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06章 长安之乱(下)

第一百零六章 长安之乱(下)

长安原本的驻防厢军只有二万人,后来叛军起事后,为防长安的陷落,又从其它地方抽调了总共两万人来加强长安的防守,驻地容不下这么多人,便征用了一大片民房驻扎军队,而这一大片民房中的老百姓则被赶到了破败的镇国寺中容身,百姓心中虽有怨言,但这个时候叛军四起,外地许多的难民也涌入了长安之中,将百姓的注意力引到了战争上来,听着那些个难民讲述的叛军是如何烧杀抢掠时,众百姓对官府的怨言也就少了,没有了家还好说,没了命什么都不用说了。

对于寻找一个这么大的军营,实是很容易的事,方羽与白玉堂也没费多大的事,便寻到这长安的军营,只是他们来的不是时候,那一带都给戒严了,方羽一打听,那些个老百姓也说不出个什么来,只知道一队官兵把另一队官兵给围起来了,既然老百姓不知道,方羽只好带着白玉堂去抓个当兵的来问情况了,抓了个小兵,一问,那小兵很诚恳的告诉方羽,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上头只是让他们把这里围住了,不能放人跑了就是。

方羽见小兵也不知情,便又让白玉堂去抓了一个,只不过与先前那一位一样,也是一问三不知,方羽无法,打昏了两个小兵之后,与白玉堂一起换上了那小兵的衣服,二人拎着小兵的的长枪,混入了队伍中,想抓个当官的问一下,谁知这个时候双方的局面火爆起来。也不知什么人传了个命令。顿时双方大打出手,刚开始时还是两个阵营,打着打着。双方地人混在了一起,大家地衣服都是一个样,也分不清敌我,互相之间又多不相识,整个的场面是越打越乱,只要是自己不认识的。举了兵刃便杀,方羽与白玉堂也自是不能幸免,不断地有兵刃朝两人身上招呼,二人武艺虽高,但在这几万人互相砍杀的场面里,也就似大海中的两叶小舟,被这人潮卷的身不由已。

“大哥,这样下去可不成。这些人都会死在这里的。”白玉堂架开了一个人的兵刃,有些忧心地对身旁的方羽道。

“嗯,玉堂,我们往里面冲。看能不能找到这里的将领,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方羽也明白这种情况不早点制止的话。只怕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些士兵会死的不剩几个,军队中,炸营的乱战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

白玉堂嗯了一声,两人并力往里杀去,只是这人员密度太大,两人想要在不杀人地情况下移动位置,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人山人海之中,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此时地方羽不得不感叹那句老话说的对,人多,力量就是大。

铛,有人接住了方羽一枪,竟没有后退一步,方羽咦了一声,看到那人也穿着小兵地衣服,心想难道还有其他高手也混在这里面搞什么事情不成,那人手使一把刀,在方羽微微诧异时,错步一刀砍了过来,方羽一抖枪花,手上又加了两成劲,将那人的刀荡开,喝道:“你是谁,报上名来,我手下不杀无名之鬼。”

方羽这般说,是想套一下这人的来路,在方羽想来,这人很可能是弥勒教混在进队伍中捣乱的人,不想那人却道:“某乃山阳守备帐下伍长楚洛,小贼,你是什么人?”

方羽一听,心中不觉有些奇怪,这人武艺不弱,怎会只是军中一个小小的伍长,可看这人说话的声音和态度,却又不象说慌,当下道:“我是商知州大人身边的护卫,来找你们这的将军有事,你们现在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了。”

方羽编了个慌,顺口想询问一下事情的起因,原本没指望这人能知道什么的,不想这人当时就在里面的军营中,还真知道一些事情的由来。

那自称楚洛的人见方羽一枪荡开了他的刀,却没有紧跟着下杀手,便也没有急着再往前抢攻,回答方羽道:“这里管事的在哪里某是不知道的,但先前有人吵着要上头把欠的军饷发下来,结果上头却不同意,还要把闹事的带头者正法,大家就这么打起来了,某这些山阳来的人也跟着倒了霉,糊里糊涂的与人厮杀了起来。”

“现在这里管事的那个将领是谁?”方羽没再与那个楚洛交手,而是把另一个人的兵刃磕开,随口又问那楚洛一句。

“某不认识,好象是上头新派来的,姓元的什么将军。”楚洛将一人踢翻后,回答道。

新来的,方羽心中寻思着,他认定那个商安投降了弥勒教叛军,自然也就认为这个新来的是弥勒教的人,当下想到,去寻这个人只怕是让自己去自投罗网,方羽看了看战成一团的士兵们,知道要尽快想个办法来制止这场暴动才行。

“你,楚洛,玉堂,跟人来。”方羽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石台,当下招呼了白玉堂与楚洛,三人杀开一条路,往那石台上靠近。

