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二九章 只喜欢大宋国的公主

第一百二九章 只喜欢大宋国的公主

韩昌突然跪倒在地,放声痛哭,大声的道:“我主万岁,不可养虎为患啊,此人对我大辽的危害,远甚于那杨家将,其人又是那杨延昭的义子,必不肯降我大辽的,我主万岁若是对其纵容,终将会放虎归山,遗害无穷啊。”

要说韩昌如今在辽国的地位虽是远不如从前,但他终是辽国的一代老臣,在辽国的潜势力还是不小的,耶律隆绪对他多少也有点儿忌掸,若非看在自家姐姐的份上,耶律隆绪早会让他回家养老去了,此时见他如此执着的要杀方羽,自是认为这老家伙是一心要为他的儿子报仇,把国家的利益置于一边了,本来耶律隆绪还不是很坚定的想要收服方羽的,此时被韩昌一通哭喊,心中不耐烦之下,反而想非收下方羽不可,当下里也没有叫韩昌起来,道:“韩昌,这件事你就不要多说了,朕自会有分寸,无论如何,朕希望你能以国家为重,不要太计较个人的恩怨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我主万岁,正因为老臣是以国家为重,才不希望这样一个可以危害我大辽国的人,因为我主万岁的仁慈而最终成为我大辽国的祸害啊。”韩昌仍不死心,继续的说道。

“够了,韩昌,你的那点儿心思就不要在朕面前卖弄了,该怎么做,朕还不需要你来教,你且先退到一旁吧。”耶律隆绪皱了一下眉头。不悦地训斥道。

那两个与韩昌不同政见的人,见韩昌受了训斥,脸上都微微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神情,只见那韩昌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般,黯然的退到了一旁。

“我主万岁。微臣以为,此次来我大辽国的这支宋国骑军,正是宋国地那支精锐骑军,纵使这位大宋使臣不肯降我大辽国,我主万岁也不用急着将其杀掉,不如与之多进行几场军队演练,必可从中找出其军队的训练方法。”那姓的辽国大臣又献上了一计,可谓阴毒之极。让其他几个大臣也不觉点头以示赞同。

耶律隆绪更是深表满意,眼睛看了一眼韩昌,道:“苌爱卿此议,才是一心为朕的大辽国着想啊,韩昌,你以后应多向苌爱卿学习才是。”

韩昌的眼神有些茫然,他知道自己彻底失去了圣宠,不但以后报不了儿子的深仇,便是韩氏一族的势力也将受到很大的影响,风光难以再似从前。韩氏家族在韩德让地手中时,在辽国曾经是何等的风光,可惜自萧太后死去后,整个韩氏家族的势力便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到如今只怕是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吧,韩昌心中浑浑噩噩的想着。那神情直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耶律隆绪看着他,心中却是没有一点儿同情他意思。

无论在哪里,人类的争权夺利的斗争都是存在的,眼看着韩昌的失势,有人高兴,自也有人不高兴,但不管如何。辽国高层对于方羽的态度在这个时候就这么地决定了。

方羽一行人并不知道这个时候他们的命运已经被耶律隆绪他们这一干辽人决定了,接连的几天都在无事又无聊中过去,众人对于辽国的街市那是没有一点儿兴趣,是以除了虎牙每天出城去联络一下展昭他们之外。其他的人则是待在客栈之中没有出去。

杨排凤自从与方羽有过一次亲密的接触之后,喜欢上这种很舒服地感觉,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是小羔羊躺在大灰狼的怀中,幸好方羽是个有点儿道德的大灰狼,出于对历史上那个巾帼女英雄杨排凤的敬重,没有对这个现在还是个小糊涂虫的小羔羊动手,方羽打小就听过杨家将的故事,自然也就打小对杨家将们有着一份敬重,与其说他现在怀中搂着的是个小美人儿,还不如说他现在搂着的是小时候地一个梦想,所以他希望杨排凤是在明白的情况下把身子交给他,而不是现在这种糊涂的情况下得到她的身子,心思单纯地杨排凤哪会知道方羽这种有些复杂而又奇怪的想法,她只知道躺在这个羽哥哥的怀中很舒服就够了。

“羽哥哥,为什么你不象那天一样摸我这里了,羽哥哥,你能再摸摸我么。”杨排凤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用手指着自己的那一双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小乳鸽,那神情就象一个向大人讨要糖吃的小女孩,此时屋内高燃着灯烛,两人虽在被窝之中,可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方羽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一双若隐若现诱人的小山丘。

方羽被杨排凤这话差点给吓到了,见过勾引男人的,没见过这么直接勾引的,望着杨排凤那一脸的天真无邪,方羽真是无语中,小妮子一直喜欢舞刀弄枪的,在杨府时没有其她的女孩与她交往,到了方家时,虽与赵萱的关系不错,赵萱却是不会与她讲女人这方面的事的,竟是不知道女人的那个地方是不能随便让男人摸

