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四一章 征服下

第一百四一章 征服(下)

战场上的武将,爱好马之心远胜于草原上的人,一匹出色的好马在战场上可以提升一名武将的战力,而多一分战力,在战场上也就多一分自保的能力,方羽一见那匹雪夜狮子,便生喜爱之心,打定了主意要据为己有,当下开口求战,先给这那仁力格一个下马威再说。

那仁力格哪知眼前的方羽他们俱是天下顶尖的武艺高手,他在这草原上一生未逢败绩,在他那仁力格的心中,天大地大,然后就属他那仁力格最大,很不幸的是,那仁力格去年没有参加辽国的万圣节,不知象方羽这样的人,一脚之威,足以让一个壮汉骨断筋折,死于非命,这个时候,色迷了那仁力格的心神,竟是妄想着夺得美人归,见方羽邀战了,当下也高兴的道:“那好,方大人,今番我族中出三人,除我之外,另二人是赤子孙与巴林左布,你我双方共三场,一场是摔跤,一场是箭术,另一场是比兵刃,方大人你看如何。”

要说这那仁力格真不傻,这摔跤与箭术都是草原上的人的长项,在他看来,宋人在这方面是必败无疑的,是以这话说完,眼睛又是在杨排凤身上打着转儿,方羽淡淡的笑了一下,看着那仁力格那色眯眯的神情,道:“那就如你所愿,我们开始吧。”

“好,没想到方大人也是个爽快人,那就开始吧,赤子孙,你去向宋人讨教一下摔跤之术吧。记住了,可别给我丢脸了,小心我扒了你的皮。”那仁力格对一个五大三粗地汉子喝道,那汉子双眉微扬了一下,闷声应了一声,走入场中。

此时一众人等正好走到了一块很大的空地之中,方羽一看就明白那仁力格从一开始就打算了要比试一下他们这些来人的本事的,否则也不会直接把自己这些人引到这块空地上来。至于那个赌注。只怕是那仁力格见色起意才加上去了。想到这一些,方羽知道这个那仁力格只怕是不会向自己投诚的了,抬眼见那赤子孙长得也甚有英雄气慨,却被那仁力格如此这般的呼喝,方羽心中不由的一动,内中隐情方羽虽不知,但料得这样的人物受到这种待遇。心中必不会服了这那仁力格地,当下方羽向欧阳春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出手。

欧阳春微一点头,走入场中,向赤子孙一抱拳,道:“请了。”

赤子孙也不客气,伸开双手向欧阳春抱了过来,欧阳春虽没练过摔跤。但也听方羽讲过。当下脚踏八卦,闪到赤子孙地侧面,反向对方抱去。他这样地方式,是有点不符合这时的摔跤规矩的,这时候的摔跤都是两人很老实的抱在一起,然后再把对方摔到在地,故此赤子孙对欧阳春的行为微微一愣,被欧阳春一把抱起,摔到了地上,这赤子孙似有点憨劲,爬了起来道:“不行,你这是使诈,不合规矩的,不算,不算。”

欧阳春见这人有些憨,便笑道:“那好,我们再来过。”16K小说网.电脑站

这一回,两人先抱在了一起,欧阳春坐马沉腰,双脚如同钉在了地上一般,任是赤子孙使出了吃奶地力气,也没能撼动欧阳春分毫,要知欧阳春也是天下数得着的高手,不说本身的一身力气很大,多年的苦练,那下盘可谓是稳如泰山,想要撼动他,除了方羽,也就只有徐庆那个力气大得变态的家伙才可以,这时的场面中,外行人看来,就似欧阳春与赤子孙他两人抱在一起,正难分上下一般,那仁力格站在赤子孙的背面,看不到赤子孙那已胀红的脸,先前时被欧阳春轻易地将赤子孙摔倒,已丢了那仁力格地脸了,这时自是催促道:“赤子孙,你没吃饭吗,还是你这该死的东西把力气花到了女人的肚皮上了,今日你要输了,看我等下怎样扒了你地皮。”

那仁力格的话,终是起了一点作用,赤子孙双眼一睁,狂吼一声,将全身的力气爆发了出来,但象他这样只会一点儿摔跤之术的人能拿欧阳春如何,欧阳春一个御力打力的一退一送,便把空门大开,脚下轻浮的赤子孙甩到了地上,这一下甩的不轻,赤子孙摔在地上差点儿背过气去,那仁力格见此情景,心中很是生气,上了前,对着躺在地上赤子孙就踢了几脚,骂道:“你这个混蛋,真是个没用的废物,连宋人你都胜不了,看我等下如何收拾你。”

