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6章 虎下山

第六章 虎下山

捕快的惨叫声大喝声并没有立刻惊动他在营地的同伙,两者间离得有点远。~~ . ~~apyyy.??快读小说但梁纲也知道,这儿的情况早晚会被那群捕快给知道的。所以他在料理了那个捕快之后,搜取了二人身上的干粮和银钱,就立刻撒丫子跑路。

九环钢刀照旧背在身上,虽然重了些,但质量值得信任。不像那捕快用的腰刀,轻快是轻快,可就是不顶事,才干了一架,刀刃就已经卷了。

梁纲一边走着一边慢慢的往嘴里塞着干粮,忍着大口吃食的**,他每一口都是嚼了再嚼这才咽下肚里。这时候是不能猛吃猛喝的,久饥之下那是要坏事儿的。

反正他现在有的是时间,今晚上是准备熬半宿走夜路的,吃得再慢也有完事的那一刻。

不是他不想休息,说实话梁纲现在的身体已经非常疲惫的了,但之所以要硬撑下去,就是因为时间不等人。那群捕快发现同伴死命之后,必然知道事情不好,他们不见得会立刻追来,但一定会尽快报告给上司的。

报告给上司,就是意味着清兵将领会马上知道自己已经跳出了他们的搜索区,数百名清兵会立刻调转矛头再度追来。同时还意味着自己的行踪已经被暴lù……

而行踪被暴lù的后果是什么,梁纲心里很清楚。主导追捕事宜的清军将领完全可以从别的地方再度调来兵马封死大阜山的西面出口,之后就是上千人的合拢搜捕。

为了不让自己杯具,他只有尽快的钻出大阜山,跑到了人口稠密的地带中去。[本章由W..为您提供]

深夜,顶着满头的繁星,梁纲步履蹒跚的在山林中mō索。

突然,“哗哗哗――”,一阵急湍的水流声隐隐的从前方传来,他抬头往前一看,朦朦的星光下远远地一道瀑布挂落。

瀑布不甚大,在这里看似乎就只有一条带子宽,但已经让梁纲欣喜莫名,“好好好――”心中嗷嗷叫着,他奋力的向那边跑去。

再小的瀑布也是有噪声的,所以那边上肯定没大型野兽存在,正适合他睡觉。梁纲现在疲惫yù死,只要脑子里那根弦松弛下来,不要说是瀑布声就是耳边响起九天落雷,他也会纹丝不动。

约莫走了大半个小时的路,梁纲才算是走到了地方。望了一眼眼前的小瀑布,他就和衣躺倒在地。全身力气像是瞬间被chōu空了一样,啊――,浑身都是酸痛,连动动指头的力气都欠。

片刻之后,他沉沉睡去,再醒来时已经是太阳初升了。

耳际首先传来瀑布飞泻的“轰隆”声,其中还夹杂着鸟雀的清鸣声,四周一片宁谧。梁纲翻身坐起,只见头上的瀑布由高崖上奔泻而落,有十多米的落差,身旁的水潭受瀑流冲击,白làng翻滚如雪……

无所谓的挑了挑眉,如果这瀑流再大上十倍,高度再翻上一番,倒是能称得上宏伟,而现在么――这真算的是瀑布?

宏伟雄奇梁纲感觉不到,他能感受的只有那弥漫开来的清凉水汽。掏出一块面饼狼吞虎咽的吃下,再在水潭边灌下一肚子凉水,梁纲起身顺着水潭流淌下的溪流大踏步往山下走去。

这水潭流出的这条溪水方向竟是向西面去的,很显然顺着这条溪水往下走就可以下山了。梁纲心里充满了涌动,下山,下山,只要一想到这两个字他就兴奋无比。

――――――――――――――――――――――――――――

小树林中,梁纲一切收拾妥当。最后一次对着水洼‘照镜子’,看着头上缠裹着的布条,还是怎么看怎么别扭。“脑袋上裹布,充什么印度阿三?”

扭扭头,感受一下脑袋后面猪尾巴辫子的威力,更觉得恶心,这可是死人身上的东西。

为了出山后不引起“轰动”,梁纲事前可是做好了完全准备的。昨个那一战后,他不仅mō走了两名捕快全部的干粮和随身银钱,更割下了其中一人的发辫,还从两人的衣服上截取了两大块布料。这其中的一块当做了九环钢刀的裹刀布,另一块就成了他头上的裹脑袋布。把辫子用细布条绑起来吊在自己脑袋后面,然后再用布条裹上脑袋。虽然这样的装扮在这个季节显得是无比的怪异,可总算是比短发入人眼来的强吧?

深吸了一口气,梁纲对着水面呲牙咧嘴一笑。然后站起身来,拎上倚在一边的九环钢刀,大踏步的向着前面的村落走去。

身上还是那一套短打布衣,xiōng口上的真正血迹是洗不净的,可别的那些染sè剂却已经褪sè的差不多了,大致上看一眼还不至于吓人一跳。

小村落坐落在大阜山脚下,不远处挨着大阜山南的地方就修着的有一条官道,是连通枣阳县和随州城之间的。

无论在什么年代,修的最好的路一准是官道。在这儿的人一眼就能区别出官道和别的路来,路面宽,平整,压的也结实,这就是官道的最基本特征。梁纲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半山腰处看到的那一条大路就是官道,却也不妨碍他就认准了那条路。感觉告诉他,顺着大路走一定能撞到大点的镇子,或是县城。

不过在上路之前,他还需要到山脚下的小村落走一趟,准确的说是到小村村头处的小店里走一遭。

这个小店mén口有一条小路经过,直接通到那条大路上,显然是村里人经常走的。在梁纲看了,小店的生意怕也正是因此才做的下去,主要的客人是大路上过往的行人,而非小店背靠着的这个小村。店面旁边还有一棵大柳树,一个酒旗幌子斜斜的挂在树杈上,极有古风韵味。大柳树后是一个简易的草棚,立着一个石槽。此时里面就有一匹枣红sè马匹在进食草料,草棚边还有一个卸了驾的马车。

梁纲离得老远就看到了这个酒幌子,当下就吞咽起了口水,这对他而言可比什么都有吸引力。想想口袋中那些已经发馊味的干粮,再想想香喷喷的jī鸭féiròu……不行了,真的忍不住了。

几乎是一溜小跑的进了小店,“老板,切些熟ròu上来,要快――”梁纲伸手mō着怀中的钱袋,里面的银钱不多可也应该够自己吃喝一顿的了。古代的物价便宜不是么,再说了这钱袋子里也有几块小碎银,加起来够不够一两他不知道,但想来吃顿饭是绝对够的。

然而话音还没落下,梁纲迈出的脚步就停下了,满面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呵呵,真没想到,这出山第一天,在这样的小店里竟然见到美nv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