便是让自己的男人摸,也不能讲的这么直白,方羽见样,决心好好的对她进行一番教育,可话到了嘴边,方羽却又不愿说了,感觉上来说,还是这样的杨排凤好,娇憨憨的让人疼爱。

“凤儿你喜欢,那我就给你摸摸好了,不过凤儿啊,你可要记住,你的身体只能让我一个人摸的,可千万别让其他的男人摸你啊。”方羽这话说的,象极了诱拐小红帽的大灰狼。

“为什么只能让你一个人摸啊?”杨排凤好奇的问。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啊,如果你让别的男人也摸你了,那你就成坏女人了。”方羽知道给杨排凤说再多的道理她也不一定懂。还不如说这种地话来个直接明了。

“嗯,凤儿知道了,我不会做坏女人的,可是羽哥哥,你脱我的衣服做什么,那样会冷的。”杨排凤很奇怪的看着方羽的手在解开她地衣服。被子外面的冷空气跑了进来,让杨排凤身上觉得一冷,幸而她是一个练武之人,抵抗力很好,倒是没有觉得太冷。

方羽见她问这话,心想自己既然要摸了,自该大大方方的摸才是,小妮子辛苦练了这么多年的武艺。一身的肌肉有点儿紧了,若非皮肤极为顺滑,那可就缺少女人味了,不过那双还未成熟的小玉女峰,摸起来时手感极好,上一次匆匆的感受了几下,印象很是不错,这一回小妮子既然开口勾引,方羽自不会太过客气了,只不过忽然听到杨排凤说一句这样的话。还真有一点儿杀伤力,这么单纯地小羔羊,太让男人有犯罪感了。

“凤儿,我想看看你那儿长得怎么样不可以么。”方羽没有停手,继续着先前的动作。

“我曾听别人说过,女人的身子是不能让男人看的。那样的话就成了下贱的女人了,羽哥哥,我若让你看了,我是不是也成了下贱的女人了。”杨排凤有些犹豫的问道。

“凤儿,你是我的女人了,一个女人给自己的男人看地话,那就不算是坏女人的。”方羽耐心的道,心想这个小妮子还真是一个问题多多的女孩子啊。

杨排凤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任由方羽将她剥成了**的羔羊,一时之间,屋内似是春风拂过,两个人地呼吸俱是微微粗重起来。不知不觉的时候,杨排凤被方羽弄得媚眼如丝,轻轻的低吟声在室内响起,宛若一曲低吟的情歌。

小妮子虽然单纯的如同一张白纸,性子也是有些大大咧咧的,不过她其实也是不傻的,心中隐约之间也知道方羽将要对她做什么,想到那些既将到来的羞人地事,杨排凤不由自主的把头使劲的往方羽的怀中钻着,一张小脸儿,在烛光地照耀下,红艳艳的如同盛开的鲜花,明媚的让人心动,方羽轻轻的长吁了一口气,压下心头蠢蠢欲动的那种念头,看着怀中的人儿,想到若干年后,怀中的这个小小人儿,手中一根熟铜棍,纵横沙场的英姿,不由的将怀中的人儿更加抱紧了点,这样一个娇憨的人儿,是个男人,便不应该让她上那刀枪无眼的战场吧,被方羽紧抱着的杨排凤,抬头看着方羽那英俊的脸,心中涌起一种幸福的感觉,只希望着能永远的在他的怀中被他紧紧的抱着。

方羽低下头,看着杨排凤那红嫩的双唇,闻着她身上那如兰的香气,心中的欲望复又高涨起来,低下头,将她那柔嫩的双唇压住,吸取着那唇齿间的香甜,这一下,正如那天雷勾动地火,杨排凤只觉自己的大脑之中轰的一声,仿佛有一种什么在瞬间炸了开来,云也飘飘,雾也飘飘,整个人如在云中飞翔,如在雾中飘浮,一时之间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身子不断的扭动着,双手紧紧的抱着方羽,直想将自己揉进方羽的身体之中。

方羽没想到小妮子的反应是如此的激烈,心中略微一想便已明白,这小妮子因为什么都不懂,凭的仅仅是人类对欲望的本能,所谓爱就是爱,恨就是恨,简单直接不似其他的人那样遮遮掩掩的,方羽看着小妮子双眸紧闭,小脸上的表情是痛苦又似快乐,正在等待着自己对她的进一步侵犯,方羽不自觉的感叹了一下,一个小女人的单纯,有时候是一种更加诱人的风情啊,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或许,就是男人心底的那种邪恶吧,方羽如是的想着。

方羽的手不知不觉间游到了杨排凤那最神秘的柔软处,杨排凤的身子轻轻的颤动了一下,她睁开了那双好看的月牙眼,将方羽推了开,胀红着小脸,半天才道:“羽哥哥,我,我想要去小解。”

方羽无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这小妮子,勾得人欲望正盛的时候来这么一下,还真是一个会折磨人的小妖精啊,杨排凤在方羽面前自由惯了,她并不知自己身上的那种胀满的感觉是何意,只道是要小.

