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8章 银子还是很值钱的!

第八章 银子还是很值钱的!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ps:3000++,

“老板,再切些猪头ròu、羊ròu,卤jī也再来一只,还有油饼!”梁纲大声的叫喝着,他已经快吃结束了。\\ō着自己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这鬼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说不准他什么时候就暴lù了。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后天,而更多的可能就是在今天。到了那个时候,他就免不了要再次逃窜。而在逃窜中,吃的东西就是最重要的。

“咦,不对,还有喝的。”梁纲想到了这儿不是溪流遍地的大阜山、栲栳山,而是在平原。“似乎酒店中是有酒葫芦的”,梁纲仰起头在小店里找起来。

“打包?”店掌柜愣住了,这位大爷嘴里面怎么都是些稀奇古怪的词儿。那‘老板’他还可以理解成是在叫自己,虽然他真的没有什么资格称做‘老板’。可‘打包’是什么呢?

这时候他的儿子捧着一个包裹走了过来,是梁纲所要的猪头ròu、羊ròu、卤jī和油饼,他刚才在厨房中已经切好了。五斤猪头ròu,五斤熟羊ròu,一只近三斤重的卤jī,还有两斤的油饼。

四样中数油饼的量最小,这当然不是他舍不得,而是因为他不敢把油饼切得太多。因为油饼分量轻,若也是五斤的话,那块头就比猪头ròu、羊ròu大的太多了。想到那只三斤重的卤jī,他就有意无意的切了两斤,也凑够了一个五斤。

他老子已经吩咐过他了,要把一切做到最好,所以在用纸张包了猪头ròu、羊ròu、卤jī和油饼之后,他又找了一块方布,把那四个纸包都放在了方布中,打成了一个包。

“这难道就是打包?”老掌柜稀罕了,看着自己儿子捧过来的包裹他唏嘘了,难道这外地就已经兴起‘打包’了?梁纲进店之后说的就是普通话,老掌柜自然不知道这是哪地方的方言,可也知道这不是本地话,梁纲不是本地人。**?网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他儿子还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已经为自己老子解决了一个难题。当下老掌柜向着梁纲应了一声,从柜台中chōu出了四张大纸来,快步走到梁纲桌前,小心的打起了包来。

看着老掌柜用纸来包东西,梁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不小心把二十一世纪的习惯给带到清朝了。拍了一下自己的大tuǐ,梁纲暗暗提醒自己,这样的错误决不能犯第二次了,现在自己是在清朝而不是在二十一世纪。

“老板,你这……有没有酒葫芦啊?”中间话音顿了一下,梁纲又反应了过来,自己叫人家老板是不是不太合适啊?记得电视里,古代酒店、客栈还有一些小商户,都是称掌柜的的。但随即他又想到,到了现在才改口是不是有些晚了?是不是太落痕迹了?想到这,梁纲决定这里就不改了。

“酒葫芦?”老掌柜连忙点头,“有,有。您稍等着……”说着直起腰来,转头向自己儿子叫道,“老二,你去把那酒葫芦拿来给客人。”店里实际上并没有什么酒葫芦,有的一个也仅仅是老掌柜自己在用,平日里都是放在厨房的。他儿子当然清楚这一点,但也更记得他老爹的吩咐——务必要伺候好这位大爷,所以一点头转身就回了厨房。

“客官,您这葫芦里是准备……”一边包着东西,老掌柜一边向梁纲询问道。

“米酒,还装米酒。”湖北的米酒就是不错,这样一个无名小店里的米酒的味道就很好,不愧是出了孝感这个天下闻名的米酒之乡的地方。

“好嘞,您就稍等——老二,装米酒!”

老掌柜实在是太客气了,现在nòng得梁纲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老掌柜的年纪比他大这么多,都够当他爹的了。现在反倒小心翼翼的处处讨好他。要是再不‘讲道理’,说不过去啊,真说不过去!

伸手从怀中掏出了那个钱袋,梁纲松开了袋口,头朝下(桌面)一股脑的全倒了出来。

一堆铜钱,中间夹杂着几小块碎银。

“你看看,够不够!”梁纲嘴里说着,心里想道:反正就这么多了,够了最好,不够也没办法。

最好是够,我可不想“不讲道理”,吃霸王餐!

