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42章 血溅深巷

第四十二章 血溅深巷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看着冲来的十几人,梁纲杀机暴涨。「域名-..-请大家熟知」apyyy.??快读小说对白莲教的怒,正好发泄到他们身上,这一道被摆的太狠了!将包裹靠墙放好,一手就去mō向背后的刀柄。

可转念间他又换了一种想法,自己武力虽强,应付群战却难免会顾此失彼,尤其是在巷子里这种周转余地狭小的地方。

要是受了伤被白莲教的人看轻……不知道张汉cháo真正实力的梁纲如此想到,于其持刀硬拼,倒不如先震人立威——

杀一杀巡校们的势头再说!

念头在心头流过,瞬间拿定了主意。梁纲两tuǐ微蹲,再猛然用力,整个人就像火箭升空似的直直跳起,一个旱地拔葱蹦起了数尺来高。手掌向上一抓,墙头一杆百姓晾晒衣服用的竹竿就被他抓在了手中。

用力一chōu,这个时候他可顾不得竹竿上的衣服,左手一搭,半空中把竹竿用力一转,落地时丈多长的竹竿就已经提在了梁纲手中,尾粗头细,用力一抖杆头luàn颤,宛似一杆大枪在手。

两眼眯起,攥紧手中的竹竿,梁纲二话不说,tuǐ下一用力,身子闪电般窜出。以竿为枪,两臂送出全力一刺,整条竹竿就带着尖利的破空声,直刺最先冲过来的那个巡校脖颈。

“噗嗤——”,就犹如真枪刺入人的咽喉,竹竿杆头一触即没,直接穿透了那人脖颈,瞬时间鲜血疾溅!

梁纲并没有学过抖大枪,在枪上他只是跟着武校的教练学过一些基本练法和一套很简易的枪术套路,但几米远的距离,以他现在的能力直刺咽喉,那自然是百发百中,没有失手的道理。*\\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况且现在也算是生死关头,久经‘战阵’磨练的他就更不会失手、犹豫了。

心坚如铁,杀意翻腾,梁纲头脑jīng神的很。长竿chōu出,闪电般的再次扎出三下。“砰砰砰!”仓促中这三下自然不能如头一个那般利索,却也都是正中要害。三人中,一个人被正点中咽喉,梁纲似乎都听到了喉骨破碎的声音。被刺中的这人脚步一软,xiōng腔里面发出咕咕的声音,就歪歪斜斜的倒了下去。另外两个一个被点中mén面,当即昏死了去;一个的眼珠子被扎穿,整个烂成了一团血ròu浆糊,二人都是满面的鲜血直流。

眼睛稀烂这样重的伤势,就是真正的百战jīng锐也受不了,何况是一个普通巡校。当即倒下地上,哭爹喊娘的叫了起来。

一瞬间就被扎倒了四人,剩下的巡校们脸上都lù出了畏惧的神态,前冲的动作一熄,整体向后退了两三步,但是下一刻仍旧冲了上来。

却是后面的乡勇已经赶上,他们是两面夹击。

梁纲眉头皱起,这巷子里空间太狭小了,完全周转不开。对面人数虽然少了,可还有**个,一窝蜂的冲上,即使没有章法,luàn刀之下自己也难免要挂彩。

要是前后两方真的合拢了,拼着被自己打到几个,也是可以把自己给luàn刀分尸的!

所以,必须先冲出去!

“咤!”xiōng中气息翻滚,梁纲喝若炸雷,身体猛的向前疾冲,长长地竹竿抖成了一条直线,人随线走,朝着前面**个巡校的中央就猛扎进去。

当下的局面,想在后面的人合拢前要把眼前的巡校全部打倒,是很不现实的。所以倒不如先冲出去,到了包围圈外,然后再掉过头来好杀他一阵!

梁纲心中略感可惜,可惜自己手中不是一杆真正的长枪,要是真的话,眼前这四个人倒地的场面必然是极为血腥,倒也有可能镇住面前的巡校,可眼下除了第一个外,别的三个……

竹竿毕竟不是真正的长枪,没有长枪的韧xìng和弹xìng,梁纲一击而出,再度捣趴下了两个人后,竹竿自身不能在受力同时也是因为被巡校用刀给砍了几下,已然成了竹刷子,不能再用。

但好在这时候他已经看到了外面的情景,眼前的巡校也只剩下了三个。

看到竹竿被劈裂,那一刹那剩下的七把刀好像剁ròu似的朝着梁纲身上招呼来。与此同时,后面的乡勇也冲了上来,离他只有十步不到。

竹竿已经劈裂,自然不能再用来点杀,梁纲横着长竿往左边一架,dàng开了两把腰刀,同时竹竿梢头全力挥舞,在身子右侧划开了一个半圈,隐隐护着自己身体。

前面和右侧的几把腰刀劈头砍下,巡校的身形也随之围上,却因为眼前竹刷子扫过,反shèxìng的又向后退了退。

本可落在梁纲身上的腰刀也多半落在了舞动的竹刷子上。一时间梢头竹刺竹芒luàn飞luàn溅,前面的最后接触的两个持刀巡校一时间没有及时退出,面孔被luàn飞的竹刺竹芒打的道道血淋。

空间稍微裂开,梁纲趁机把竹竿一丢,步法连闪,身体向前猛的疾窜,躲避刀砍。前面两个被划伤了mén面的巡校,一人还没调整过来,另一人却又要挥刀砍下,梁纲前窜中飞起一脚,狠踢在那人的腹部,虽然用不得全劲可那巡校还是发出了一声闷响,斜斜飞起砸到了墙壁上。

就这么一耽误,前面又有一道刀光兜头砍下,却是前面剩下的那个脸面没有受伤的巡校。

梁纲看准了刀势,脑袋微侧躲了过去,同时前窜的身形不变一下子切进了对方怀中,右手抬手一抓,叼住对方手腕,微微用力一扣就轻松地夺下了一口腰刀,同时肩膀猛力一撞把这个巡校当即就撞得飞了起来,就犹如装满了干枝枯叶的布袋被人猛踩了一脚,脆亮的骨裂暴碎声响彻耳旁。

唰唰唰——,身后两侧四把腰刀再度砍下,面前剩下的唯一的巡校也挥刀杀出,拼打到现在十三个巡校就只剩下了五个还能站着了。这些人都是乡里乡亲的,平日里围伙在一起也都有了感情,现在死了这么多人,钱财早已忘在脑后都红了眼了。

左手反手探向后背,人依旧向前冲着,右手的腰刀梁纲并没有往身上(后背)垫去,而是向后猛的一甩而出。锋利的腰刀在半空中横着打起了转,飞速向着他身后旋去。

这一旋足以挡下身后四人,左手再横起刀身在脑侧一架,气力十足轻易地就架开了面前巡校劈斩来的腰刀。

总算是脱离险境了,梁纲人冲出了包围圈,心里骤感一松。但该杀的他依旧不会放过。

脚下斜踏靠近了那个已经算是在自己身子左侧的巡校,在就要身体相接的瞬间滑步超出,左手架刀之后立刻翻转,雪亮的腰刀在空中画了个圈顺势向身后斜斜一斩,正中那巡校的小tuǐ关节。

血箭shè出,那巡校狼嚎一声,立刻栽倒在地!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