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44章 官

第四十四章 官(第二更)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随从,又称长随、长班,这些人看似是官员的家仆,实际上却完全不同于那种没有半点人身自由的奴婢。\\??í群4∴㈥㈠㈧\\yyy.??YY手机小说他们与官员的关系更像是一种雇佣,而不是主从,就如叶臣生和他眼前的这位。

这位随从自身本就是随州城内居住的百姓,从长辈起就以专mén投身衙mén当奴做仆为生,实际上与师爷、幕僚是一个xìng质,只不过相比含金量上低了许多,地位也低上许多。

此类人人身依附xìng不强,可以自由随意地择主,可能今日同李官一起上任,明日又投奔张某衙mén;但他们都是地方上的地头蛇,熟悉当地人文事物也熟悉衙mén里的规章制度,地方官履新一方要公务尽快上手除了聘请对师爷外就是离不了这些人。

随从日常职责就是帮办官老爷的公务,而不同于伺侯主人生活起居的奴婢。其从事的公务包括有mén上、司印、签押、司仓、跟班、值堂、书启、呈词、执贴、传话等等等等。

用后世的话说,那就是一贴身秘书,其中最得心意的那个还需要在官、幕、吏、役中往来传达信息,“安排”事务,可谓是‘大秘’,是地方官理政的一大助臂。

眼前的这位就是叶臣生几名随从中最趁心意的那个,叶臣生把他放到知府衙mén这边,一是因为信任他,另外也是因为知道他在知府衙mén里有点关系。

达哈苏虽然是四品大员,家中有不少的mén人、仆客,可到了地方就要守地方上的规矩,不然的话就算是他德安府的一把手,也有的苦头给他吃。\\???提供本章节最新\\外地为官十余年,入乡随俗的规矩达哈苏怎么会不懂?府下当然有不少从随州城内招来的随从、跟班。而这些人里面有些跟叶臣生的这位随从sī下里本就是老相识。

“府内情况怎样?知府大人如何?”叶臣生连声问道。

在接到巡检司的报案后,他就立刻带上(刑名)师爷、书吏、衙役和仵作赶去了杨家集,心中本就是充满了不好的预感,可谁知道祸不单行在半路上就又接到了官道哨卡出事的消息。

叶臣生知道,自己这一次怕真的是很难过关了。甚至就连知府达哈苏本人,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随从看着叶臣生满是疲惫的面容,心中隐隐有些可怜,很不错的一个官,因为几件堆在一起的倒霉事就要完了。“老爷,午后时分知府大人已经发了公文送去襄阳府,关仁杰关总捕头也领命去了应山,现在还没回来。之前送到县衙的那四个乡勇和捕快已经被知府大人提去问话,现在被关在了南监。至于杨家集的巡检则直接被知府大人打进了府衙大牢。”(注释1)

叶臣生点头,杨家集不但是五名巡校被杀的问题,还有刘府大管家刘占奇被毒死、一事,后者牵连甚广,而且与短máo反贼绝对有瓜葛。

现在刘占奇的外室莫名失踪,刘府六姨太也在昨晚诡异失踪,连带的不见的还有原本看守六姨太的杨氏母子,而这杨氏母子偏偏又是死去的刘占奇的人。更不可思议的是,在刘占奇死后刘家人清点库房,却愕然发现钱房内竟然空空如野,账面上的七千多两白银和相应的金银珠宝全都不见,再往深处里查探,却是发现整个刘家产业在这短短几天内也被刘占奇不知不觉中给买个干净……

刘占奇的家室都在应山乌坪港,这个线索万分重要,报道达哈苏这里那自然是要重点提察,关仁杰亲自出马也是应该。这个时候回不来更是正常,说不定现在他都还没到乌坪港呢!

而至于那四个乡勇、衙役,如此贪生怕死的熊包扔在南监里受几天罪也是应该。作为第六道哨卡仅剩的四个活口,他们除了知道反贼另有同伙还驾着一辆马车外,竟是什么都不知。

四人在听到官道上传来的惨叫声后,出头一看就立刻被短máo反贼吓昏了头,眼睛里只剩下短máo反贼纵马持刀行凶杀人的样子,而对于反贼的同伙却是一点印象都没。(陈广亮钻入马车底)而且四人在大道上绿营兵溃散的同一时刻也纷纷撒丫子落跑……而那个该死的巡检,不说也罢,换做是自己也同样懒得看他一眼,直接撂进大牢呆着。

“军中的傅大人来找过知府大人,坐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走。通判大人自下午进了府mén,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出来,听里面传来的消息说是被知府大人好生臭骂了一顿。另外还有同知大人,他现在也在府中……”

随从将自己所知快捷的讲给了叶臣生听,一条条一道道却是有条不紊。

叶臣生点了点头,心中有了计较,总之一句话那就是达哈苏正在勃然大怒中。整了整衣冠,大步向着知府衙mén走去。

不需要通报,直接进了府衙二堂,里面达哈苏连同德安府同知、通判以及几个师爷都在。

拜了一礼,叶臣生一脸的死灰相,表情已经不是一个沮丧可以言表的了,而是呆然、麻木。

这个脸sè让本yù雷霆大发的达哈苏改住了口,挤出一个笑来,“叶大人,你这是……?”这脸sè也太吓人了。

达哈苏话语中多少还有一丝关切之意,这两年来对于叶臣生这个知情知趣的下属他还是很满意的。现在见他这副凄然样子,心中便是怒气再盛也只得暂且忍耐下。

“下官实在是无颜面对诸位大人,叶某愧对朝廷,愧对治下百姓黎民。”既然自己难过此关,那倒不如先给自己扣上一顶帽子,也好早一步chōu出身来,向武昌表明自己的态度,化被动为主动,到了雷霆发作时却也能从容一二。

叶臣生自从知道官路哨卡又死了十五绿营兵后,心里就清楚自己这身官服是披不长了,这次是在劫难逃!在更进一步的了解了刘占奇命案后,这个念头就再没有动摇。治下连续出了如此多大案要案,还屡屡涉及到驻军、巡检司和士绅官宦,父母官除了被夺职外再无第二个可能。“随州境域,luàn案频发,贼子猖獗,士绅恐惶……叶某确实是无能,上不能捕贼为朝廷分忧,下不能堪luàn让百姓士绅安定,实是无颜再为随州父母。”

“卑职回衙,将立刻行文上禀武昌抚台(巡抚)、藩台(布政使)大人,自请削职为民。”叶臣生这番话如果是一派自惭自愧的样子来说,倒是还能有些感染力,有些慷慨jī昂;可他现在是面若死灰一片惨然的说出,却是让达哈苏、同知和通判都明确无误的感受到了他内心的沮丧和绝望。

让三人明白,叶臣生已经对案件未来的发展不抱任何希望了!对他自己未来的前途也不抱任何希望了。彻底的灰心丧气。

我都作践成这个样子了,你们总不能还拿我顶缸当第一面挡箭牌、替死鬼吧?叶臣生心中暗暗嘀咕着。

注释1——监狱居南。各县衙mén监狱均设于大堂西南仪mén之外(坤位),俗称“南监”。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