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18章 建班底,真难!

第十八章 建班底,真难!

夜空中,一轮明月高悬,挥洒下片片皎洁的月光……

兴隆集,元和yào铺。^^网^e^看 免费 提供 ^^apyyy.??快读小说

夜幕已经降临多时,小镇早已经陷入沉寂,唯一可闻的就是不时响起的几声犬吠。距离yào铺不远的地方,一处可供隐匿在暗影中,梁纲在静静地等待着。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两更、三更、四更、五更……yào铺始终不见丝毫的动静。

东方的天际已经有了一丝发白,望着元和yào铺,淡然的微笑浮现在了梁纲嘴角。

陈家基本上可以确认是通过了这一次考验。

事实上在昨天上午,梁纲与陈广亮分手之后,他就立刻转身去了镇子南头,守着杨家集商贩来往最繁荣的大道等了不到半个时辰便找了一个合适的目标,用十两银子成功的强买下一匹马。然后梁纲骑马就顺着随州枣阳间的官道一路赶了去。

当然了,这其间他下大路穿小道的时候也很多,毕竟清兵查的还是很紧的,官道上隔个五六里设的就有一个哨卡。而且他所骑的这匹马也仅仅是一匹驮马,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供人骑的奔马,还有就是他自身的骑术,梁纲当初只是跟着一个马术队的朋友学过几天,纯粹就是一个半半窍。

这一来而去的真的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等到梁纲赶到兴隆集外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

也幸好半个月的搜捕过去了,因为一直没见到梁纲半点的踪迹,枣阳县的清兵衙役早就松懈了。尤其是在前两天梁纲在界牌口闹出了那么一场大事之后,随着往来商人路客的口口相传,才三天的时间不到事情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枣阳。*\\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哦,原来他是去随州了,怪不得咱这儿找不到呢!”枣阳县一众清兵衙役当下是纷纷大悟,卡哨清查也就随之更加的松懈了。同时心下也纷纷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没撞到那短máo反贼。

想想界牌口,那可是一场了不得的祸事啊,一下子被干掉了八个人,真正的是官兵了(有官又有兵)。多少年了,湖北还没出现过这么悍的“匪贼”!

——短máo匪大闹界牌口。

瞧着这名字听着多喜庆,反正是不在枣阳地界。那些个辛苦了好一阵清兵、衙役是完全放松了下来。至于知县老爷姚立群是如何的如坐针毡、如受火烤,他们就全然管不着了。

把九环钢刀藏起来后,梁纲骑着马光明正大的进了兴隆集,他没往元和yào铺附近去靠,而是在镇子西头的一家小客栈住了下来,并且在与店小二、店老板聊天时轻易地打听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

陈氏父子已经走了,申时时分父子俩就赶着马车去了襄阳,听那老子陈和轩说,他是怕了那短máo匪了。

老陈家当初告过短máo匪的状,那家伙如此厉害,又是心狠手辣,万一跑回枣阳来报复怎么办?就凭他陈家父子俩,人少力薄可挡不住人家两刀劈的。所以呀,趁早就搬去襄阳城中住,镇子上的这间yào铺和一应家当,这两天就准备全都出手……

兴隆集并不甚大,yào铺更是只有两家,除了镇中的元和yào铺外就只有镇西头,梁纲所住的这家小客栈斜对面的那家德安yào铺,所以陈家盘卖元和yào铺的消息不用一个时辰就已经在镇子里传的沸沸扬扬,客栈里的店老板和小二都知道。

而且梁纲还从店老板那得知,陈家因为陈和轩、陈广亮父子都去了襄阳城,家中没个男人帮衬,谈生意更不是fù道人家能出面的,所以就已经让人分别送信给娘家舅哥以及乡下的姑爷了,打算明天等陈李氏的兄长和自家的姑爷到了后就正式开卖。

陈和轩是独子,可陈广亮却还有一个姐姐,多年前就已经嫁到了乡下。梁纲甚至还知道他姐夫家有个兄弟考上了秀才,这是陈广亮一时嘴上没把mén炫耀来的。因为没有分家,所以他姐夫家就靠着那个兄弟秀才的身份全家就不用服徭役,最近几年日子过的还算有些起sè。但要说他们家是在具体的什么地方,他却是不知。而陈李氏的娘家人在哪儿,梁纲就更不知道了。

“如此来看,陈李氏、陈王氏她们倒是没有准备逃走的打算!否则陈李氏也不会叫自己哥哥和nv婿过来了。”梁纲心中暗咐道。虽然他的这个考验,在检验过程中有着太多的不确定,不到最后一刻就根本不能下最终结论,可现在看陈家似乎没起什么幺蛾子,是在老老实实的给自己办事。

这个结论固然还有待于时间的检验,可梁纲心里却十分愿意最终能得出一个这样的结论来,因为他真的不想胡luàn杀人,尤其还是自己认识的!

陈家一家人给他的印象还不错,之间相处的也有了一段时间,梁纲并不想跟他们血光相见。并且他需要一个安全的落脚点,陈氏一家真的是一个很适合的选择。大家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又都有触犯法律的‘前科’,陈家经营的业务本身也是梁纲所必须预备的,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合适。

说实话,梁纲是真怕陈家父子在跟自己耍huā招。比如说陈和轩、陈广亮怕自己一直跟在他们身后,是在故意考验、监视他们,而本身又被那一千五百两银子mí昏了头,所以就故意做出一副一切都按自己的吩咐来办的样子,自己和儿子先载着那一千五百两银子去襄阳(最终目的地不确定),以此来míhuò自己,让自己放松,而到了晚上后则让妻子儿媳带着孙子、孙nv趁夜逃出,一家人在什么地方汇合然后带着银子远走高飞,或是最终再摆自己一道,给衙mén打个小报告什么的……

当然,陈氏父子也可以选择直接带着银子走人,而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抛下,要是那样梁纲绝对是要吃瘪。

但是后一种情况发生的可能xìng几乎没有,那般丧尽天良的人天底下虽不是没有,可也不会像青菜萝卜一样随处可见。至少陈家那父子不是,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

所以,为了防止前一种情况的出现,梁纲在这儿守了整整一夜。

情况是可喜的。带着满意的笑容梁纲在第一声公jī打鸣后转回到了客栈房间。

这天上午,梁纲hún在人群中瞧了一阵元和yào铺的热闹后,欣然打马奔往了杨家集。

又是一路的躲躲藏藏,傍晚时分在杨家集北面的一处树林中梁纲再次见到了陈广亮。

最后一点的担心也消散了!不管陈家人是如何想的,反正他们已经做出了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初步成了自己的人。

梁纲只要结果,只看结果,现在的他还没资格去讲究过程。“唉,想要个可靠的手下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