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04章 长安之乱(上)

第一百零四章 长安之乱(上)

许可名的武艺虽不怎么样,但也不是卢方三下两下可以解决的,只是他此刻心慌意乱,毫无斗志,只管狠命的逃命了,这卢方也不知他是谁,只知这人是个叛军中的重要人物就是,追在许可名的后面,大呼小叫的,嚣张的很,一群随着卢方涌上城头的官兵,见卢方叫喊着,自然知道这许可名是条大鱼了,冲着那白花花晃眼的银子,也不能放了这样一条大鱼跑了,从四面八方围了上去,这许可名一见官兵这架式,是不会放过自己了,大吼一声,终于想起了要拚命,只是这些官兵为了赏银,俱是红了双眼,一窝蜂的向他扑了过去,许可名一见这些红了眼的人,心中又有些害怕,这架式何止是要不放过自己,简直象要生吞活剥了自己,当下转了身又跑,只是他身后却是无路,是那高高的城墙外,许可名转身便撞在垛口上,身子差点倾出了垛口外,许可名努力的稳住了身形,正要庆幸自己没有摔下墙去,后面一个急着想抓他的官兵一下没收住脚,狠狠的撞在了许可名的身上。

啊的一声惊呼,还没有庆幸完的许可名被那人撞下了城墙,此时狗才正跑到了城墙下,见上面摔下一个叛军来,在地上挣扎着还没有死,想到那白花花的五两银子,想到那心中的仇恨,狗才毫不犹豫的一刀将这个掉下来的许可名的脑袋一砍了下来。

卢方一见快到手的功劳却被别人捡去了,心中是说不出的郁闷,转头望向其它地方地战斗。此时还正激烈着。只好招集了手下又跑下了城头,找其它地小功劳去。

许可名一死,叛军没有了统一指挥。各自为战之下,哪里还能是官兵的对手,有聪明之辈,立马打开了临潼另一方向的城门,向着渭南方向逃去,但萧远地骑兵营哪会让他们轻易的逃掉。便是杨宗保的弓箭营也不会放过了这个挣银子的机会,自后一路追杀了下去,直到二十余里路才收了兵回去。

这一次最大的收获便是多了三百来匹马,几乎没有俘虏,为了银子,方羽的这些个手下硬是斩下了六千来颗叛军地头胪,让方羽一方面感叹金钱的威力真大之外,一方面也为这场杀戮感到有些心痛。方羽不是一个心善的人,只是这种说起来其实都是自己人的互相残杀,让方羽感到有些心痛与悲哀罢了,说起来这些个人都是无辜。却为了少数几个人的利益而献上了自己的性命,对于这种事。方羽也是无可奈何的,历史上,这种事是不断的有地,方羽改变不了什么,他现在唯一能想的,就是希望尽快把这场叛乱镇压下去,让大宋的百姓少死几个,也为后面将要发生的党项叛乱做点准备。

“大哥,我们打了胜仗,你却为何不高兴地?”原临潼守将李渡的府内,展昭见方羽一幅不高兴地样子,不由的问道。

“展昭兄弟,你说,我们下一步该打哪里。”正在沉思今后出兵何处的方羽见了展昭,狄青,不由的把心中的问题说了出来。

“大哥,某觉得吧,我们还是按兵不动,先把手头上的这支队伍训练一下才好。”狄青抢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按兵不动,且不说朝庭中那些人会不会指责我们,叛军也势必会坐大,到时只怕会更难收拾。”方羽微微的叹了口气,心想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哪是一时三刻就能练成的。

“可是大哥,我们纵然去打渭南的南路叛军,但他们已有四万之数了,我们去了只怕也是无济于事的。”展昭看着方羽,担心的道。

“我想,我们现在不能与南路叛军交锋,我打算带兵去一趟长安,看能不能把长安的厢兵整编过来。”方羽扫了展昭与狄青一眼,慢慢的道。

“长安?大哥,你虽为招讨使,但只怕动不了长安的厢军吧,如果强行收编,恐怕更不妥当,被那些人参上一本,可能是一个谋反的罪名了。”展昭有些犹豫的道。

“没得办法,刘太后那,我自会给一个交代,只有尽快收编了长安的厢军,我们才能真正摆脱这种无兵可用的被动。”方羽叹了一下气,说完后,心中却不自觉的浮起刘太后那动人的艳容,想到那最后在一起时,她那暧昧的眼神,仿佛是一种风情万种的勾引,让人心中飘起一种不可名状的火热。