“好了,那仁力格头人,我们再接着比下一场吧。”方羽见那仁力格如此对待赤子孙,越发肯定心中的想法,这个时候方羽要求进行下一场,无异于火上浇油,那仁力格心中更是气恨,想到这输了一场,万一再输一场的话,不但美人儿没有了,那匹宝马也会没了,心中恼怒之下,那仁力格不由得脚上更用力踢了赤子孙几脚。

“哼,方大人,你也不用急,这一场就由我来与方大人比试兵刃好了。”那仁力格收回了自己的脚,看着方羽道。

方羽这一边的人听到那仁力格这厮要与方羽比试兵刃,在看着那仁力格时,俱都露出一付看白痴的神情,众人对方羽的信心那可是很足的,向方羽挑战,在众人的意识里,那就是找死,方羽正要答应时,杨排凤一抖手中的镔铁盘龙棍,跳了出来道:“就你这蛮子,何须我家羽哥哥,我来会你就是。”

“哟,我说小美人儿,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家,来凑什么热闹,待会儿我羸了,你就乖乖的做我的人儿就是。”那仁力格接过手下送上来的狼牙棒,色眯眯的看着杨排凤道。

“哼,蛮子,今天看姑奶奶如何教训你这张臭嘴,看招。”杨排凤柳眉一竖。被那仁力格的轻薄言语挑起了怒火,娇叱一声,手中镔铁盘龙棍抰着她心中地怒火扫出。

铛,兵刃撞在了一起,却是不分上下,各自退开了三步,那仁力格这一下虽然因为轻敌而未尽全力,但对方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儿。竟然也让他倒退了三步。这面子上却是极不好看。当下怪笑两声,道:“好一个性如烈马的美人儿,今日我那仁力格就16K小说网.电脑站

道什么是男人。”

“找死。”杨排凤娇喝一声,一挥手中镔铁盘龙棍再一次的攻了上去,身前幻起一片棍影,如同三头六臂的俏哪叱一般,眩人的眼目。

论力气。自是那仁力格稍微强上一点,但要论武艺,那仁力格比之杨排凤却是差得远了,看着眼前的一片棍影,那仁力格不由得惊讶的张开了嘴,心想乖乖不得了,一个女人怎么地也有这般厉害地武艺,难道那个什么杨家将真地很厉害不成。到了此时。那仁力格才想起杨家将的威名,心中却是更加泛起**念,只觉得要是把杨家这么厉害的女人收服了。那有多大的成就感,当即一挥手中的狼牙棒,决心仗着自己的力气把眼前这个小美人儿手中的兵刃磕飞了再说,这那仁力格此时实在是小瞧了杨排凤地厉害,要知平日里陪着杨排凤对练的都是徐庆,展昭,白玉堂这样的高手,一套五郎八卦棍练得精熟无比,棍影翻飞之间,虚虚实实的岂是那仁力格这种只知道一点粗劣武艺的人能比的,棍出如风,棍头如雨点一般,给那仁力格有一种无孔不入的感觉,只得狂舞了手中的狼牙棒,将自己地身前护周全了,两般兵刃交击,不但没有象那仁力格所想地那样把杨排凤手中的兵刃磕飞了,反而因为杨排凤兵刃上的巧劲而杀得那仁力格节节后退。

那仁力格接连退了十多步后,实在是挂不住脸上地面子,狂吼一声,不管不顾的一狼牙棒砸出,想在与杨排凤来个两败俱伤,他这样的打法实是有些无赖,杨排凤在占据上风的时候,自不会与他拚命了,当下一斜身,佯装不敌退走,那仁力格得了便宜岂能就此罢手,心中多少也有些想把眼前这小美人儿先好好教训一番,省得到时得到手后会不听自己的话,双方一退一进之间,只是眨眼的功夫,杨排凤忽的翻身拧腰,以棍当枪,一招杨家的回马枪使出,棍头无声无息的刺在了那仁力格的胸口上,噗,那仁力格被镔铁盘龙棍那坚硬的棍头刺的倒飞而起,在空中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手中的狼牙棒也撒手而去,整个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面色惨白,竟是再也爬不起来,挣扎了一下,却是又吐出一口血来,昏迷了过去。

方羽都没想到憨憨的小姑娘也会使诈,不由得对走回到自己身旁的杨排凤露出一个带着赞许的笑容,看着她那因打斗过后,因气血运动而显得红扑扑的脸,忍不住宠溺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道:“嗯,我家的小凤儿也长大了。”

