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八二章 庭争上

第一百八二章 庭争(上)

绝色的美女,是男人就该喜欢,方羽对于美色的需求,与正常的男人一样,眼前的这个高丽女子确实是长得挺美的,所以方羽也不禁多看了两眼,那女子为方羽斟完了酒后,伸手摸了摸方羽的手,嘻嘻一笑,转身离去。

这个动作让方羽怔了一下,扫了一眼在场的高丽众人,只见那些高丽官员一个个扭开了脸,似是没有看见这里的事情一般,独有那高丽的皇帝王询眼睛有意无意的不断撇向自己,眼神有些闪烁不定。

方羽知道高丽的女子也是很没有社会地位的,刚才那个女子敢这么做,定然不是小宫女之类的身份,看这些人的态度,那女子多半就是王询的女儿了,而且应该是一个比较得王询所宠的女儿,否则可不敢跑到这宴会上来。

王询这时已经调整好了心态,举起杯子对方羽道:“方大人近来名声雀起,寡人早就想与方大人一见,今日这杯酒,寡人先干为敬。”

要说方羽虽然自认是宋国有使节,但他如今在辽国北边的地盘上拥有了自己的地盘与数万雄兵,实际上的地位而言,与高丽的这位皇帝也差不了很多,所以王询也没有在方羽面前托大,而是以平等的身份论交了。

“陛下说的太客气了,我大宋的汉人与贵国的百姓的交流与友谊可以说得上是源远流长的,今日方羽能见到陛下,也是我毕生的荣幸,愿我大宋与贵国的友谊能够继续的流传下去,我也借花献佛,敬陛下一杯。”方羽饮完了一杯酒后,又倒了一杯回敬王询。

“呵,呵,说的好,虽然寡人这一生从没到过中原的宋国,但一直心系向往之。寡人也希望高丽与宋国能够把两国的友谊继续发扬光大下去,宋大人来此,相信两国的今后有个更好的开始。”有些病恹恹的王询笑了笑,精神似乎比先前振作了一些。

双方这两杯酒下肚后,气氛也活跃了一些,一队高丽地歌姬走了进来,跳起了高丽的民族舞蹈,这个时候。王询以身体不适为由离去了,其他的高丽大臣在王询离开后,宴会上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许多的人上来敬方羽的酒。对于这样的应酬,方羽有些不耐烦,正在思量着是不是该告辞回去时,一个太监过来把方羽请到了高丽皇宫的御花园中。王询早已在一个亭子中等候着他,王询地身后站着一个女子,正是先前为方羽倒酒的那个女子,见了方羽走过来。一双眼睛亮闪闪的盯着方羽,王询也没有与方羽做太多的客气礼节,邀请方羽随意地坐下。方羽也同样没有与王询客气。坐在了一个铺好了软垫的石凳上。随后,王询便开门见山的道:“此次冒昧的把方大人请来。若有不周之处,还请方大人见谅,如今方大人在辽国地北部迅速的崛起,统一辽国那些北地的野蛮人部落看来是指日可待之事,不过方大人的崛起,却是成了辽国人地心腹大患,辽国是必欲除方大人才甘心的,寡人的高丽乃边陲小国,这些年来一直生活在辽国地**威之下,虽有心与宋国交好,却是难拒辽国地兵锋,此番请方大人前来,便是请方大人代为牵线,希望能与宋国订下重修友好。”

几个月前,大宋曾派出使节到了高丽,那时方羽地势力还不大,所以王询也没多想便拒绝了大宋使节友好协议,谁知几个月后,方羽的势力急剧澎涨,成为高丽旁边一股不可小视地势力,所以王询回过头来,希望暗地里与方羽和大宋订下一个友好的盟约,以便在以后的方羽与辽国的战争中得到主动权,这个主动权的目标自然就是让高丽能够渔翁得利了。

方羽自是清楚王询这时的打算,不过他这个时候也得与高丽交好才行,有很多的物资想从大宋过来的话,只能是通过高丽才行,见王询已经主动放低了姿态,方羽也不好漫天说价,微微一笑道:“陛下说客气话了,只要陛下愿意,我自是愿为大宋与贵国的友谊而尽上自己的一份心力了,若是陛下能够行个通商的方便,我想,陛下应该很清楚,只要我的那点军事力量还存在,辽国的兵锋以后是没有闲余的时间对陛下造成什么威胁的。”

