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33章 无奈啊!

第三十三章 无奈啊!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拜求收藏。~~ . ~~yyy.??YY手机小说

半夜,窸窸窣窣的微响声惊起了梁纲,提灯走到chuáng前一看,母子二人都已经醒了。

母子俩正在小心挣扎着束缚,看到梁纲提着明亮的灯火走到chuáng前,二人慌忙停下了动作,都有些惊恐的望着梁纲。

“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梁纲再次重复的说出这句话来。

………

黎明,像一把利剑,劈开了漆黑的夜幕,迎来了初升的朝阳。

天sè破晓,东方的天际已经有了一丝亮白,淡青sè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一层银灰sè的轻纱。

客栈中,伙计们已经早早起来,生火烧水开始了新一天的忙碌。

甲字三号房mén前,一个店伙计提着热水等候着,房间内隐隐传来人起chuáng的响动。

片刻后房méndòng开,已经穿好了衣着的陈广亮赞许的看了一眼mén前的店伙计,点了点头。

“客官,现在刚刚卯时,您要上路还嫌早了些,是不是喝碗热汤再走?”伙计一边往脸盆中倒水,一边向陈广亮说道。

客栈虽小可也供应饭菜,虽然没什么好东西,味道也不怎么样,但填饱肚子还是可以的。

陈广亮想了想,也觉得现在时间太早了些,这么早上路引人注意不说,搞不好还会撞到守夜的巡校。\\. 首发\\“也好……”

陈广亮一顿饱饭后,驾车从客栈后mén而出,此时的天际已lù出一片蛋白,云彩都像赶集似的聚集在天边,如同浸了血一样,一片通红。

rǔ白sè的薄雾弥漫在大街小巷,笼罩着逐渐喧哗起来的杨家集,街道上已经有了些寥寥行人,店面也有小半开了张,炊烟渺渺,普通人家也开始生火做饭了。

陈广亮驾车赶到刘占奇小院后mén,梁纲已经等在那有一点时间了。昨天傍晚,二人分手时梁纲就吩咐了他,如果晚上自己没去客栈找他,那么到第二天天一亮,就立刻赶着马车到刘占奇小院后mén。

见到陈广亮驾着马车赶来,梁纲有些微微着急的心立刻定了下来,说实话他最怕的就是陈广亮还没到,刘府的家丁下人先找来。等陈广亮停住了马车,梁纲立刻伸手招呼他随他进去。

东间的那个大木箱,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放了多少银子,反正梁纲一个搬着是tǐng吃力的。虽然他现在两膀力气都有好几百斤力气。

有陈广亮帮了一把手,梁纲感觉总算是轻了一些,虽然掏主力还是他,陈广亮所起到的作用真的不怎样大,但在心理上……

秀娘母子俩也已经收拾妥当了,看着秀娘手上提着的两个大包袱,还有孩子身上也背了一个小点的包袱,梁纲就感觉一阵头疼。“大姐,你这是逃命啊还是搬家啊?”若不是之间不熟悉,梁纲真想这么的问她一句。

不过他也知道,这母子俩之所以收拾了这么多的东西,为的就是自己日后的生活能好过一些。“哝!”梁纲伸手扔出了一个钱袋,这是昨晚他在刘占奇身上mō下来的那个,里面碎银铜子约有个七八两。“这个你拿着路上用。”然后再从袖筒中掏出了一张二百两的银票,再度递给了秀娘。“这银票是襄阳德诚钱庄的,只要不出湖北都能用。”

银票也不是胡luàn就能用的,除非是全国闻名的大银庄。而德诚钱庄这类的,也就是在本省(湖北)还有些名气,银票出了湖北就是一张废纸。

二百两银子,无论在哪儿都足够母子俩十年用度了,而十年后小孩早已经成年;若是再省俭一点,给小孩娶媳fù也不用愁。况且相信这秀娘手里也会有那么一点小钱,反正母子俩日后的生活是不用发愁。

看着手中的银票,秀娘禁不住泪水盈眶,一拉孩子就给梁纲跪了下。一旁的陈广亮也羡慕的望着一眼那张银票,这可是二百两银子啊,但转而眼睛中又充满了自信的目光。眼前这对母子只不过是被事儿稍微刮扯了一点,梁纲心中不忍就给了她们二百两,那自己这一路来马前马后的奔bō,论功行赏时还不带……

陈广亮驾车把母子二人送到了杨家集西头大道上这才作别,那儿有的是车马行。而梁纲这时候也在杨家集西面村落的一家农户中取出了寄放在那儿的一匹马,二人预定在小树林边碰了面之后一路往西去。

枣阳,张家集。

“师傅,弟子无能,至今还是没寻到那短máo的踪迹。”刘起荣脸sè尴尬的向着老教头张汉cháo禀道。

张汉cháo摆了摆手,脸sè充满了无奈神情,这样的话这半个月来他听得太多太多了。

一边是襄阳北会的大力施压,一边又是杳杳无踪迹,这些天来他的日子不好过啊!

“难道短máo还能‘下钻地,上飞天’不成?南会大小十多个头领上百个教头,无数的教众,全力发动竟然还是没能找到他的丝毫蛛丝马迹,这也太tnd扯淡了。”

这样的话,张汉cháo心中已经出现过很多次,几乎每听到一个弟子的汇报,他心里就要如此‘道’上一回。

“起荣啊,你们要加把力啊,昨天这王教首(王应琥)也来信催了,咱们豫鄂边上hún的教中教首除了刘之协外可是齐全了啊!”张汉cháo现在不得不感觉着这压力过大了些,除了齐林为首的北会之外,先是本教的教首宋之清,后是hún元教的老教首王怀yù、现任支教教首王廷诏以及现在的本教支教教首王应琥,除了不对付的三阳教教首刘之协外,豫鄂两省白莲教的重量级人物是都来信了。他们的目的也都一样,那就是找到‘短máo反贼’,大力扶持‘短máo反贼’,让他破天了的去找官府闹。

最好搅得官府老爷是顾此失彼,焦头烂额。如此白莲教也好闹中取静,默默地发展积累自身力量。

张汉cháo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道理再明白也需要先找到人不是?现在南会全部的力量他都已经发动了,可忙活了半个月依旧是一无所获。

唉,人生就是无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