那仁力格倒地不起,达克沙族的人一时之间都愣在那儿,赤子孙低垂着自己的眼睑,站在他的族人中间,另一个叫巴林左布的赶紧上前查看那仁力格的伤势,这那仁力格胸骨断了两根,伤势很重,巴林左布赶紧让人唤来族中的巫医给那仁力格进行治疗,另有两人带了达克沙族的战士将方羽他们这一行人团团围住,似是要为他们的族长报仇一般,方羽轻哼了一声道:“怎么,你们达克沙族就这么一点儿出息,把自己的诺言与信誉当成放屁一般吗,输了想靠人多来挽回面子不是,如果你们想要你们达克沙族从此被灭掉话,那就动手吧。”

“你们都给我退下。”那巴林左布站了出来,道:“宋国来的方大人,你放心,我们草原上的汉子,心胸就象这草原一样的广阔,一定会尊守自己的诺言的,只是请你等一等,待我们的那仁力格头人醒过来之后,再给你们一个答复。”

“哦,这位巴林左布勇士,你能够这样想是最好的了,刀枪无眼,真的打起来,你也应该知道,对谁都没有好处。”方羽看着巴林左布,心想此人的能力还不错,遇事还算冷静。不知是否可以拉拢,唉,做什么事,还是要自己手头上有绝对地实力才成啊,方羽如是的想着,要是自己的手头上有足够的实力,何至于要象现在这样的与人周旋了。

“是的,方大人。象你这样的勇士。我们草原上的人也是很尊敬地。还请方大人放心,我们达克沙族地人也是热情好客地,一定会让方大人满意的。”巴林左布向方羽弯腰行了个礼,态度还是很恭敬的,他的这种态度,让方羽心中不禁起一丝疑心,要知自己这一方打伤了他们的族长。应该多少对自己这些人怀恨在心才是,哪能这么好的态度。

“不知,巴林左布勇士,去年辽国的万圣节上,我们是否见过。”方羽随意地问了一句。

“是的,方大人,我曾有幸目睹了那一场盛会,有幸见到了方大人的神勇。那时。我还是一个小族的头人。”巴林左布恭敬的道。

“原来如此,巴林左布勇士,很高兴。我能够再一次的见到你,我想,我们应该成为朋友的,你说呢,巴林左布勇士。”方羽听了巴林左布的话,才算有些明白,敢情这人是见过去年自己在万圣节上地厉害,这才对自己恭敬地,当下起了拉拢他的心思。

“是的,方大人,我很愿意成为你地朋友,待族长那仁力格醒过来后,我一定会劝说他,让他给方大人一个满意的答复的。”巴林左布眼睛向正在被救治的那仁力格看了看。

“哦,巴林左布勇士,这个不是你的责任,我想,无论那仁力格是否醒过来,他都不配再当一个族长的,他没有一个当族长的智慧,也没有一个当族长的胸襟,我觉得你们达克沙族的族长应当由你巴林左布这样的有勇气有智慧的人来当才是。”方羽**裸的诱惑道。

“这个,方大人的意思是……”巴林左布神色一变,眼神有些闪烁的问道。

“呵,呵,巴林左布勇士,不用怕,我是你的朋友,朋友之间的事,总是互相帮忙的,我觉得你比那位那仁力格头人要强的多,那一个位置就应该是你的,巴林左布勇士,你认为如何。”方羽微微的一笑,无视达克沙族的战士们那愤怒的眼神。

“哦,不,方大人,我热爱我的达克沙族的族人,我也

达克沙族族长的忠实仆人,是那仁力格与赤子孙他们实的仆人。”巴林左布眼神闪烁的回答道。

方羽的眼角微微跳动了一下,心想这个人还真是一个狡猾的人啊,这样的家伙,可不好控制啊,除非自己的实力强大到没有对手的时候,否则这种人时时刻刻都会想着如何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背叛,不过这个时候,却是自己可以利用的,方羽脸上浮起一丝笑容,道:“既然如此,巴林左布勇士,我会尊重你的决定的。”

“那好,方大人,那我先告退了。”巴林左布再一次向方羽行了个礼,在方羽点了点头后退了下去,走到了那仁力格的身边。

方羽再看了赤子孙一眼,只见他仍旧低着自己的头,好象这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方羽收回自己的目光,向自己的手下们打了一个离开的手势,随后方羽当先离开达克沙族的营地,众人刚出得那营地,便遇到回来了的展昭与白玉堂他们,二人向方羽报告了这一次的战况,方羽听到他们这一次全歼了那些逃走的辽兵,而自己一方仅仅只损失了几十个人,这让方羽心中也不禁高兴起来,好好的夸奖了两人几句,众人说说笑笑的回了临时的营地,开始商议如何对待眼前的达克沙族,那巴尔什吉见展昭他们不但全歼了那五千辽兵,还基本上把他巴颜族的战士带了回来,心中一边高兴,也一边更加认定了跟着着这些宋人走的决心,这个时候众人商量对待达克沙族的态度时,巴尔什吉跳起来说那些人若不听话的话,就该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他巴尔什吉愿当先锋,众人中也基本上是都是好战分子,自是希望方羽能下令把眼前这个达克沙族踏平了,在方羽心里来说,却是更想收服了这个达克沙族,以充实自己的实力,有了实力。一切的主动才能掌握在自己地手中。