“那好吧,大哥打算带多少兵力去长安?”展昭点了下头,问道。

“就带萧远的骑兵营,和雷惊的特战营就行了。”方羽抬起头,仰望着天上几颗淡淡的微星,在夜空下,闪着弱弱的微光。

长安曾经是个繁华的地方,如今却已不见了当年那种做为都城的气派,这里有很多值得文人伤怀吊古的风景,在这些残余下

筑物中,依稀还可见得它当年的繁华鼎盛,只是在繁了之后,总会留给后来吊古者一种唏嘘的感叹。

商安站在聚香楼的三楼上,眺望着长安半城的景色,心中没来由的有了一些平时没有的感叹,这种感叹带着一点点伤感,也带着一点点无奈。

“大人,时辰到了,您是否该下去了。”商安的一名手下提醒他道。

“嗯,是么,那些个人都请来了么?”商安缓缓的转过身来,问道。

“回禀大人,宁通判,高都指挥使等人都到了。”商安的另一个手下道。

“他们的家人是否集中到了梓园庄中呢。”商安向另一个人问道。

“请大人放心,他们的家人都送到了梓园庄了。”那个被问的人躬身答道。

“那好,大家一起下去吧,成事之后。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商安点了点头。先前眼中那一点点伤感与无奈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地是眼中一抹阴冷。

一行人下了楼来,在一楼地大堂中。坐满了人,这些人都是商安用特别的手段请来的,这特别地手段就是商安派了军队,把这些人强压到这聚香楼来宣布一件大事,这些个人都是陕西境的高级官员,不管平时的关系如何。他们都非得来不可,因为商安派人把这些个官员的家属都抓走了,藏在了某一个他们不知道的地方。

不管这些人的官声如何,真正能够做到不管家人死活地绝情之辈不多,今天他们被商安强行请到了聚香楼,虽不知倒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但很明显对自己来说不会是什么好事儿,光看聚香楼外的大街上那布满的士兵。大家也可以猜的出这件不好的事儿还不小了,众人正在议论纷纷之际,商安走了下来。

“诸位,今天把你们请到这儿来。是有件事儿要向大家宣布,希望大家能够配合。商某打算尽起长安之兵,讨伐无道的昏君,为天下百姓还一个朗朗乾坤。”商安的眼神如毒蛇一般扫了一眼在场的众官员。

“什么,你,你竟然要谋反?”一个人跳了起来,用手指着商安地脸道。

全场一片哗然,被商安的这句话吓得够呛,先前谁都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儿,可谁也没有想到会是一件抄家灭族的大事。

“放下你的手,我说过了,是讨伐不是谋反,天机已现,赵家地王朝已经过不了多久了,以后的天下,是弥勒圣主地天下,只要你们现在跟着我,必可保以后的一世荣华富贵。”商安的眼中闪过一道凶狠的目光,盯着那个跳出来说话的人。

“商匹夫,皇上待你不薄,你竟然如此的狼心狗肺,你要逼着大家与你一起谋反么,别妄想了,老夫与你拼了。”一个老者大声的喊道,抓起一个凳子向商安砸了过来。

“很好,宁通判,你既然想做忠烈,我就成全你。”商安躲过了那个老者宁通判砸来的凳子,抽了一把刀,狞笑着道。

商安上了前去,唰,唰,两刀,将宁通判的两只手砍下,又一脚将他踢倒,恶狠狠的道:“宁通判,我会让你看看一个想做忠烈的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让你看看你的儿孙是如何成为肉泥的,让你看看你的妻女是是如何被千百个男人糟蹋死的。”

“呸,商匹夫,你杀了老夫吧,老夫做了鬼也不会饶了你的。”宁通判的两只手已断,痛的几欲昏死过去,脸色惨白,挣扎着坐了起来,举着血淋淋的手臂指着商安嘶声骂道。

“哼,你做人时我都不怕,你做了鬼又岂能奈我若何。”商安冷笑了一下,转望向其他的人,道:“你们还有谁想做忠烈的,站出来,我成全他。”

这些人听着商安那阴冷的象毒蛇吐信的声音,一个个噤若寒蝉,再看看血淋淋的宁通判,有胆小的,已是浑身发抖了。

“怎么,没有了,那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很高兴你们都是聪明人,你们放心,只要你们诚心的追随着弥勒圣主的脚步,你们就会成为开国的功臣,有着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有着玩弄不完的娇妻美妾,更会有着位极人臣的权势。”商安的语气放缓了一些,安慰了这些人一下。

众人低着头,既不敢赞成,也不敢反对,场中一时鸦雀无声,商安见了这场面,冷哼了一声,道:“怎么,没人说话,你们的妻儿们可等着你们做出决定呢。”

人群一阵**,终于有个人站了出来道:“下官愿听从商大人的号令。”