楚洛见识了方羽的武艺不凡

倒是很服气,方羽招呼他时,也就跟从了,虽不知方么,但想着与武艺高强的人在一起,这保命的机会自是大的多了。

“兄弟们,大家快住手,兄弟们,你们不是想要饷银吗,商知州的家中多的是,他的家中堆满了金银珠宝,兄弟们,我们到商知州家里拿去,先到的先有,晚了可就没有了。”方羽上了石台,冲着混战的人群喊道。

白玉堂与楚洛目瞪口呆的看着方羽,心想方羽的这些话,不是叫大家去抢商知州吗,白玉堂很快回过神来,他可不管方羽要做什么,当下里也跟着喊道:“兄弟们,快去商知州那里,去晚了就抢不到了。”

方羽这法子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这乱成一团的。除非另有一支军队前来镇压,否则想靠个人地力量平息这事根本就是不可能地,不过方羽知道。这种没受过严格军事教育的士兵,在某些方面与土匪差不多,最能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地只怕就是对财物的贪婪。

方羽与白玉堂的高喊声,果然让附近一带的士兵罢了手,一齐望着石台上的方羽,有人高声问道:“喂。你说的是不是真地啊。”

这问话的人都是些胆大包天的家伙,对于抢劫商知州家里颇有些动心,方羽这个时候自然要引导他们停止乱斗,从这军营散了开去,当下大声吼道:“兄弟们,想要钱的,就随了我去,去晚了就别怪其他的兄弟不讲义气。不给你们留点。”

“好,去,当然要去,不去就是他狗娘养的。老子都快穷死了,还怕个啥。”下面有了人应和后。顿时群情激愤起来,没有贪婪之心的人很少,如今既然有人带头,自然大多数人都会响应,高声乱喊着,使得更远一些地方上的士兵也停下了手中地兵刃,毕竟大家同是大宋的厢军,互相之间又不是死仇,想罢手不斗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想要金银珠宝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刚才是彼此之间杀红了眼,现在转瞬之间却是想钱想红了眼。

方羽悄悄吩咐白玉堂赶紧出了城去,将萧远,徐庆他们地军队带进城来,准备着一点点的分批把这些乱兵镇压住,方羽心里明白,自己把这些人地贪婪之心勾引了出来,不让他们抢掠一番是不行的,方羽自然不是什么慈善家,在这个时候,这些乱兵将会把长安弄成什么样,他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他需要一支军队,需要用这支军队去制止一场更大的灾难,不想这支军队全死在这里。

乱兵在方羽的一声呼喝下,冲出了军营,奔向了大街,那个楚洛站在方羽的身旁,没有随了那些士兵出去抢掠,方羽看着汹涌而去的人流,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这种情景,真应了那句老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你到底是什么人?”楚洛这时也明白眼前这人的身份有问题,盯着方羽问道。

“我是大宋殿前武官修武郎方羽,奉旨前来前来平定这次的弥勒教叛乱,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方羽掏出了一块令牌给楚洛看,他对没有去抢掠的楚洛抱有好感,对楚洛道出了实情,打算把这个武艺还行的人招揽到手下。

楚洛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伍长,并不识得方羽手中的令牌是什么玩意儿,他虽没什么见识,不过还是从方羽身上看到了一种上位者的气度,也相信了方羽说的话应该是真的,他对方羽的武艺也很是佩服,当下单膝跪地道:“属下楚洛拜见大人。”

“嗯,我们去见那个什么新来的元将军吧。”方羽心中寻思着那个元将军可能是弥勒教的,便想找到他,以清除隐患。

那个元将军并没有离去,若大的军营中只剩下了几十个,所以方羽很容易便找到了他,在方羽看到这个人时,这个人还骑在马上,没有明白眼前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整个军营的人都跑光了,连原本已被他收编了的士兵都跟着跑了,这个时候,抬头见两个小兵向他这里走了过来,似乎来者不善,不觉皱了一下眉头,问道:“你们是谁。”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元将军?”方羽没有回答,反问道。

“大胆,竟敢在将军面前如此无礼。”一人上前一步,大声喝道。

“你是什么将军,把印信拿出来给我看一下吧,否则谁知道你是不是假的啊。”方羽扫了一眼那个上前大声说话的人,没有理他,径直对那骑在马上的人道。

“你说的确实不错,某不是你们大宋的什么将军,某是镇西王的手下元崇敬,想必你们也不是什么小兵吧。”马上那自称元崇敬的人阴测测的道。

“镇西王?原来你是党项人李德明的手下,你说的不错,我的确不是什么小兵,我是大宋的殿前武官,看来这次我来找你是找对了,这次的事,你们党项人竟然也参与了进来。胆子倒是不小。就不怕你们党项人准备不足,被我们大宋给灭了吗。