下方羽无语又无力地看着她的背影,心中发誓,在小妮子没有明白男女之事前,绝不再去惹这个娇憨的小女人。只不过方羽却不知道,自己的这种决心又能坚持多久。

耶律隆绪在布置完成了对付方羽的阴谋后,终于招见了方羽,拖了这么些天,主要是为了两件事,一是派细作到大宋去散布方羽已被招为辽国驸马的谣言,二是调集了一些兵马,切断了方羽南下地道路。以防方羽的逃脱,对于方羽的厉害,耶律隆绪这些人的心中还是比较了解的,一旦方羽脱出了大定府,没有重兵还真会困不住这条蛟龙。

方羽虽不知辽国将会怎样的对付他,但方羽知道,辽国无论如何不会放过他的,所以让展昭他们时该戒备着,一旦有什么情况,也不至于措手不及。当他得知耶律隆绪要接见他的时候,便让杨排凤,安三,黑子,虎牙四人回了展昭他们那里,自己与欧阳春二人以大宋正副使臣地身份前往辽国的金銮殿中。

这一次。耶律隆绪也是准备充分了的,两千宫中武士将辽国的金銮殿布置的如同铁桶一般,料来这方羽便是武艺通天,也是插翅难飞了,那韩昌更是在辽国的皇宫外布下了三百暗桩,他是下定了决心,不管这耶律隆绪招不招揽得到方羽,他都要将方羽除掉。

方羽与欧阳春一入这辽国的宫门。便已感觉到这其中浓重的杀气,两人对望了一眼,忽的都在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他们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冲天地英雄豪气。英雄的热血,男儿的志气,两人都知道今天的日子将不会好渡过,两人的眼中却都没有一丝惧意。

“宋臣方羽(欧阳春),见过辽主陛下。”方羽与欧阳春进了辽国的金銮殿,不卑不亢地走到了金阶之前,给耶律隆绪行了个礼。

“嗯,一年不见,方使节的风彩更胜往昔啊。”耶律隆绪点了点头,夸赞了方羽一句。

“辽主陛下,外臣此番奉吾皇万岁的旨意,特来递交国书,请辽主陛下查收。”方羽说着,将事先备好的国书文件举在手中,一名耶律隆绪的近侍在这位辽主的示意下走了下了,从方羽的手中接过了这国书文件,转交给了耶律隆绪。

耶律隆绪随意的拿在手中看了看,他地心思没在这国书上,是以看了几眼便又递给了旁边的近侍,用眼扫了一下方羽与欧阳春两人,道:“此事的一些细节,朕认为还应该再俱体的商讨一下才好,这事也不急,可以慢慢地来,朕有一件事,还望方使节能够应允。”

“辽主陛下有什么事,且先说来听听。”方羽一听耶律隆绪的话,便知道他是想要将自己象那苏武一样,将自己押留在辽国了。

“此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朕的三女儿已到了适婚的年龄,方使节少年英雄,朕有意招方使节为驸马,不知意下如何。”耶律隆绪脸上带着一点微微的笑容,眼睛紧盯着方羽的脸上。

“辽主殿下的厚爱,外臣愧不敢当,方某无才无德,实在是配不起贵国的公主殿下。”方羽一听是这件事,眉头不禁皱了一下,心想这辽国的人怎么总是喜欢招大宋的男人当驸马的啊,虽说大宋这边的男人长得是比较英俊了点,可英俊的男人辽国也不是没有啊,想来这位耶律隆绪定是想用这种法子把自己软禁在这辽国,同时也让赵祯与刘太后因此对自己产生怨言,从而把自己想回大宋的退路给断了。

“方使节少年英雄,正是朕的三女儿的佳偶,还望方使节不用推辞,这样也是辽宋两国之间一段友好往来的佳话。”耶律隆绪哪还会不知方羽的心中是千万个的不乐意,在手段上来说,他早已打算多少也要用点强,毕竟若得方羽的投诚,胜过十万的大军。

“辽主陛下,外臣家中已有妻室,怎敢在外再乱攀高枝,以至于误人误己。”方羽自然是不愿做这个什么辽国的驸马了,他对赵萱的感情,便是那个辽国公主是个天仙,方羽也不会变了心了,在方羽的眼里,赵萱才是个仙女儿,这个世上没人比得上。

“这也无妨,待日后把她们接到这大定府来,给你做个小妾就是。”耶律隆绪不以为然的道。

方羽听了这句话,心中微微有些怒气,抬头看着耶律隆绪道:“辽主陛下,外臣有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外臣只喜欢汉家的女子,只喜欢我大宋国的公主,只要是大宋国的公主,外臣自会心甘情愿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为她出生入死,死而无怨,至于贵国的公主,很抱歉,外臣没有兴趣。”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