“呵呵,很好,这才是好样的嘛。”商安笑着赞许了一下。

有了榜样,这些人终于一个个的都表了态,宁通判见到这场面,急怒攻心之下,晕了过去,商安冷冷的看了一眼,让手

拖了下去,又拿出一份写好的盟誓书,让这些人一个签了自己的名字。

商安将盟誓书上的墨迹吹干,收了起来,开始对着这一班子人分派任务,待这些人领了任务出去后,商安才微微叹了一口气。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一个青衣人悄悄的走了出来。无声无息的停了在了商安地面前,商安吃了一惊,抬起了头。看着那人道:“你过来了。”

“嗯,事情办地不错,少主会记得你这份功劳的。”那青衣人面无表情的道。

门外地天空,一朵乌云忽的压过,天变的阴沉起来。

方羽望着长安城头的旗帜,心中微微倒吸了一口冷气。城头上不再是大宋的旗帜,而是弥勒教叛军的,不用别人说,方羽也知道自己这回麻烦了,长安地几万厢军投降了叛军,这将无疑让叛军势力大涨,也会让自己想迅速平定这次叛乱的念头变成了一个空想。

“大哥,怎么办。叛军已占领了长安,只怕我们现在的临潼也变成了一座危城了。”展昭望着城头上叛军的旗帜,心中也满是忧虑。

这一次,展昭。徐庆,白玉堂放下自己的手下士兵。硬是跟随着方羽来了,方羽也没有太阻拦他们,把守临潼的事交给了狄青主管。

“亦飞,这事看来有些不对劲,昨日的探马所报,城头所悬挂的尚还是朝庭地旗帜,这一日并无人攻城,怎的就被叛军所占据了。”欧阳春微皱了一下眉头,向方羽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一般来说,欧阳春是不太说话的,只不过近来一段时间与方羽他们在一起战斗,渐渐变得与大家亲密了一点,战场之上,是最容易培养出战友之情地,血火熔炼的友情也往往最赤诚,原本地欧阳春与方羽他们在一起时,总是有一点的隔阂,直到如今,才是真正的开始溶入了方羽他们这一群人之中。

“嗯,欧阳老哥你说的对,这必是长安城中发生了什么变故,有人用了不知什么手段把厢军弄得投了叛军,我们大宋的厢军一般是直属于一地的知州所辖,但又有通判,都指挥使等与之互相牵制,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该是这长安的知州投了叛军。”方羽想了一下,把自己所分析出来的情况向大家说了出来。

“大哥,那你说俺们该怎么办,是不是冲进去杀他贼娘的一通。”徐庆憨声的道,一双眼睛巴巴的看着方羽,只望着方羽能说一句行,他便好去大开杀戒。

对于这个现在比自己还好杀的杀人狂,方羽常常会想,自己是不是对他在这方面培养的太过了,不过徐庆这直脾气,方羽还是很喜欢的。

“城是一定要进去,但是庆子,你就不能进去了,你和萧远两人领着骑兵营,在城外接应我们,特战营的,化了妆后,分散了进入城去,昭兄弟和欧阳老哥一组,我和玉堂一组,我们分头进去后,各自打探一下城中的情况,晚上亥时初在府衙门前汇合。”方羽扫了一眼众人,把事情安排了下去。

“大哥,俺要跟你去。”徐庆的眼神象个小孩子一般,很可怜巴巴的看着方羽。

“不行,如果我们有事,就需要你这样的猛将带兵破开长安的城防,将我们接应出去,如果只留萧远一个,我怕他到时一个人的力量不够。”方羽瞪了徐庆一眼,很严肃的的道,这个时候可不是惯着这位憨兄弟的时间,得让他明白自己肩上的担子不轻才行。

徐庆一听这话,立马不再说什么了,他是个憨人,但他对方羽的话却是极听的,兄弟间的义气也是极看重的,他这一听关系到兄弟们的安全,自然就不再说什么了。

“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事没有?”方羽再次扫了众人一眼,询问道。

众人皆摇了摇头,方羽见了,道:“那好,大家都分头行动吧。”

大家各自给自己化了妆,,二人三人一组的各自混入了长安,这长安城中虽然戒严了,但因这长安的四周都是叛军的势力,是以并没有关上城门进入战争状态,至于说方羽这支官兵部队,商安是根本就不知道,当时那些侥幸逃脱的叛军士兵是不会跑到他这个当时还挂官府旗帜的长安来的,而官兵一方,就只有方羽还在这叛军的地盘上,方羽却是从没有给商安送过什么情报去,所以商安还以为长安的四周都是叛军,只戒严了却没有备战。

方羽与白玉堂入了城,两人在长安的街头随意的走着,忽听得身后有人叫道:“两位公子请等一下。”方羽回过身,有些讶异的看着来人。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长安之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