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20章 刘府大管家

第二十章 刘府大管家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看到刘占奇进mén,梁纲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网^e^看?免费?提供?^^yyy.??YY手机小说就像一点都没看到对方愤怒的表情,人依旧稳坐在木凳上,脸上带着一股淡然的微笑上下打量着对方。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房间中的这一幕让刘占奇瞬间失去了理智,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头顶上所笼罩的那一片油油绿光,无可遏止的怒火从他眼睛里冒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整个人就像是一头被jī怒的雄师。

梁纲脸上所带的微笑在他看来就是得了便宜后的自得以及对自己的彻底蔑视,“小王八羔子,老子……”两眼怒睁,刘占奇双眉根根竖起,额头上也是青筋道道暴lù,整个人立刻进入了攻击状态,大声喝骂的同时自身也像是扑鼠之猫向着梁纲扑来。

“找死!”不屑的一笑,梁纲手上一动。

“啪——”眼前一道影子闪过,刘占奇根本没什么反应脸部就已经被梁纲扔出的茶盏击中,瞬间的疼痛让他忘乎了所以,原本已经喊出了半截的叫骂声当即被打回了肚子里去。

不等他回过神,梁纲人就站起,脚下一滑,已经到了刘占奇身前。刘占奇脸部被茶盏狠狠地砸了一下,根本睁不开眼,还是连反应都没有,就被梁纲一脚踹的身体倒飞。剧烈的疼痛让刘占奇陷入了恍惚状态,可是事情还没完,梁纲一手揪住他的衣服,像是提一只癞皮狗一样生生的提了起来,接着就是一阵空间失衡,刘占奇整个人腾空而起,在半空中旋转了一个跟头后重重的砸在了铺地的青砖上。

看着昏死亡过去的刘占奇,梁纲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反正这是个独立的院子,闹得再响亮也不会传出去,至少这点声音是传不出去的。再把刘占奇提起来,抖手扔进chuáng里,半拉身子压在了那个叫秀娘的nv人身上。

一点动静没有,“这说明人还昏着呢!”梁纲吸了下牙huā子,这可都过一个时辰了。

自己不是专业的,干活果然不如专业人士来的强,下手就是没个轻重。\\??í群2∴⑴㈨⑸\\他才进这个院子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不惊动外人(小院依附刘府而建,院墙是连载一的),就偷mō到这娘俩身后照着秀娘娘俩的脖子上啪啪给了两下。这事情梁纲真还没干过,他只知道用力大的话给人脖子上来一下能让人昏过去,当然脑袋也行,只是后者危险xìng太高。

但没干过就代表着没有经验,不知道个轻重。而且他心里也有点小担心,唯恐下手轻了打不昏人。这俩一个是娘们一个是小孩,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眼sè的,若是俩不知道轻重的,张口闹腾了起来,万一惊动了外面的人,事情可就不妙了。梁纲手中是沾了不少血,可他也不是什么杀人狂,平白无故的干嘛伤人xìng命?何况还是fùnv和孩子。

而且还会惊动目标。

梁纲就用力砍(手刀)了下去,其结果就是眼前的这个样子,不管是当娘的还是当孩子的都一直在昏mí中不见醒来,眼看时间都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了。

当两刘占奇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是躺在chuáng上的,一只tuǐ还压在秀娘身上。这个很得自己心意的nv人正双手被捆、嘴也被绑住的昏睡在自己身旁,chuáng的最里面还窝着一个同一副模样的小孩。

刘占奇脑子里立刻回忆起了之前发生的事,心中顿时一阵胆颤,反shèxìng的就要起身扭头去找梁纲的身影。“啊……”浑身的酸痛立刻让刘占奇叫出了声来,挨了那么狠的一顿揍,他现在感觉着自己的身子骨都快要零散了。

“嘶……”倒吸一口冷气,刘占奇不敢在有大的动作了,再次躺下剧痛立刻减轻了不少,可这样的疼痛依然折磨着这位已经过了十年舒坦日子的刘府大管家。

“首先,跟你说一句,你脑袋上没变绿,还请安心。”梁纲笑着说道,眼前这家伙对他还有很大用处,不能让他心底真的生出怨恨了。而“夺妻”这玩意,只要是个男人就不会忘记。

刘占奇身子一僵,挨了这顿打,他是真怕了梁纲了。但无疑,听了梁纲的话,他心里也好过了一点,同时也有了一些底气。对方能如此,这就说明他不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至少还有一些底线良知。而且能给自己一个解释,这也说明对方不管所求如何,在目标没达到之前就不会下狠手伤及自己的xìng命。

