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七一章 完颜达的下场上

第一百七一章 完颜达的下场(上)

瓷器摔在地上的声音,很响,很脆,这是一件大宋的上等官瓷,在辽国。可以值不少的钱了,耶律隆绪却毫不犹豫的把它摔到了地上,他的心也象那瓷器一样,有种要碎的感觉,若说现在耶律隆绪在这世上最恨的人是谁,无疑就是那个方羽,自从那个方羽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后,耶律隆绪便觉得自己诸事都不顺利。

萧时揽额头的冷汗不断的冒了出来,这一次劫杀方羽的事虽然不是他指挥的,但那四百江湖好汉却是他招来的,本来这一次失败了也没有什么,无非就是死了四百个江湖好汉而已,这种人,死得再多对辽国也没有什么损失,可问题是这一次死的人中有一个是耶律隆绪的儿子,耶律隆绪有好几个儿子,其中的三儿子却在这一次的行动中丧生了,这位大辽国的三皇子从小爱好武艺,本身也练了一身不错的武艺,这一次的行动,这位三皇子自告奋勇的当上了这次行动的指挥,说是要会一会那个大宋的文武双状元,本来情报上说方羽身边只有二百名士兵跟随,辽国与嘞喀族却出动了八百名好手,这事情不说是十拿九稳,最起码这个三皇子去了也该是平安没事的才对,谁知道这八百个人对付二百个人,竟然也是个全军覆灭的下场,死了三皇子这样一个辽国重要的人物,萧时揽知道自己这次是脱不了责任了,虽然耶律隆绪不见得有多喜欢这个三皇子。但他死了,就得要有人背黑锅,萧时揽无疑就是这个背黑锅的最好人选,这一点,萧时揽心中明白地很,所以他的脑上上才会冷汗直流。

“萧时揽,这就是你说的四百个高手,被人家二百个人给轻松的灭掉。你竟然还骗朕说是高手。你胆子不小啊。因为你,现在朕失去了三皇儿,你说,朕该怎样处置你。”耶律隆绪用手指着萧时揽,眼中充满了杀气,他现在的心中非常的愤怒,想要找一个发泄的地方。

“我主万岁。请听臣说……”萧时揽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一般。

“够了,朕不想你听的理由,失败就是失败了,你以为找些理由就可以掩盖你地失败吗。”耶律隆绪打断了萧时揽地话,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将满腔地怒气发泄到萧时揽的身上。

萧时揽见耶律隆绪踢打他,心中反而放下了一些来。知道只要这个时候耶律隆绪将怒火发泄的差不多了时。等一会儿的处罚就不会太重了,当下不敢吭声,也不敢用手抱住脑袋做一些防护的动作。只盼得耶律隆绪能在踢过了他之后,怒火能全消了。

耶律隆绪踢了萧时揽一阵后,终是年纪已经大了,气喘嘘嘘的停了下来,这一踢,他心中的怒火真地消散了不少,头脑又回复了清明,道:“好了,起来吧,看在你是老萧家的人的情份上,朕也不罚你太重了,官降一级,扣你半年的俸禄,你下去吧。”

萧时揽一听是这个处罚,心中终于完全放下了心来,给耶律隆绪谢了恩后,低头退了出去,此时他的脸被耶律隆绪踢的鼻青脸肿的,心中却是大感侥幸。

耶律隆绪看着萧时揽离去的背影,叹息了一下,暗想自己看来得走那一步了,再一次地叹息了一下后,耶律隆绪有气无力地对身边的近侍道:“来人呀,传全道安来见朕。”

等了二柱香的时间,那个全道安过来了,给耶律隆绪叩了安后,道:“我主万岁,不知深夜唤臣过来有何要事。”

“道安,你说,党项人地实力如何?”耶律隆绪似是有些疲倦的坐在一张椅子上问道。

“这个,我主万岁,那党项人的头领李德明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一直经来都在不断的积蓄实力,如今其手下可战之士该在十五万之上。”全道安不知道耶律隆绪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当下简单的说了一下。

“嗯,朕现在有一件事要你去做,明天,你去一趟党项的李德明那里一趟,看能不能与他们订下同盟,共同出兵攻打宋国。”耶律隆绪的眼中稍微多了一些活气,抬眼望着大殿之外的黑夜,眼中的恨意与杀机如同两簇燃烧的火焰,不时的在他的眼中闪动。

