虽然你爷爷不行,你爹爹无用,可终是有了一个好的传人。”

“你与我是什么关系?”方羽并不想攀什么亲戚,不过好奇心还是有的,刚才那一拳,方羽并没有尽全力,但也试探出了这个叫方竹山的人武艺不比欧阳春差什么。

“我是谁,你父亲没有告诉你吗,还是你爷爷没有告诉你父亲。”方绣山语气有些冷。

方羽没有做声,心想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原先的那个杀猪小厮。

“也许,他是觉得承认自己是方家的子弟是怕坠了方家的名声吧,毕竟他才是圣典的合法继承者,却不能修行圣典,心中的失意也是可想而知的。”方绣山又是喃喃自语,大概是他平日里一个人自言自语惯了。

“小子,这个给你,别弄丢了,说不定哪天你用的着。”方竹山转了身去之前,丢给了方羽一块黑色的金属牌,沉甸甸的,似乎不是普通的金属铸成的。

“这是什么?”方羽心中极是奇怪这个老头无缘无故的给自己一个这样的东西做什么。

“这是我圣教的光明掌教令。”方竹山已然走的远了,夜雨中传来他渐渐远去的声音。

方羽忽的明白这老者刚才为什么要杀掉与他一起的那些个叛军士兵了,敢情这老头身上藏着秘密,杀那些人是为了灭口哩,不过方羽又有些糊涂了,这老者既然有教主令牌在手,却为什么不去当了那个教主,反让那个叫什么燕刺龙的人在弥勒教中一手遮天。

隔着丝丝的夜雨,传来方竹山一声幽幽的叹息,似有又似无,方羽却是听了个明白,那一声的叹息中,有着许多难掩的失落与解脱,是什么让他失落,又是什么让他

方羽一时想不明白,不过现在这些不重要,方羽现在那些火药。

方羽一挥手,众人闯入了仓库的大门之中。

:.:得太多的选择,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与官兵血战到底,一是向官兵投降,然后等着教中执法堂来清理他这个投降者,两条路都是死路一条,别人不知道执法堂的厉害,当过执法者的苌永生却是清楚的很,一旦不幸被执法堂的人抓到,那真是生死两难。

所以苌永生选择了与官兵血战到底,他心中还存了一个念想,也许凭着自己高强的武艺,可以逃得一条性命,只不过欧阳春会给了他这个逃命的机会吗。

:|.艺比他高得一些,所以欧阳春出刀的速度比他快了一点点,仿如夜里偶然闪过地一点流光。划过了永生地眼前。没有一点儿风云变色的气势,便是那丝丝的雨,依旧没有半分改变地继续向下垂落。

迅速的消失了,血在这个时候从他的咽喉处崩射了出来。

“好快的刀。”旁边一众看着地人都忍不住的这样想到。

u|,一都接不住,地上的冷水刺激着他最后的一丝意识。苌永生在这个时候居然又想起了那个还在**等着他的娇艳男人,在自己死后,那个娇艳的男人又会投向谁地怀抱呢。

:|.己再也不练这连别人一招都接不住的童子功了,苌永生带着这一点点遗憾死去。

那个妖艳地男人看到了苌永生的死去,却没有半点儿伤心,他跪在了地上。等着欧阳春他们对他地决定,只是欧阳春他们跟本就不会在意一个做白脸小相公的人,任他在地上跪了很久,直到进来一个小兵用枪把捅了他一下。道:“你待在这做什么,还不快滚出去。”

那个妖艳的男人这才离开那个地方。离开了咸阳,遇到了另外一个人。

方羽看着手上的清单,心中还是很高兴的,这次总共缴获了六百斤火药,一百七十来匹战马,在那个仓库中,还堆积着大量叛军抢来的财物,方羽将一小部分财物分发给了咸阳城里的百姓,使得这些个百姓自发的帮助方羽他们在渭水上搭起了一座浮桥,以方便方羽他们的军队渡河,同时,肩挑手抗带小推车,准备着把粮食等方羽他们带不走的东西运离咸阳城,而方羽的这一善举,使得四千余的俘虏大部分愿意加入方羽的队伍中,方羽中从中挑了一小半人,将八个营扩大到了每营八百人数,只是这样一来,马匹又不够了,于是,方羽又从民间征集了一些驴子配置给杨宗保的弓箭营,使得杨宗保的手下几乎成了驴兵营,当然,方羽是不会在意这些的,他要求的是尽可能的机动性。

方羽的军队只在咸阳修整了了一天一夜,便向临潼进军了,泾阳的百姓也来了,他们与咸阳的百姓汇成了一支庞大的后勤队伍,为方羽他们提供后勤支援,这倒不是什么军民的鱼水情深,实实在在是方羽分发给他们的财物让他们产生了感激之心,希望朝庭来的这位好人将军能够多打了胜仗,将那些抢掠他们的叛军消灭。

方羽手下有了六千余士兵,虽然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毕竟经过了方羽的挑选,都是精壮之士,又在方羽的高额奖赏之下,士气倒也算可以,只要能接着打几场顺风的胜仗,方羽相信最终还是能让这些人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的。