方羽没有立既做出决定,只让众人先散去了休息,过得一会儿,一个哨兵跑了来,向方羽报告达克沙族的那些战士都出来了,方羽一听,心中有些恼怒,心想这些家伙还真是不识好歹。非要自己灭了他们不可。当下传出号令。出营迎战。

话说那位那仁力格醒来后,心中越想越生气,自己竟被一个小姑娘给打成重伤,这叫自己以后如何面对自己的手下众人,又想到杨排凤的美艳,心中更是邪火丛生,恨不得立时把这个小女人压在了自己身下。当下心中一横,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点齐了人马向方羽他们的营地杀来,那仁力格不知道方羽这边又来了八百余战士,只道还是先前的那一千五百来人,心中暗想,他们再怎么厉害,自己这边可是比对方多了近一倍的人数。还怕了这些人不成。只要自己胜了,不但可以得到那个美娇娘,还可以得到那无数地马匹牛羊。那是一笔多大地财富啊,足够自己地达克沙族过上幸福富裕的日子。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美人,有的人连江山都可丢掉,在那仁力格几句话的煽动下,一干为了财富女人的人红着眼睛冲出了自己达克沙族的营地,向方羽他们杀来,看着眼前为了财富女人而红了眼睛的众人,巴林左布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在他心里,一点儿也不看好那仁力格的这次行动,不过他没有去劝那仁力格,在巴林左布看来,那仁力格已是一个死人,再说了,他巴林左布原本也不是达克沙人,自己的这一族人是在那仁力格的威胁下,才不得不投靠了那仁力格的达克沙族的,现在,也许是自己这一族再一次投靠一个更大的势力的时候吧,想到这里地巴林左布便尽力开始收拢原本属于自己地族人,最起码,坐山观虎斗这种计谋自己还是会的,说不定,在他们两败俱伤时,自己可以捡到一个天大的便宜,想到这种可能时,巴林左布地心中忽的不可自控的跳动起来。

方羽冷眼看着冲过来的达克沙族战士,拿起自己的那把强弓,搭上一支三棱箭,对准了那个坐井观天,自觉自己了不起的那仁力格,脱手将那支箭射了出去,同时大喝一声道:“两翼包抄,不要与他们近战,给我用箭将他们全都射死了。”

方羽的一声令下,早已熟悉了这种战术的方羽手下各路人马在各自的小队长带领下,从两翼散开,向对方包抄了过去,与此同时,方羽射出的那支箭,带着死神低鸣的呜呜声,扑向了那仁力格,这那仁力格本身并非武艺高超之辈,又受了重伤,哪里躲得过方羽这有着鬼神莫测的一箭,这箭毫不留情的贯进了那仁力格的眉心,将他带飞到马下,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被马蹄踩碎了他的尸体。

当先两翼的宋兵,手中的强弓利箭,如同割草一般收割着前面达克族战士的生命,让后面的达克族战士看的心惊胆颤,这时,也不知谁喊了一声:“不好了,不好了,那仁力格头人被人射死了,大家快逃命啊。”

这一声大喊,顿时让达克沙族的队伍乱了套,队伍后面的人纷纷转了马头往自己族的营地逃去,方羽指挥着手下一直追杀到达克沙族的营地外才停止,再往下进去,就是要进行近身的肉搏了,方羽可不希望手下有太多的损伤,故此停了下来,让手下的士兵喊话,要求达克沙族的人投降,若是不降,将会踏平整个的达克沙族,鸡犬不留。

望着营外那支列队整齐的宋军队伍,巴林左布再一次深深的叹息了一下,转头望向那仁力格的弟弟赤子孙,只见他还是那幅要死不活的样子,巴林左布摇了摇头,上了前去,道:“你哥哥已经死了,他的一切都将是你的,包括那个你曾经喜欢的女人,现在,有一个决定摆在你的面前,需要你自己来选择,时间不是很多,你快做决定吧。”赤子孙抬起了头,眼中的神色由迷茫渐渐变得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