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04章 长安之乱(上)

第一百零四章 长安之乱(上)

许可名的武艺虽不怎么样,但也不是卢方三下两下可以解决的,只是他此刻心慌意乱,毫无斗志,只管狠命的逃命了,这卢方也不知他是谁,只知这人是个叛军中的重要人物就是,追在许可名的后面,大呼小叫的,嚣张的很,一群随着卢方涌上城头的官兵,见卢方叫喊着,自然知道这许可名是条大鱼了,冲着那白花花晃眼的银子,也不能放了这样一条大鱼跑了,从四面八方围了上去,这许可名一见官兵这架式,是不会放过自己了,大吼一声,终于想起了要拚命,只是这些官兵为了赏银,俱是红了双眼,一窝蜂的向他扑了过去,许可名一见这些红了眼的人,心中又有些害怕,这架式何止是要不放过自己,简直象要生吞活剥了自己,当下转了身又跑,只是他身后却是无路,是那高高的城墙外,许可名转身便撞在垛口上,身子差点倾出了垛口外,许可名努力的稳住了身形,正要庆幸自己没有摔下墙去,后面一个急着想抓他的官兵一下没收住脚,狠狠的撞在了许可名的身上。

啊的一声惊呼,还没有庆幸完的许可名被那人撞下了城墙,此时狗才正跑到了城墙下,见上面摔下一个叛军来,在地上挣扎着还没有死,想到那白花花的五两银子,想到那心中的仇恨,狗才毫不犹豫的一刀将这个掉下来的许可名的脑袋一砍了下来。

卢方一见快到手的功劳却被别人捡去了,心中是说不出的郁闷,转头望向其它地方地战斗。此时还正激烈着。只好招集了手下又跑下了城头,找其它地小功劳去。

许可名一死,叛军没有了统一指挥。各自为战之下,哪里还能是官兵的对手,有聪明之辈,立马打开了临潼另一方向的城门,向着渭南方向逃去,但萧远地骑兵营哪会让他们轻易的逃掉。便是杨宗保的弓箭营也不会放过了这个挣银子的机会,自后一路追杀了下去,直到二十余里路才收了兵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