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二七章 升官

第一百二七章 升官

在国家的大事上,刘太后不是一个很大胆的人,原本她是很倾向于与辽国和谈的,但方羽与她说的话,让刘太后终于改变了主意,方羽告诉她,和谈也是要讲究策略的,从历次的宋辽战争中可以看的出来,辽国的军事力量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厉害,现在的辽国更是外强中干,根本就无力发动对大宋的大规模战争,小的战争打起来,以大宋的经济实力来说,那是根本就不用担心的事,最后,方羽又是老调重弹,再一次的提醒刘太后,现在真正的威胁是西北方的党项人,他们才是如今大宋的心腹之患。

别人说的话,刘太后也许听不进去,方羽说的话,虽然有一些刘太后并不是很赞同,但还是听入了她的耳中,所以刘太后改变了主意,没有立刻接见辽使萧时揽,为的就是试探辽国这一次的反应,这十余日,那萧时揽的一切行动都落入了大宋的暗探眼中,上报给了刘太后,见辽国人并没有暴跳起来,拂袖而去,刘太后心里也有了一些底儿,对于与辽国和谈有了更大的信心,同时对方羽的话也相信的更多了。

这一天的早朝,刘太后终于佯做被手下那些个主张和谈的人说服,招见了辽使萧时揽,这萧时揽心知这场谈判不好应付,不过他们辽国一贯采取的都是强硬的态度,这一回,萧时揽自也不敢表现地软弱了。当下里摆出一幅傲慢的姿态走入了大宋议政的金銮殿中。

“大辽使臣萧时揽参见宋国皇帝陛下。”萧时揽微微弯了下腰,算是行了个礼。

赵祯轻轻哼了一声,道:“平身,不知贵使来朕的大宋有何要事。”

萧时揽自是明白这宋国的皇帝在明知故问,首先向辽国的来使发了个无意和谈地信号,也等于是告诉萧时揽。宋国更倾向于武力解决事端,想到这的萧时揽,心中微微有些叹息,自己这一次,只怕无法重复当年澶渊之盟的风光了。

“宋国的皇帝陛下,此次贵国的军队入侵我大辽国,并于析津府城门前杀我大辽国的骁军候,如此肆意挑起战端的行为。违反了两国订下的友好盟约,我主万岁遣小臣来,就是希望陛下你给与我大辽国一个说法。”萧时揽扬起头来,神情上似乎有些傲慢。

“这位萧使臣,你这话未免太强词夺理了吧,贵国地那个什么骁军候,带了四千兵马进入朕的国境之内,杀了朕的数千百姓,又去攻打那行唐县,行唐士兵被迫反击。贵国的那个什么骁军候太过没用,却被区区五百朕的行唐士兵打的大败,此乃咎由自取,朕念在两国邦交二十年来一直比较友好,没有向贵国追究责任,没想到你们贵国倒是反打一耙了。”赵祯少年气盛。见这萧时揽态度傲慢,强词夺理,当下里便反驳了回去。

“陛下此言差矣,那些陛下口中的所谓百姓乃是我大辽的一批奴隶,骁军候押送他们路过边境,并不曾攻打过贵国的行唐县,但那行唐守军蓄意挑衅,引起了争端。在混乱中,不但那些个奴隶被贵国的行唐守军杀害,更令人发指地是还杀害了我大辽的骁军候以及三千六百名大辽将士,为此。我主万岁非常的震怒,特遣小臣来向陛下讨个公道。”萧时揽此话说的极其无耻,不但颠倒了黑白,更将那些个被掳的大宋百姓直接说成是他们辽国的奴隶,一时之间,大殿上以八王爷为首地主战派们俱是怒形于色。

赵祯终是年轻,沉不住气,被这萧时揽如此颠倒黑白的一通话,气的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刚要发怒,帘后的刘太后轻咳了一声,示意赵祯冷静,赵祯听到刘太后的暗示,强压了怒气,复又坐了下来,道:“萧使臣你好一张颠倒黑白的嘴,天日昭昭,事情的真相大家心里都明白,贵国若是坐下来好好地分说也无不可,若是想恃武力说话,朕也愿意奉陪到底。”

“小臣说的句句属实,何惧天日昭昭,我主万岁派小臣来,也是看在两国友好邦交了这么多年,才让小臣来宋,就是希望能与陛下心平气和的商谈此事,陛下若是总持着这个态度,我主一怒之下,挥兵百万,那时,生灵涂炭可就愿不得我主万岁了。”到了这个时候,萧时揽仍没有放弃表示他的强硬态度,因为这次谈判若不能从宋国得了较大地好处,他萧时揽回国之后,耶律隆绪肯定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帘后的刘太后见这萧时揽态度如此的夺夺逼人,似是有所凭仗,秀眉不禁微微皱了一下,心想难道方羽对辽国的国情分析是错的不成,这个辽国使臣的态度如此嚣张,不会是真想与大宋来