面无表情的道,眼神扫了一眼在场地几十个人。发.貌确有一些与汉人不同。

“怕,我们当然会有些怕,不过,你认为宋国的那些人会知道吗,或者说,你认为你今天还能活着离开这里?”元崇敬冷笑了一声。看着方羽如同看着死人一般。

“这个,你倒是说的对,那么,你能告诉我,商知州为什么会投靠了你们。”方羽丝毫没有在意这个元崇敬地态度,问了一个想不太明白的问题。

“看在你快死的份上,告诉你也无妨,商安是南唐李家灭国后逃脱者的后人。原名叫李商安,他母亲是我们党项人,当初隐了姓氏,入了你们宋国的官场。现在,你该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好好地安心上路吧。”元崇敬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

方羽抬头看了看天,很突兀的道:“看样子快要下雨了吧。”

元崇敬愣了一下,不自觉的抬头看了一下天空,阴沉沉的果然是要下雨的样子,正要下令围杀方羽与楚洛二人时,一阵寒气袭来,元崇敬知道不妙,本能的想躲了开去,然而那寒人的杀气忽至又忽收,在一瞬间又消失不见了,元崇敬只觉得胸口一震,放眼看去,一杆长枪震碎了他地护心镜,直插在他的胸口上,其速度之诡异,其力量之霸道,都是天下罕见的,这让元崇敬猛的想起了一个人,道:“你,你是那个方羽?”

“不错,你安心地上路吧。”方羽淡然的道,抽回了那枪头也同样震碎了地长枪,那神情,仿佛他刚才杀的不是一个人,而一头猪,鲜血顺着枪杆往下滴着,全场的人被他的气势所压,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动手的。

元崇敬不甘的从马上摔了下来,死鱼般的眼睛望着天空,真的要下雨了,元崇敬在最后的那一瞬间,有些莫明其妙的想到。

“杀!一个不留。”方羽对着楚洛低声喝道。

此时楚洛也明白了对方是党项的叛逆,自然举刀而上,他虽然比方羽差了很多,却比元崇敬带来的人厉害的多,随着方羽杀入人群,如虎入羊群一般,喀嚓,喀嚓的让他砍翻了七八个人,其余的都让方羽杀了,看着方羽如此神出鬼没的身法与枪法,楚洛心中是敬佩极了,心想不愧是朝庭派下来的,武艺就是比自己这小地方上的人厉害。

方羽看了一眼满地的死尸,将手中的的枪杆丢在了地上,道:“走吧,那些乱兵还要赶紧去收拾了才行,不能让他们闹得太大了。”

楚洛点了下头,看了一眼天空,心中也不由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想到,真的要一雨了。

长安的四万乱兵在短短的时间内,几乎将长安翻了个天,将商知州府抢了个精光,原来的那些商府护卫白忙碌了一阵,刚抢到手的东西又被蜂涌而至的乱兵抢走,没抢到东西的乱兵便将目光转向了其他的有钱人家里,如同一群群的蝗虫,所过之处,那些富户无不被抢个精光,势头开始发展到向平民百姓下手了。

“传我的命令,让所有士兵回军营集合,一柱香不至者,杀无赦。”方羽待到萧远他们领兵来后,下令所有的士兵每十人一组,分头前往各处传令。

方羽下了这个命令后,心里也没有底,不知这些抢红了眼的士兵能有多少遵从号令的,望着奔往各处的士兵,方羽的心中叹了口气,有多少算多少吧,自己也没时间训练人马了,不听号令的士兵留着对自己也没有用。

长安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哭喊之声,乱兵之中有些失去了理智的人,不但抢掠财物,并且开始杀人,强抢女人等,方羽的派出的传令之人,将方羽的命令传达到各个大街小巷后,大部分士兵还是听从了号令,往军营赶回,毕竟他们虽是没有受过什么训练的厢军,可祖辈都是当兵的,自己是一个士兵的概念是深扎在大多数人的心中的,四万士兵倒有三万五千余人回了军营。

方羽望着已经燃尽的那一支香,脸上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对着传令归来的八百骑兵道:“现在,我要求你们将这些不遵号令者全部斩杀,头胪给我挂在大街上让所有人看看。”

方羽冰冷的声音让众人的心均是一颤,八百骑兵齐声应诺,那徐庆咧嘴一笑,道:“大哥,俺先去了,这些个狗东西竟然不听号令,该杀。”

徐庆催马而去,八百骑兵在萧远的带下,也呼啸的如风卷残云一般消失在大街的尽头。

方羽望着天空,心中有些萧索,要下雨了,这雨,只怕也冲不干净今天街头上将要洒下的血吧。

不杀,将会有更多的百姓受到伤害,所以,方羽不得不杀,带领军队的人,手头上总是离不开血的,方羽无奈的想着。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长安之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