“对于通商之事,方大人可以与派出人来与寡人的大臣们商量,寡人也不多说什么,唇齿相依的道理,寡人还是明白的。”王询爽快的答应了方羽的要求,对于高丽来说,加大与宋

羽的贸易,对高丽也是一件好事。

方羽见王询对于通商答应的爽快,在其后的一些协议中也没有与王询太过纠缠,双方初步达成了一个秘密同盟的协议,倒也各自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那个站在王询身后的女子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一双眼睛不停的在方羽的身上来回的巡视着,眼波儿一闪一闪的,显然对方羽是很感兴趣,在方羽与王询各自做下了口头承诺后,方羽便告辞离去,回去的时候,那王询没有让方羽空手而回,送了四名漂亮的高丽美女给方羽。

那名站在王询身后的女子直到方羽走的没了身影之后,依旧有些痴痴的望着方羽离去的方向,那王询见这女子的神情,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

赵祯皱了一下眉头,他没有想到八王爷的态度是如此的坚决,在今天的早朝上商讨是否支援方羽一事,八王爷竟是反对最坚决的一个,其实赵祯也明白八王爷是担心什么,是怕方羽的势力壮大后,出现尾大难掉的事,不过在赵祯看来这事却是没得必要的,他相信方羽,更何况,赵祯觉得,方羽能够在北方对辽国构成威胁,对大宋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就算方羽真的在北方称王,那又有什么,毕竟那个地方是个蛮荒之地,大宋也管不到那儿去,反而落在了方羽手中后,对大宋的好处那可不是一点两点的。

赵祯希望方羽在北方的实力能够更强一点儿,不过其他的人可就不是这么想的,对丁谓来说,他始终都是把方羽当自己的敌人看待,凡是对方羽有利的事,他都会反对,对方羽不利的事,他都会在其中推波助澜,而八王爷倒是没把方羽当敌人,在他的意识里,方羽是大宋的臣子,就该遵守一个做臣子的本份,方羽所拥有的一切,都该是大宋皇家所有的,方羽手中现在所握的几万雄兵,在八王爷看来,也该是大宋的,而大宋皇帝祖宗的家法就是不是让手下的臣民真正的掌握住军队,在朝议上,八王爷甚至异想天开的认为该派人过去接管方羽的军队,将这支武装力量纳入大宋皇家的掌中。

对于八王爷的提议,赵祯再傻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首先是在赵祯心中,他还是把方羽当了自己的大哥的,这样一做,兄弟之间的情义就没有了,另外一点就是,那支军队是方羽一手拉扯起来的,在那种不受大宋所管辖的地方,就算方羽肯把军队交出来,那些方羽手下将领与士兵也不会听从这些大宋所派过去的人的,所以对于八王爷的提议,碍于八王爷的老面子,赵祯只能是装做没有听见,尽管八王爷说出这个提议的时候声音很大,赵祯仍是装聋做了哑,便是刘太后也轻微的哼了一下,显示了她对这个提议的不满。

丁谓心中也明白赵祯与刘太后在心里是偏向于方羽的的,只是大宋的皇帝一般都还是比较讲究一点民主的,以显示自己是个明君,特别是赵祯这个人,更是比较仁慈的,只要不太激怒他,一般还是不会轻易的责罚大臣的,见八王爷的提议被赵祯漠视,便上前奏道:“皇上,八王爷的提议虽然有些偏颇,却是解决此事最好的策略,臣以为,此事不可过急,无须太早将那方大人招回来,皇上只须派一名监军过去帮助方大人既可。”

丁谓这个主意却是极恶毒的,他不希望那个方羽再回来,他建议赵祯派一名监军过去,好象这种方法比八王爷的更容易行得通,其实却是不然,八王爷的想法虽然是异想天开,但以方羽与赵祯之间的交情,方羽还真可能会交出手中的兵力而回到大宋,但若按了丁谓的方法,只派一个监军过去,表面上是容易被方羽所接受,但实际上首先一点就是让方羽知道了赵祯对他的不信任,其次就是大宋历来以监军管着军队的将领,双方之间的磨擦是少不了,以方羽那样的个性,只怕一怒之间就会把那个监军给杀了,那样的话,方羽就成了大宋的叛逆,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赵祯没有明白丁谓心中所包藏的祸心,一时之间沉吟了起来,偷眼看了一下刘太后,却见刘太后脸上并没什么表情,这个时候,一个胡须发白的老将站了出来,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