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26章 老教头张汉潮

第二十六章 老教头张汉潮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今天日子不同寻常,又有九百多万人走上了刑场!

默哀三分钟!

这几人中,刘之协的辈分最高,可惜他似乎没为起义做出什么贡献来,收了宋之清为弟子,但没过多久二人又闹翻了。[本章由W..为您提供]yyy.??YY手机小说至于具体是什么原因,梁纲却是不知,他那时又不关心这个。

宋之清把三益教拉出了三阳教,自立为西天大乘教,为反清起义自是做出了很大贡献,可惜死得早了点,还没起义呢,就让清廷给抓了。

齐林也是一样,他是王聪儿的丈夫,宋之清五大弟子之首,西天大乘教襄阳教区的大师傅,明面上的身份还是襄阳府衙的总差官,后来和宋之清等人一起死于六省教案。

如果说从身份上来论,刘之协、宋之清和齐林都属于白莲教高层,那姚之福就只能算是教中骨干,他是齐林的弟子,也算是王聪儿的弟子,身份只是个三代。大起义时他和王聪儿一同拉起了襄阳白莲义军的主力,征伐五省,鏖战三年,最后在兵败之日不愿被俘受辱,与王聪儿一同跳崖殉难。

梁纲对白莲教众首领襄阳义军方面的了解就只有这几个人,剩下的还有四川义军的几个,有姓冷的、姓冉的和王姓的,但具体名字就都记不住了。没穿越前,梁纲对这些都没什么系统的印象,看到白莲义军‘五省,在历时九年多的战斗中,占据或攻破州县达二百零四个,抗击了清廷从十六个省征调来的大批军队,歼灭了大量清军,击毙副将以下将弁四百余名,提镇等一、二品大员二十余名多位,让清廷耗费军饷二亿两之多’时,他只感觉心中一阵阵兴奋,又有一阵阵惋惜。~~ . ~~可现在……

则是在深深的后悔,当日怎么就不用心记一下?就算记不住义军失败的经过,那也能记一下首领的名字啊!

对于姚应彩这个与刘之协一个辈分的白莲教首领梁纲是一丁点的印象都没,在听到陈广亮口中说道宋之清后,他这才算lù出了一点笑。当即催促陈广亮给他讲一讲宋之清。

可陈广亮却lù出了一张苦脸来,他又不是白莲教徒,家中也没一个信白莲教的,哪里会知道教首宋之清的什么事?即便是宋之清这个名号,那也是在民间流传开了他这才知道的。可听说又不等于亲眼见过。

白莲教的发展模式就是个金字塔,一层压着下一层,犹如是后世的传销组织,教中的高层,那些大头目根本就不是寻常教众所能见到的。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他们能够知道个名字就算不错了,所能常见的只是上面一层的小教头或是当地已有名气的大教头,当然了如张汉cháo这样的入教几十年的老教头就另一说了。而这些大小教头上面则是少掌柜、先锋之类的,再上面便是师傅、老掌柜或是掌教元帅,最终到上面的大师傅、总教师这一级。到了这一级那就是真正的实权在握,掌管一区,就像是齐林。这个级别再往上,就是教首宋之清了。

宋之清为了复教,前后奔bō十多年,又曾被官府看押过,在湖北也是传教多年,名声一传十十传百早就散开了,所以陈广亮这样的普通百姓知道也不足为怪。

这白莲教本身就是分成许多别支,各以教主、首领为中心,组织相当复杂。这种组织形式虽适合于秘密、分散活动,但不利于集中和统一。如果教首没有相应的名气或是手段,分支自立一派都是很平常的事。就如李贵远、姚应彩一脉与宋之清、王应琥原先的那一脉的关系,就是如此。

白莲教大起义为什么失败,其中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西天大乘教首领级人物大多遇难后,教中剩下的骨干,个个你不服我,我不服你,各自为政,导至力量根本就无法凝聚到一块,兵力分散最终被清军各个击破。

对于宋之清,陈广亮自然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但作为一个‘土著’,对于枣阳县的白莲教他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梁爷,那宋之清小的是真不知道,可要是说到这白莲教,在我们枣阳县还真是有个人物,怕是整个湖北省都有不少人知道。”

梁纲有些低落的神情立刻高涨了起来,‘整个湖北省都有不少人知道’,那想必也是白莲教中的一个人物了,虽然地位是赶不上宋之清的,可真实的讲,相比起一教之首的宋之清这样的人物更适合于梁纲去接触。

“张家集,张汉cháo。”陈广亮对于白莲教并不存在什么好感,那白莲教传教时多是靠mí信把戏来糊nòng人,符水治病啊,常念灵文不得病啊什么的,委实是抢走了yào铺不少的生意。虽然那些多数都是穷人。

陈广亮见到梁纲来了jīng神,用心来听,当即就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都道了出来。“梁爷,这张汉cháo……”

梁纲越听越是兴奋,越听越是高兴,这张汉cháo显然就是一个地方实力派么,资历深,威望高,在白莲教中有一定的身份,也有一定的是实力,地位却又不是真正的顶层,这样的人物他整好可以用来接触,以来试探白莲教,看他们是怎样的意思。而且枣阳就靠在襄阳府城东面,当然属于齐林的势力范围,这张汉cháo和齐林绝对有接触,只要他在中间搭了个线,牵个头,自己日后生活可就轻松多了!

想到好日子就快来到。梁纲乐的几乎要笑出声来。他是万万不知道,自己所寄以深切希望的张汉cháo,在白莲教中不但是一个实力深厚资格宿老的地方实力派,还是一个把老家枣阳当成了自家后院来经营,隐隐是要拉杆子自立支派的老地方实力派。老人家年近七旬,算是德高望重,可在齐林眼中的形象却绝对不怎么样!

“听说张汉cháo上面还有一个姓齐的大师傅,和一个齐二师娘,但二人具体名字却是从没听人说起过,只有个姓氏,是两口子……”

“干完了这票,就上张家集走一趟!”梁纲下定了主意,只要杨家集的事情一了解,银子拿到手,自己就马上赶去张家集,正式会上一会这传说中的白莲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