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七四章 扫荡女真人的部落上

第一百七四章 扫荡女真人的部落(上)

下半夜的天忽然起了风,偶尔吹进大帐的风让赤身**的哈拉苏达在睡梦中觉得有些冷,便翻了个身卷成一团,他这翻身的动作让那个女子的心中吓了一跳,双眼惊恐的望了他好一阵子,但这哈拉苏达在上半夜实是累的够呛,一时之间又哪有那么容易醒来的,那女子见他好一阵子没有再动了,才放下了心来,伸手去解那完颜达身上的绳子,边解边道:“我也不要你的珠宝,只要你能带我离开这里就成。”

完颜达见那女子真的来为他解开绳子,心中一时大喜,也不管那女子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完颜达便先自点了头答应,此时这女子身上也没有穿衣服,两人**相对,完颜达的心中又是蠢蠢欲动,心想带着这女子离开也不错,待脱离危险后,也好有个女人让自己发泄欲望,完颜达原本心中因为战败而心丧若死的,但这哈拉苏达对他的一番羞辱让完颜达心中又不甘这般窝囊的死去,那女了为他解开了绳子后,完颜达立时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上前拿起了哈拉苏达的那把刀,对着哈拉苏达的脖子狠狠的一刀斩了下去,可怜的哈拉苏达因一时大意,在梦里面糊里糊涂的送了性命。

那个女子也是见惯了杀人的,见完颜达一刀将哈拉苏达斩杀了,并没有惊慌失措,视若无睹的走回了床边去穿自己的衣服,完颜达杀了哈拉苏达之后。心中出了之口恶气,对着哈拉苏达的尸体吐了一口痰,道:“呸,想跟我完颜达斗,你哈拉苏达还差了点。”

完颜达寻了衣服正要穿上,忽然感觉到大地在轻微地颤动,屡次被人偷袭的完颜达对这种颤动可说是已经敏感的很,脑海中不觉出现数万匹马向这里冲来的画面。完颜达的脸色顿时变了。丢了手中的衣服。拿起那把刀向大帐外跑去,这么大规模的马群,完颜达根本就不用想也知道这是那个方羽的,因为有这样实力地部落不多,草原上地那几个大部落在没有打败方羽之前是不可能跑到女真人地地盘上来的,完颜达可不想再被方羽的人抓到,哪敢在这里再做停留。出了大帐后向着一匹马狂冲了过去,只要上了马,完颜达自信可以逃得出去,不想跑得急了,没有注意到地上的一具尸体,被那尸体拌倒在地,手中的刀也脱手飞了出去,他这一摔倒。声音引起了哈拉苏达的那些亲卫的注意。这些人虽然也在寻欢作乐,但因为要保护哈拉苏达,所以也没有离得太远。见到光着身子地完颜达,众人自是大吃了一惊,一些人慌忙向那大帐跑去,另一些人则向完颜达扑了过来。

完颜达迅速的爬了起来,也顾不得再去捡起那把刀了,仍向着那马群跑过去,哈拉苏达的亲卫头领冷哼一声,弯弓搭箭,向完颜达一箭射去,完颜达听到弓弦的响声,本能的躲闪了一下,却没能完全避开,那一箭射在了他的肩头,完颜达闷哼,用更快的速度奔到了一匹马的旁边,纵身跳上了马背,正想扬长而去时,那名亲卫头领地第二支箭已经射了过来,这支箭没有射向完颜达,而是射在了那匹马地后腿上,那马吃痛之下,猛的跳了起来,将还没有坐稳的完颜达甩下了马背,这个时候,那些扑过来地人已到了完颜达的身边,对着完颜达便是拳打脚踢的,下手毫不留情,把完颜达打得昏了过去,这个时候,进入大帐的那几名哈拉苏达的亲卫看见他们的头人哈拉苏达死在了**,顿时惊得大喊起来。

那名亲卫头领听到喊声,愣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马蹄的震动声也清晰了起来,那哈拉苏达的亲卫头领的脸色也顿时变得惨白,这个时候这么大规模的马蹄声,任谁都该明白,是有人趁着这个机会来偷袭了,偏偏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头人哈拉苏达却又死了,那名哈拉苏达的亲卫头领心中哪还不明白,等待着他们哈拉苏部落的命运是什么。

数个呼吸之后,在哈拉苏部落战士们还没有明白过来,一支两万人的骑兵队伍冲进了这个营地,这些人并没有立既展开杀戮,而是高喊着要哈拉苏部落的人投降,但对于那些敢反抗的,则是毫不留情的射杀,在这些哈拉苏部落的战士还在寻找着哈拉苏达的身影的时候,这支来袭的队伍已经迅速的控制了整个营地的场面,那名哈拉苏达的亲卫一看来人的规模,心中也明白这支队伍是谁