我主万岁,臣认为,我主万岁既然想借党项人的手对么实无必要与其结成同盟,那样的话,那李德明也是个老狐狸,绝不会让我们当枪使了,我主万岁不妨派臣去党项,就说我主万岁爱慕其女,愿意迎娶其女为妃,这样一来,那李德明心中必不会再有太多的提防之心,以他的野心,只要知道了我大辽愿与他和平共处,去了后顾之忧后,那李德明定会反叛宋国,宣布建立国家的。”全道安一听耶律隆绪是想要对付宋国,便立时想到了对策,向耶律隆绪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耶律隆绪收回自己的目光看了全道安一眼,点了一下头道:“你说的不错,那就按你说的办吧,朕可以将他的女儿立为贵妃,具体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好的,我主万岁请尽管放心,臣一定会尽力促成党项人早日对大宋用兵。”全道安自从上次从大宋碰了壁回来后,对大宋也是很有意见的,见耶律隆绪要对付大宋,自然是全力的赞成了,挑动党项人反叛大宋,这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想法,全道安又哪能不上心了。

耶律隆绪与全道安说了些其它的事情后,全道安带着满腔的高兴告辞了耶律隆绪,缺月照着那铁瓦银安殿,也照着全道安离去的背影,与先前萧时揽离去的背影不同,在耶律隆绪的眼中,那微微的银灰色月光,也似带着一种夜的杀意,耶律隆绪忽的觉得那月光有些冷,他心里隐约的感觉到,那党项人也不是什么好惹的,那也是一只吃人猛兽,耶律隆绪现在做的就是放开这头猛兽的束缚,让它出来吃人,耶律隆绪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了后,会有什么后果,但他知道,最先受到这头猛兽所伤的,将会是宋国。

耶律隆绪闭上了眼,他不想再去想以后太远的事情,吩咐身旁的近侍道:“摆驾去雪神宫吧,朕现在好象离不开这个小女人了,让她沐浴好香汤,等着朕过去。”

同样的夜里,同样的理由,完颜达也难以入眠,他与耶律隆绪一样,对方羽有着彻底的痛恨,这种恨让他在深夜里也难以成眠,所以,他需要一种尽情的发泄,让自己在疲惫之后得以入眠,完颜达现在身下压着的是他最近弄来的女人,虽然无法与那几个高丽的女人相比,但在这个时候,他完颜达又能有什么好挑剔的,这段惶然如丧家之犬的日子,能有个让他看的还算顺眼的女人压在身下让他玩弄着,这已是一件还不错的事了。

女人的呻吟声也不如那几个高丽的女人来得好听,这让完颜达在奋力的发泄时,心中又有着很大的遗憾,想到那几个美貌的高丽女人如今成了别人的玩物,完颜达的心中便对方羽更是多恨上了三分,他把那个女人那双有些肥硕的大腿盘到了肩上,用着自己那根对付女人的凶器狠命的撞击着那个女人的私处,把对方羽的仇恨发泄到那个女人的身上。

离得大帐十几米之外,依然可以听到那个女人的呻吟声,这种呻吟的声音让那些守在大帐外的完颜达的近卫有些心不神属,自从方羽将他们完颜族的年青女人全部抢走了之后,这些完颜族的男人想要再找个女人玩上一回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这大半年来,有了点儿女人也一般没有他们这些小兵的份,总要紧着大大小小的头目先享受了才成,憋了大半年,这会儿便是要他们去与母猪做那事儿也是愿意的,一个小兵不时的扭头看着完颜达的大帐,口水儿也流出来了不知道,另一个小兵看到这人的模样,自是取笑一番,两人便说着一些极黄极荡的话题儿,以满足自己那已经快要变态的欲望,渐渐的更多的人参与到了这个话题当中来,一对巡逻的从他们这些完颜达的近卫身旁经过,听他们说的起劲,便也放慢了脚步,嘴快的人便插了几句话进来,以过过嘴瘾。

正当这群人各自在自己的心中幻想着不同的女人时,一声号角突兀的响起,听到这号角声,所有的人顿时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