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35章 行踪

第三十五章 行踪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拜求收藏、推荐。\\??í群3∴\\yyy.??YY手机小说

“走,赶快走!”树林这儿不安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行人路过,梁纲当即对陈广亮说道。然后再一脚结果了那个叫石头的巡校,从地上捡起一把腰刀带在了身上。

木箱中的九环钢刀还是不方便拿出来,虽然犀利、威猛,可那东西体积比腰刀大的太多了,而且开打的时候也不方便chōu出来。毕竟在路上刀是不能明着亮出来的,要包裹起来塞在马鞍的布褡中。如果是腰刀,有刀鞘在上下chōu取自然方便;可要是九环钢刀,有那刀背上的九个银环在,想利索的从包裹中chōu出来就想都不要想了。

马车上备的有一个小yào箱,陈广亮利索的处理了一下后颈的伤口,然后赶着马车迅速窜上大道。梁纲也从树林内取出马来,二人汇合后不敢有片刻耽误,直奔西去。

梁纲现在的心情很不好,树林那留下的痕迹太多了,尤其是那道深深地车轮印迹,把矛头明显引向了马车。

自己的行踪会不会暴漏还不好说,可只要德安府衙mén将消息通报(传达)到四方,那马车就会在接下去的时间里成为各地官府、哨卡的重点盘查对象。而偏偏那么多的银子,没有了马车根本就无法运输。

“说不准就要刀见血。”如果陈广亮和自己能够在德安府衙mén将消息传到襄阳之前赶到襄阳城,那一切还都好说;可若是不然,那么路上就少不了要刀口tiǎn血了。^^网^e^看?免费?提供?^^梁纲两眼微眯,暴烈的杀机在xiōng中猛然绽放,眉宇间已经生凝起了阵阵的杀气。

官路大道上。

又是半个月的搜捕不见梁纲半点人影,但沿途大大小小的哨卡依旧还在,即便是大清晨也是如此。只不过人数相比正常时候却是要少了很多,这些人都是守夜的,而主力则还在一旁的帐篷中呼呼大睡。

第一处哨卡,梁纲落后几十步,缀在马车后面跟着。哨卡立着的只有四个守卒,梁纲两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只要发现他们有半点不安分的动作,他立刻就会飞马杀上。

区区一个哨卡,强力破开也不会费多大的劲!

然而四名守了一夜的乡勇现在皆困得要死,根本无心检查,见到陈广亮驾车来,为首的那个只是摆了下手,瞅了眼就放了过去。梁纲在后面看的心中只乐,这也太松懈了啊!

当下也不打马折返了,而是一提马缰纵马向着哨卡而去。他原先的主意是如之前去枣阳时一样,只要看着陈广亮顺利过关,他自己就下乡间小路绕着这些哨卡走。可如今看来……似乎用不着了。

薄雾散去,太阳初升。一轮赤红的火焰将暗淡的天空照亮,在一道道鲜yàn的朝霞背后,像是撑开了一匹无际的蓝sè的绸缎。

一个时辰的奔行,梁纲、陈广亮已经过了五道哨卡,眼看着就要出德安府地界,进入襄阳枣阳县境内了。但就偏偏这个时候……

看着前方不远处立在十多个人影的哨卡,二人相视,脸上都lù出了一抹苦笑。“梁爷,咱们是不是避一避啊?”之前轻轻松松的过了五道哨卡,现在猛然要经历一道这样“规范”的,陈广亮心中不由得起了几分嘀咕。

梁纲心中也有了几分犹豫,如果说从第一道哨卡起就是这样,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可现在反差……实在是大了点。一时间不仅是陈广亮犯怵,就连梁纲自己也有了几分忐忑。

“避?怎么避?”梁纲扫了一眼马车,通体都是木头做的,连带着车轴也是一样。就这样的材质,以乡间小路的磕洼程度,上下颠簸,梁纲实在没那个信心去相信它能靠得住。

听梁纲这么一说,陈广亮也没话了。相比起梁纲来他更了解乡间土路是个神马情况。以车厢载重的情况来看,折腾颠簸不出问题的可能实在微小。

“还按之前的法子来,我靠近些跟着。”梁纲眉头皱了皱,接着便下定了决心。“大不了拼上一把,十多个人而已。”反正上路时就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自己手中又有马,也不怕跑了人去报信。当然了,要是能平安无事,自是最好。

不过这种可能xìng真的不大!陈广亮驾车前行,距离哨卡越来越近,看的也越来越清,脸上的苦sè也越来越多。前路上的那十多个人,竟然全是清一水儿的绿营兵,而不像之前五道哨卡上以乡勇、衙役为主。比起乡勇、衙役和差官来,这些个当兵的可是更肆无忌惮,更蛮横贪婪。

事实上陈广亮和梁纲都不知晓,前面那五道哨卡的戎戒主力也是绿营兵,只不过这些兵大爷夜里要睡觉,守夜的差事就扔给了打杂的乡勇和州县衙役了。而眼前的这一道哨卡,则是白日的正常情况,绿营兵起来接班赚外快,衙役、乡勇回到军帐中休息。

达哈苏、傅成明都知道梁纲曾跑去过枣阳躲避,唯恐他在故技重施所以二人在围捕中也防范着这一手的,不仅在随州枣阳间的官路大道上布置了八道哨卡百余名绿营兵,更把三百余绿营兵和乡勇、衙役散撒在了官道大路两侧的大山、乡村间。其布局之密,简直可以用拉网式封锁来形容。

只是很可惜,哨卡守卫的懈怠让梁纲轻松避过了在乡间小道上蹲点的那些绿营兵、乡勇以及衙役,一路坦途的来到了第六关。

“呸,tm的。”望着刚到哨卡就被清兵团团围住的马车,梁纲顿时气从心来,破口大骂。之前真是把这群龟孙想得太高尚了。

不能再耽搁了,眼看着已经有清兵往车厢去了,梁纲只得出手。

不过这么一来行踪是暴lù定了。梁纲心中苦笑,如此自己就算是进了襄阳府怕也要小心一阵了。想到之前陈广亮所说的张家集张汉cháo,梁纲原本准备是把银子安排妥当之后再去见他,可现在看么,似乎需要先去见一见这位老先生,然后再处理银子的问题了。

无奈,真是无奈啊。梁纲感慨不已,连个运银子都不能顺利做到,个人的力量实在太渺小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