道自己的这些族人反抗也没有用,只会的让哈拉苏部狠手灭掉,前面那个曾经强大的完颜部落便是一个例子。

那名亲卫头领也是个聪明人,当下丢了手中的兵刃,带着自己的手下率先投降了,同时,这名亲卫头领也没忘了完颜达,把他捆了起来,准备当做自己投降后送给对方的礼物。

这次来袭的人正是方羽派来的展昭与白玉堂,方羽在得到哈拉苏部落要去偷袭完颜部落的情报后,便做出了这个趁机捡便宜的决定,因为一旦解决了完颜部落与哈拉苏部落后,剩下的那一个较大的女真人部落就再也不可能是方羽他们的对手了。

展昭与白玉堂两个人原本以为多少要打上一场的,没想到哈拉苏部落的头人哈拉苏达竟在睡梦中被完颜达给杀了,造成了哈拉苏部落只有少数人的零星抵抗,绝大多数的人在那个哈拉苏达的亲卫头领投降后,也跟着选择了投降,展昭在夸奖了这个头领几句后,便将他任命为哈拉苏部落的临时头人,这人见展昭他们没有进行大屠杀,也没有要分解哈拉苏部落的打算,心中竟微微有了一丝感激,要知道在这草原与女真人的地盘上,失败往往就意味着部落的灭亡,展昭对他们网开一面的态度,在这样的地方,可算是仁慈了。

那名头领讨好的将完颜达献给了展昭,一旁的白玉堂看到全身光溜溜的这位完颜部落的头人,想起上一次攻打他们完颜部落时,这位也这么光溜溜的跑出来战斗的,当下心中觉得好笑,对着完颜达的子孙根轻踢了一脚,这一脚虽然力道不大,却足以让昏迷着的完颜达痛醒过来,展昭知道自己这些人可是完颜达的仇人,自然自己就没必要留下这样一个祸害,递给那个哈拉苏达的亲卫头领一把刀,让他杀了完颜达给哈拉苏达报仇,那个亲卫头领自是二话不说,一刀将完颜达的下身那家伙给割了下来,又将他的四肢砍断,让那完颜达受尽折磨,哀嚎了好长段时间才断气而亡。

展昭与白玉堂清点了一下战果,哈拉苏部落的俘虏有三千八百余人,从哈拉苏部落手中接管过来的完颜部落的俘虏有近千人,第二天,展昭与白玉堂两人带着队伍到了哈拉苏部落的营地,将哈拉苏部落的老人,女人和小孩以及他们的财物一起带往了呼伦城。

就在那完颜达哀嚎着走向死亡的时候,温苇云在方羽的面前开始脱下了她的第一件外衣,杨排凤象一个小树袋熊一样挂在了方羽的身上,将自己的的小香舌送给方羽品尝,两人的亲热让一旁的温苇云有些吃味,伸手拉着方羽道:“相公,你来帮我脱好不好。”

方羽放开杨排凤的芳唇,看着媚眼盈盈的温苇云,只见大帐内的火光照的她的双颊红艳艳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明媚动人的风韵,方羽的心中有一种火热感觉随着心脏跳动起来,忍不住打趣道:“不行,我说了要你自己脱好了等我的,那就必需得自己脱了。”

方羽说完,把温苇云也搂在怀中,看着怀中的两个娇美的人儿,不禁叹了一口气道:“这要是在我们那个汴梁城的家中多好啊。”

温苇云瞟了方羽一眼,道:“相公你想的到美,你的那个萱儿才不会陪着你这么荒唐哩。”

“苇云,你这话怎么象是在吃醋一样,要说起来,可就是你最不听话了,都做了我的女人了,还不安心的待在家里面,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万一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你是不是想让我为此难过一辈子,以后,你可不能这么任性,要乖,你知道么。”方羽轻咬了一下温苇云的耳垂,惹得温苇云低声的呻吟了一声,显然是动了情了。

杨排凤低垂着脸道:“羽哥哥,那你说我算不算听话。”

“凤儿乖,凤儿是最听话的了,来,凤儿你也自己把衣服脱下来好不好。”方羽低头也亲了杨排凤的脸上一下,小妮了娇憨可爱的模样,总让人会不由自主的会用上哄小孩子的手段。

正当方羽打算与温苇云,杨排凤她们好好的亲热时,大帐的门外有一个人道:“报告,方大人,属下有急事向你汇报。”听到来人的声音,方羽不禁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