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28章 女人的心思

第二十八章 女人的心思

刘秉辰手上一抖,差点惊叫出声来,脸sè蜡白更见难看。^^网^e^看 免费 提供 ^^apyyy.??快读小说

“大哥,这是……”好半响刘秉辰才缓过劲来,一把抓着刘秉彦的手用力的扣着。

刘秉彦无力的摇了摇头,脸上充满了苦涩,“你也见了,就是那小乞儿送来的……”说着抬头看向mén口处,一个衣着破烂的小乞儿正拘谨的站在那儿,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兄弟俩。

刘秉彦拍了拍自己兄弟的手,“好啦,没亲自找上mén来,这就说明现在还没到动刀子的地步,人家这是在警告我们。”接着向那小乞儿招了招,“过来,我有话问你。”

刘秉辰定了定神,也把注意力转移到眼见得小乞儿身上。伸手从袖筒里mō出了一块小碎银子,递给了那乞儿,“赏你的,拿着。爷儿问你话,一定要照实的说。”

“是,是。”小乞儿惊喜的接过碎银,满脸带笑的想着刘氏兄弟俩点头应着,“小的一定照实了说。”

“那给你信的人长什么样?有多高?什么地方口音?”刘秉彦凝声问道,这三个问题足以帮他确认来者的身份。

他老爹刘占奇不能不说是一个极聪明的人,在去信通知儿子处理房屋地产的同时,也悉心jiāo代了梁纲的一些基本特征,比如说身高、长相和说话口音。刘秉彦、刘秉辰兄弟有了这三个细节特征,只要和梁纲照上一面就立马能辨认得出,甚至在这种特定环境下,只要能确定其中的任何一个基本特征,都有可能确定来者的最终身份,从而让刘家有着更多的左右空间。*\\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指望小乞儿详尽的描述来者相貌是不大可能的,可说话口音和身高却是任谁都能说道个一二的。

“回爷儿话,让小的来送信的那位爷,头上戴着的有一个大斗笠,下沿拉的很低,小的看不清他的脸。不过个子倒是知道,和这位爷的身高差不多。”小乞儿指了一下刘秉辰,“说话口音也都是一个味。”

刘秉彦、刘秉辰二兄弟脸sè登时变得难看之极,这明显不是‘短máo反贼’么!刘秉辰的身高只有五尺一寸,比他们老爹描述的‘反贼’身高体健五尺过五,中间可差了半头呢!还有这口音,现在全湖北都知道短máo反贼是外地人,是从北面过来的,口音跟当地是有很大不同的。

“下去吧!”挥退了乞儿,刘秉彦转身坐到了椅子上,他现在浑身无力,简直就想瘫倒。

“大哥,这人必是短máo同党。”刘秉辰脸上lù出了惊慌。刘占奇的书信上明白写着,要他们兄弟务必确认下是不是短máo亲自到的乌坪港,如果短máo真的是在乌坪港,就立马通知他,那他也好在杨家集多运作运作,做做手脚,以便能贪下更多的银子。反正是动手了,既然上了不归路,那就把事情做得绝一些又何妨?

刘占奇判断,梁纲有同伙的可能xìng不大,因为梁纲到湖北的时间不长,而且多次出手都是单打独斗,有同伙的几率真的很小。

可现在……“大哥,短máo一定是在杨家集盯着爹呢,咱们要赶快通知他啊!”刘家的财产绝不止五万两,短máo说是要三万,可谁会嫌钱多?万一爹(刘占奇)运作时被短máo看出了破绽……刘秉辰头上登时冒出了一层冷汗。

………

乌坪港主道街面上。

陈广亮正乐呵呵的往客栈赶,梁纲jiāo给他的任务他已经顺利完成了,跟在那小乞儿身后陈广亮亲眼看着小乞儿进了刘家家mén,待了半响才出来。而接着,不过一刻多钟时间,刘家的老二刘秉彦就套着马车匆忙往北而去,也不顾这天马上就要黑了。

因为要学医,跟着父亲学的认字,没想到还有今天这个用处……猪血……嘻嘻,肯定能吓人一大跳!

第二天上午,杨家集。

看到风尘仆仆赶来的二儿,刘占奇心中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刘秉辰开口一说,他身上就浑身冒起了冷汗。

这两天他见梁纲没了踪影,还以为梁纲已经去了乌坪港(确实去了),没想到去的竟然是同党。

短máo还真有同党?

幸好,幸好!刘占奇心中不住的庆幸,幸好自己‘老成持重’没有轻举妄动,一切做的都是‘合情合理’,不然的话还不让那短máo瞧出破绽来了。

“回去,赶快回去,到了家就老实呆着。”刘占奇顾不上心疼儿子,也顾不上刘秉辰是连夜赶来的,马上让他回乌坪港去,说不定那短máo现在就在不远处瞅着呢!

不过刘秉辰出院mén的时候到底带没带东西回家,带的是什么东西,那就说不定了。

西间小屋中,一个颇有姿sè的fù孺正趴在mén口,借着一条狭窄的mén缝小心的留意着对面的动静……

自从那日莫名其妙的昏过去后,秀娘就感觉得出刘占奇心态上的一些变化,整个人猛然的变得急躁了许多。

在外人看来,刘占奇的变化是因为刘家老爷去了的缘故,心伤的同时,大爷、二爷丁忧回乡,必然带的有贴身可信的下人,刘占奇这个大管家的位子似乎坐不安稳了。

如此脾气大些也是应该的。可秀娘这个枕边人却不这样认为,刘占奇看似脾气大了,可胆子却小了许多,半夜里都翻转个不停睡不着觉,而且在院子中稍微有些风吹草动,他就像是见鬼了一样。

在自己娘俩昏过去的那晚,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而且刘占奇关乎的很深。想到刘府老爷刘占生就是那一晚去的,秀娘心中这两日来也有些七上八下的了。

而且她还发现,yào盒里的yào丸不见了一些。那yào丸是chūn天时刘府老爷命人配的,用了不少上等yào材,被刘占奇贪墨了二十多颗下来,之前yào盒里还有十五颗,现在就只剩下七颗了。

这也是刘占生的死因被死死的封锁了住,便是在刘府内也仅仅是几位姨太太和三个管家再加上六房的两个丫鬟知晓,像秀娘这样的并不知情。否则的话,还不让她马上猜透啊!但即便是这样,只要想到刘占生是死在六姨太的chuáng上,这思想就会不由自主的“龌龊”起来。

反正这秀娘是感觉到了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