临潼是一个小型的关口,城墙比咸阳城还要高得一些,里面的人原本几乎都是大宋的厢军以及他们的家属,如今被叛军所占,根据得到的消息,大约是七千之众,如今说来双方的兵力差不多,也都是没经训练的乌合之众,关键是自己如何才能攻破这高大的城墙,却不用损耗自己太多的士兵。

方羽这一次没有再用偷袭的方法,这种方法可一可二,却绝不可再三再四,方羽这一次打算堂堂正正的攻打临潼,方羽望子一眼前方已经不远的临潼关,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

汴梁城内,大雨欲来风满城。

赵祯狠狠的将案上的一堆奏折扫在了地上,大声喝道:“来人,给朕把这些东西统统的拿去烧了,朕就是不准又怎么样。”

如今的赵祯,可不是当年那个

小少年,在方羽有意识的引导下,赵祯更多的偏向于当然,赵祯也不是一个暴君,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发怒的,这一次之所以让他这般生气,是因为李渡的一封军情奏折引起的,在李渡之前,赵祯收到的陕西军情是一次又一次的战败与求援,让赵祯的心情一直不好,而那郭槐躲在潼关,写来的折子则是他郭槐与方羽正在努力与叛军作战。郭槐与方羽失去了联系。也不知前面的情况如何,只听得逃到潼关地人不断地说叛匪势大,便也在折子上一个劲的说叛军如何的势大。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是躲在潼关,只说自己与方羽在前线如何地苦战,同时请求朝庭派出援兵,以尽快平定叛匪,朝中对于郭槐的折子所说的情况,分成了两派。尽在朝堂之上扯皮,一派自是赞同派出援兵,一派却说一个小小的乱匪,哪须朝庭另外派兵的,这是郭槐与方羽无能造成的,本来朝堂上这样地扯皮,赵祯是早已习惯的,最多只是心里烦着而已。不想李渡一封折子,却把情况搅得更乱了,李渡在折子上说方羽擅夺临潼关的军权,把临潼的兵力抽调一空。致使叛军趁虚而来,他李渡无兵可守。丢失了临潼关。

这折子一来,朝堂之上一片哗然,高喊着要严惩方羽的人不少,擅夺军权是一罪,放任叛军攻取临潼是二罪,与叛军做战不力是三罪,虽然也有少数几个也说要治郭槐的罪的,但主要的矛头所向还是方羽,其中几个得了李渡贿赂地大臣更是叫得欢响,,大有不治方羽的罪的话,就要对不起天下人似的,刘太后对这事一直保持着沉默,但极相信方羽地赵祯小皇帝却对此事极为恼怒,他从郭槐的折子上也看出了情况不对,当然不是赵祯怀疑郭槐说地有什么不对,而是他也很相信郭槐说的,那郭槐在折子上将叛军的兵力说成了有二十来万,赵祯心中也相信了,正因为如些,赵祯才恼怒那陕西的地方官都是废物,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叛军壮大成这样,致使方羽他们接手这样一个烂摊子,同时,赵祯以为郭槐是与方羽在一起的,那么接管临潼关兵权的就该是郭槐而不是方羽,因为此次去陕西境,方羽的身份只是郭槐的副手而已,哪来方羽的擅夺兵权一事,分明是这李渡打了败仗,却把责任推到了方羽身上,然而更让赵祯生气的是这些朝中的大臣都是一群猪,竟然是非不辩,喊打喊杀的要治方羽的罪,还一个个自命忠臣,不听他们的话,不治方羽的罪就是对不起天下的人。

北宋不以文官的言论治其罪,使得有不少所谓的诤臣在打击别人是敢说的很,而且北宋的政治相对比较开明,使得文官士族集团的势力大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制衡皇帝的权力,历史上的宋仁宗曾起用过范仲淹搞改革,就是因为文官士族集团的强大势力,使得改革半途而废,现在年轻的赵祯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哪能忍受的了这些人的指手画脚,虽然他现在还没有什么权力,那权力都在刘太后的手中,但刘太后一直都没有对李渡所奏的事情表态,这让朝堂之上的嘈杂声越来越多,也让赵祯心中的怒火越积越多。

话说小米子听到赵祯的大喊,忙上了前来,道:“皇上,您先消消火儿,不必为这事气着了身子,皇上,小米子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吞吞吐吐的做什么,有话快说,别惹朕将你打上十板子。”赵祯看到跪伏在地上的小米子,伸脚踢了他一下道。

“是,皇上,那些个大臣要说什么,你就让他们说去,这些个折子既然太后她老人家不理,皇上您也将他拖着不理就是,想信方公子那里不久就会有消息传来,到时这些个折子相信也不用再批复了,以方公子的能力,定可传来捷报的。另外,小米子想,也应该派个大臣去看看这事是怎么回事再作决定也不晚啊。”小米子扬起头,佩佩而谈,让赵祯呆了一呆。

“小米子,你几时变得这么聪明了?”赵祯心情大好,笑着问道。

“皇上,这事,这事不是小米子想的,是晏大人对小米子说的。”小米子不好意思的道。

“嗯。”赵祯应了一声,转身踩了那些折子几脚,道:“那好,小米子,把这些东西装起来再说。”

小米子应了一声,赶紧去忙这事。

赵祯回头望着门外的天空,大哥,你现在在做什么,赵祯心里悠悠的想到。这个时候,方羽领着手下已到了临潼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