老掌柜忙忙点头,“够了够了”,呆了一下又接着改口说,“多了,多了!”从中检出了两小块碎银,向梁纲比划道:“这些就够了。”

那堆铜钱约莫有一百多个,看着多但真的是不值什么钱。反倒是五块小碎银中,最小的一块怕也会比这堆铜钱来得多。

梁纲实在是没什么价值观念,在他的脑子里银子是不怎么值钱的。虽然理智告诉他,对于普通的老百姓而言,一两银子都是极有价值的,可想到电视剧中无数主角以“万两”为单位计的财富,想到电视剧中无数主角用成锭成锭的银子当零huā的场面,这五块小碎银子在他眼中还真的是珍贵不起来。

老掌柜这是在给梁纲上了一课啊!

咧了咧嘴,梁纲又把铜钱和三块碎银装进了钱袋中,扎好口后他要的打包也已经结束了。剩下的那些连同他又要的,一起包进了包裹之中。在包裹的一边,是立着的一个黄皮葫芦,显然就是酒葫芦了。

一根红绳系在葫芦上下两半的中间,正好可以吊在腰间。

“好嘞,走了!”包裹背上肩,葫芦挎上腰,梁纲拎起九环钢刀,向着老掌柜打了声招呼,转身走出了小店。

“咦,斗笠??”就在他迈出店mén的瞬间,mén口挂着的一个物件映入了梁纲的眼睛。

想想自己头上裹着的布条,再有脑袋后面拖着的猪尾巴辫子,梁纲前行的身影立刻折了回来。

看着被自己吓了一跳张口结舌中的老掌柜,梁纲玩味的一笑,自己这一走想必店里的人都会轻松很多吧!伸手从mén后取下了那个斗笠,“这个借用一下——”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再去看对面一眼……

李元清大松了一口气,这煞星总算是走了。一眼都没再看是最好不过了,这代表人家真的没把自己父nv看在眼里,自然也就无从谈起结怨不结怨。虽然方才梁纲的表现很大度,可李元清心里依旧有些忐忑,唯恐梁纲在饭后生事。何况这梁纲一看就知道是缺钱huā的,而他们父nv偏偏就是一身富贵装扮,身边更有两个下人跟随……

“爹,您说这人会不会就是那个被……”通过小店的窗户,李盈盈看到梁纲确实是走远了,当即就忍不住问出自己心中的疑huò。

小店就坐落在大阜山脚下,而那人听说也是在大阜山里隐匿的……想到传闻,再看梁纲头上裹布条的古怪装扮,李盈盈的眼睛闪闪发亮。

“住口!”李元清一听nv儿这样说心里大惊,这话是能当着外人说的么?当即打断了她的话,接着就大声斥道,“nv孩子家,关心这个干吗?”谁都不是傻瓜,李盈盈能想到的,李元清又如何会想不到?老掌柜又如何会想不到?就是那两个下人,心理面肯定也有猜测。毕竟短máo反贼的事儿在地方上已经传扬开来,如此兴师动众,上千人的围捕,又牵扯到了枣阳,不但在德安府传的沸沸扬扬,就是在襄阳府也多有人听闻。

不过自家仅仅是个生意人,跟这种人不是一条道的,丁点也沾染不得。只把他当做是一寻常人,小店里遇到的一寻常客,一句不该说的话都不能说!李元清心里头想着这些,再看看自己nv儿靓丽的面容,不由得想到此次回老宅的那一档子事,也不知道nv儿能不能入叔母的眼?心头虽然憋闷于宗家不拿自己这个旁支当亲人看,可还是儿nv的前途为重。儿子不管怎样总算是入了族学,日后举秀才也多了分把握。而nv儿若也能被叔母看中……

李元清心思重重。说实话,他如此害怕招惹梁纲,并不仅仅是因为惧怕梁纲见财起意,他随身的也就是一二百两银子,李家财产固然不丰,在襄阳城中也排不上什么名号,可就这点银子李元清还不至于太放在眼中,和自身的安全相比这点损失他还是损失的起的。

李元清真正害怕的是梁纲在见财起意之后更见sè起意。

nv儿是万万不容有失的,这不仅是因为有叔母那档子事,也不仅仅是因为nv儿的安危已经关乎到了儿子的前途自己一家人的前途,最主要的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心头ròu,是自己爱在心头捧在手上的掌上明珠。

“走吧!”李元清说道。实际上他们四人早在梁纲结束之前就已经吃好了,但因为怕触动梁纲,所以就一直坐在座位上等着。现在梁纲已经走远了,他们也该上路了。

两名下人,年纪大的那位立刻出了店mén去套马车,年纪小的那个则走向了柜台,付饭钱。

两人一个是车夫,一个是长随,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一个是司机,一个是秘书,都当是李元清极可靠的人。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