刘占奇扭过头去,正瞧见几步外木凳上坐着的梁纲,还是他进mén时看到的那个位置。刘占奇是个聪明人,做事情会用脑子同时他看人的眼光也tǐng毒,所以根本就不敢高喊求救或是再对梁纲做恶言相对。刘占奇从梁纲微笑的双目中,捕捉到了一丝戏谑的意味,再想到之前的一顿暴打,心下更是小心,这样的人若是惹怒了,他能有几条xìng命可供对方施狠手的?

“好……好汉,不知好汉想要什么……”刘占奇陪着笑脸,小心的向着梁纲问道。

之前他脸上被茶盏砸中所留下的淤痕还没有消散,现在笑脸一陪却是真的让人瞧着有几分可笑了。

梁纲随手拿下了头上的瓜皮帽,一头寸许短发在明亮的灯光下清晰可见,看着刘占奇双眼凸瞪一副见鬼了的惊悸模样,他笑着问道,“知道我是谁么?”

“知……知道……大爷……大爷……”刘占奇惊讶的话都讲不出了,再也不敢躺在chuáng上,不顾浑身的酸痛利索的翻身坐起。他此时心中的震惊、骇怕已经远远超过了身上的酸痛感,用后世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jīng神战胜了伤痛。

梁纲手上一番,右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寒光凌烈的匕首,冲着刘占奇随手一抖。“嘟——”铁木jiāo结声传出。匕首命中了刘占奇长袍的下摆中央,也就是shè中了两条大tuǐ中间,匕首串着长袍正中chuáng帮。

只要再往上提上半臂距离,匕首就会正中……刘占奇的动作立刻为之一僵,剩下的话也全部给堵回了肚子里去。

眉宇轻扬,梁纲脸上的微笑丝毫不变,刘占奇却是感觉两tuǐ之间凉兮兮的,浑身直哆嗦。梁纲shè出了匕首,他就站在chuáng边不敢再向前迈出一步,同时更不敢擅自坐下。

“我问你答,明白么?”

“明白,明白。”刘占奇额头上冒出了一片冷汗,“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梁纲赞许的向着刘占奇点了点头,要开正题了,先让他安安心,“那好,我问你,刘家到底有多少家产,值多少银子?”

看到梁纲的点头刘占奇心中登时安稳了一点,可随着梁纲问题的道出,苦笑便浮现在了他的脸上,可看着眼前梁纲坚定地神情,刘占奇知道这个问题自己必须回答。

梁纲两眼直直的看着刘占奇,清冷的目光中隐隐透着一股杀意,只要刘占奇耍半点的huā样,他绝对会在刘占奇身上给他留下一处‘永恒的纪念’。

自己为什么不直接去刘府,还不就是因为刘家的家业太大,比起靠赌坊发家的杜新坤,刘家扩张时期吃的更狠,随后的生意做得更大。无论是比产业还是比家底,杜新坤和刘家比那都是孙子辈的。

仅依靠陈广亮打听到的消息,梁纲就已知道,刘家单水旱田就有两千亩以上,其中上等水田至少就有四百亩。而镇中还有一家当铺、一家货栈(强买强卖),和众所周知的高利贷生意,这些东西可都是刘家吸人血得来的。难道梁纲就只往刘府大院走一趟而不顾其他的了?那简直就是丢了西瓜捡粒芝麻嘛!

杀刘占生容易,取了刘府大院中的金银也容易,但难的是如何把刘家的产业一锅端了。

就像《潜伏》中吴站长一直搜刮汉jiān穆连城古董这儿事,当发现穆已将大多数财产都转移倒了日本时,吴站长不由得顿足长叹:国家的财产,那是一点不能碰,可这个家伙的……(指穆连城)搜刮光又算什么!

梁纲现在就是这种心理,平民大众的钱财他不会去抢去劫,可像刘家这样的劣绅,死有余辜之辈,搜刮光又有何不可?不拿难道还留着准备给刘占生的两个儿子分家产?

所以,就是基于这个想法梁纲才没有像对付杜新坤一样直接杀到刘府去,而是在细细琢磨好几天后,终于把首选目标敲定到了刘府大管家刘占奇身上。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