战吧,刘太后此时心中微微有些犹豫,但已被方羽引路的赵祯却不会犹豫,他很相信方羽说的话,那就是辽国已是一个外强中干的国家,对大宋已经没有多少的威胁了,赵祯自不会象刘太后一样想那么多,他见萧时揽竟以武力相威胁,自然不会怕了他,轻哼了一声道:“既然萧使臣认为打上一场的好,那就请回吧,告诉你们的辽主,想打,那就打好了。”

赵祯这话一说出,大殿之中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主战与主和的两派,都没有想到赵祯这个皇帝这么轻易的就向辽国萱战了,刘太后则是想不到平日里在自己面前很温和的一个孩子,一说到战争就这么疯狂的不计后果,这些人里面,最觉得意外的是萧时揽,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宋国的这个皇帝这么好战,这么强硬,他原本只是想威吓一下宋国的皇帝之后,要些儿好处就收手了。可现在看,以前对付宋国地那一套百试百灵的手段已经不行了,当下里萧时揽的心中急思对策,以期能够与宋国展开谈判。

“吾皇万岁,此事万万不可如此草率,还当从长计议才是。”一名老者越众而出。跪在金阶之前,大声的劝阻道。

萧时揽一见有个老头出面阻拦宋国皇帝的决定,心中大喜,恨不得上前狠狠的亲上那人几下,赵祯一见那人乃是礼部地一个官员,心中恨不得走下金阶去狠狠踩上那人几脚,心想这个老糊涂,你这个时候竟然跑出来捣乱。你这官不想当了不是,朕成全你就是,当下狠狠瞪了那老者一眼,道:“桑爱卿,这么一大把的年纪了,还来上朝,也是挺辛苦的啊,不如这样吧,你把这官服脱了,回家养老去吧。”

“皇上。微臣死不足惜,可是微臣还是要劝皇上,这战争一事,不可轻启开端,否则这天下大乱,不知道会有多少百姓为之遭殃啊。”那老者不断的向着赵祯磕着头。一幅死忠到底,仗义直谏的神情,那种涕泪交流的表演,倒是感人肺腑的很。

刘太后一看这事闹的,要让别人看笑话了不是,当下出声道:“桑卿快起来吧,这事,今日就议到此处。明日里再说吧。”

刘太后打算就此结束今日地早朝,反正这种两国谈判的事不是一日两日就能谈好的,只是今日之事被那个桑老头一搞,等于给萧时揽吃了颗定心丸。也等于让他占了上风,这萧时揽哪有不乘胜追击的道理,当下再上前一步,道:“陛下,小臣已在贵国滞留了十几天了,之前贵国一直迟迟不给与答复,我主万岁已为此事等的不耐烦了,今日若是再不给与答复的话,只怕我主万岁做出点什么事情来的话,会引起什么后果,小臣也不敢妄言。”

如此**裸的威胁,正是少年气盛的赵祯哪里受的了,复又站了起来,冷笑了一下,道:“你们辽国既然这么想打仗,那朕就奉陪到底好了。”

赵祯说完,也不顾在场地众大臣怎么想的,拂袖而去,赵祯少年心性,自然是没有太多的顾虑,对于赵祯的离去,萧时揽倒没有太在意,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宋国的掌权者是刘太后,在那帘后的刘太后看了看还一脸傲慢地站在那里的萧时揽,想了一下,大宋国好歹也是拥兵百万,也不能让辽国太过于得寸进尺了,当下里吩咐郭槐,宣布了退朝,刘太后转身而去,没再理会那个表情已经有些愕然的萧时揽。

以方羽对历史的那点儿了解,也认为这个时候不应该与辽国开战,就未来而言,辽国不是一个大的威胁,党项人也不是最大的威胁,真正的威胁是未来的金人与元人,所以方羽对赵祯进言地方略是先对付党项人,使之不能让他们从大宋的疆土上分离出去,其后才是想办法削弱北方各族的实力,当然,最好的地办法其实就是在他们没有强大起来之前同化他们,不过这是一件极为巨大而长久的工程,绝非十年二十年就可以办成的事情。

赵祯与刘太后虽然还不能完全理解方羽为什么把北方那些弱小的民族看成大敌,但还是赞成了方羽的意见,第二日的朝议上,宣布了以晏殊为首的谈判团,与辽国的萧时揽展开了一系列的谈判,双方在争争吵吵中过去了二十余日,终于达成了一个新的协议,大宋每年给绢增加二万,官瓷五百件,茶叶一千斤,新式白酒一万斤,盐二万斤等等的一些奢侈品与生活必须的用品,辽国允许大宋每年在辽国境内购买马五千匹,牛一万头,羊三万只,两国边境上的贸易集市增加到二十个,由两国共同管理,这一系列的条款,在明面

,辽国是占了很大的便宜,所以萧时揽在心中还是比对大宋而言,主要的目标就是马匹,有了马,大宋才可以建立起一支较大的骑兵队伍,有了骑兵,在以后与党项人的战争中才不会那么被动,至于辽国所得到的东西,看起来价值很高,但对于辽国的国力,却无太大的帮助,比如铁器,在方羽的建议下,已经变成了禁止输出地物品。同时也提高了民间走私某些物品的打击力度。

总的来说,这个协议还是比较平等的,虽然大宋要白给辽国一些东西,但这一次,辽国也同样被迫允许了大宋购买马匹,这在原先来说。马匹这种物品辽国是不会卖的,这一次大宋等于是花了点高价来买辽国的马,对于大宋来说,能买到马就行,价钱高点无所谓,以大宋地财力来说,这其实算不得什么,对于辽国来说。有了这些东西,似乎也可以缓解辽国的财政紧张,对辽国的经济发展也有诸多的好处。

宋辽两国签下了协议后,满意的萧时揽在第一时间派了快马去向耶律隆绪报功,至于方羽这个所谓的罪魁祸首,虽然没有被签入送往辽国的条款里,但大宋方面同意了今年的输绢使臣由方羽出使,算是给辽国一个变相地应允,这样双方在这件事上谁也不丢面子,当然。赵祯与刘太后是不愿让方羽入辽国的,只不过方羽自己同意了,赵祯与刘太后也不好说什么,在赵祯看来,这个大哥是为了大宋的安宁才这样不顾危险的,而在刘太后看来。方羽这样做是不想给她添太多的麻烦,要说刘太后多多少少的是有些在乎方羽的,就她心里而言,也是不愿方羽到辽国去涉险的,但方羽自己做出了决定,刘太后除了让方羽带上那支骑兵队伍之外,还再授意赵祯给方羽升了官,在朝议上公开宣布了出来。这一次,刘太后因为方羽要去那样危险的地方,她也就再顾不得旁人的闲言闲语了。

这次给方羽升地官确实有点太出格了,从一个九品的芝麻小官升为了六品的朝议大夫。连升这么多级还不算,方羽又兼任了一个六品的骁骑尉一职,这种文职与武将兼于一身,直把其他的大臣弄得眼都红了,倒不是说眼红方羽的官位,区区一个六品地官职,在满朝多是一二三品这样的大员面前,六品是小的可怜的,问题就在如此之快的升官速度上,那是不能不让那些已成老头的大臣们心生嫉妒的,吃饱了没事的那些官员们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些跳了出来,让来大殿听封地方羽有点了明白了,为什么后来范仲淹领导的改革只运行了一年便被人打压破产了,这些个官僚地主阶级联合起来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点,再往后一些,那王安石的变法,尽管得到了皇帝地强力支持,也最终失败了,不说王安石的那种种的错误,只怕就算王安石没有错误,最终也会被这些个官僚们给搅黄了。

当然,方羽升官这只是一件小事,影响不到别人太多的利益,所以当朝中的那些个大员们大多数还是保持了沉默,不就是一个六品的职位吗,何必为了一个这样不入流的官职惹得皇上不高兴的,要知道,这朝议大夫与骁骑尉的职位是没有人数限制的,皇上想封八个十个的,根本就是一句话的问题,无非就是朝庭要多拿出一些钱来多养一些闲人罢了。

刘太后对那些反对者来个不理不睬,由得赵祯在大殿上对这些人训斥了一顿,不给这些人一点厉害的瞧瞧,还真翻了天了,这么点小事情也敢跳出来乱叫,这让刘太后心中对这些人也有点儿厌烦,赵祯见那些人被自己训老实了,心中很是高兴,当了皇帝这么久,这一次是让他感觉最痛快的一次,整个人的脸上也因为这种痛快而显得红润。

当下里在大殿上商议了出使辽国一事,方羽是做为使臣之一,本该再选一位与方羽同去,但一众大臣均觉得这次的辽国之行绝对是坏事儿,是以无人愿去,一个个把头低着,生怕刘太后点到了自己的名字,刘太后一见这种场面,那还不明白情况,当下里打消了再给方羽派上一名助手的想法,由方羽自己安排自己的副手。

最后议定了出使的日期后,方羽退出了大殿,前往办理自己新的官职手续,然后便是等着出使辽国的日子,方羽却没有想到,他这一次离开汴梁,竟是一去二年多的时间。

世事苍茫,变幻如云,方羽这只蝴蝶的翅膀,对历史的扇动是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