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46章 没得比

第四十六章 没得比

“只听说这短máo在界牌口一案后劫了大千赌坊的杜家一笔钱财,现在看来,他悄无声息的这些日子里肯定也没闲着,准又大发了一笔。\\??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3∴\\apyyy.??快读小说否则出手哪会这样大方?”冉学胜两眼中充满了妒忌和羡慕。这短máo才出头几日,大笔的钱财就搂到手了,比起自己这些年的辛辛苦苦,可强的不是一丁半点。

西天大乘教还有之前的收元教、三益教虽然都靠传教敛财,可同时为了发展教众它也大把大把的向外散财,可不同于八卦教这样专mén敛财的教派。

长时间的发展,南会在枣阳等地固然是根深蒂固,可钱财上却一直不甚太富裕。像梁纲这样千把两的向外散银子,休说是他们就算是襄阳那边的北会也没这资本。

“休说这些了,见礼还是要送去的。”张汉cháo知道冉学胜话说得有理,梁纲这些天销声匿迹肯定是干票去了,否则的话就以他在杜家劫的那一千多两银子看,谁都不会傻到拿出一大半的所得往外撒。看来南会在东边的消息还是不灵通啊,到现在了消息还没传来。点了自己侄子说道,“正隆,你来处理这件事。连夜给襄阳送去,把这儿事说一说,十九个巡校、乡勇的事儿也说一说,让那边好有个准备。还有樊城的王老教首、山里的王应琥、王延诏也都要招呼到。”

“二槐,你也连夜出发,赶去滚河边,招呼一下大cháo,让他明个注意了,梁纲决不能在水路上出岔子。”张汉cháo点了自己侄子,话头又转向自己弟子李槐。他口中的大cháo,就是李槐的亲哥哥李cháo,水xìng极佳,多年来一直hún在滚水、汉江间。

“正时啊,你把银子拨一百两给起荣,让他打发了刘之协的人,剩下的归库。”

张正时正是南会的大掌柜,是管着钱财的。而刘起荣早年因为一些原因和刘之协牵上了瓜葛,张汉cháo当初为了应对齐林的压力,就竭力jiāo好刘之协、王延诏、王应琥等人,还有樊城里养老多年的老教首王怀yù。但现在情形是日益明朗,刘之协的作用真就没多大了,可多年保持下的关系张汉cháo也不愿就这么轻易断了,中间毕竟有恩情在。现在正巧梁纲送来了一笔钱财,也好先把刘之协来要钱的徒弟打发走。

摩挲着松鹤延年yù佩的手一顿,张汉cháo扬起了手,“得,这个也给刘之协送去,权当是作价一百两,抵钱用了。== . 首.发 ==”一年不多,二百两银子,刘之协也有自知自明,知道南北二会关系日渐缓和,而自己的影响力在襄阳是日渐衰落,所以要价并不高。

“学胜,吩咐下去,各地方教徒全部停止活动,这地方也整一下,让老孙一家人搬回来,周边的人手也都散了。明个送完了梁纲,老头子也动一动。”镇上一下子死了那么多人,还不知道官府要怎样折腾呢,戒严、搜捕肯定少不了,这张家集短时间内是呆不得了。(院子里的人太多)

“是师傅。”冉学胜是有点见钱眼开,可在要事上却没犯过糊涂,是张汉cháo手下很得力的一个弟子。

弟子侄子四人都领了命,去罢,张汉cháo连着张月梅进了内堂。他看得出,小儿对自己有话要说,刚才的神sè明摆着呢。

果然一进内堂,张月梅就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猜想。“乖乖六七千两银子?。”张汉cháo两眼险些凸暴了出来,手不自主的扶上了心口,心脏“咚咚”的跳着,宛若二十岁年轻壮小伙的一样有力。

仅是杜家那一千多两银子,在张汉cháo看来就已经是老大的一笔数字了,却不想……‘现实’更惊人。

“幺儿,有什么想法给老父说说看。”张汉cháo定下神来,就立刻明白了儿子的意思,张月梅根本就没想望过那笔钱财,否则的话刚才在大堂里他就该公开说出来了。

“爹,大哥、二哥还有直义他们的仇…………”张月梅两眼突然一红,泪珠直落,看着自己白发苍苍的父亲,想到自己全家铭记了八年的血仇……

张汉cháo身体猛地一震,两眼中也立时溢出了泪水,“你是说,要梁纲……”看着儿子,张汉cháo想到了刚不久前的十九条人命,想到了两个月来屡屡死伤在梁纲手下的绿营兵、巡校,似乎……

“爹,以这梁纲的身手,要替我们报仇……未必就是件难事。”张月梅还清晰地记得自己那一刻所受到的触动,简直是震撼xìng的。在狭小yīn暗的巷子里,一人垂刀直立,脚下遍布地面的都是死尸……

“爹,他一人能杀十九个,自己还毫发未损,用来除掉邱元还不是轻而易举?道台府的守卫再多,mō不到他的人影不也瞎搭?还有郧阳的……”

张汉cháo心动了,这些年来替儿孙报仇一直都是他为之奋斗的目标。他凭什么一年二百两的给刘之协,除了当初拿刘之协用来增加自身筹码外,还不是因为刘之协为他联系过山东清水教,给他找来了几个硬手,虽然刺杀邱元未能得手,可这也是一恩情。

就算是有一丝一毫的希望他也不愿放弃,何况是梁纲。照他的战斗力来算,宰杀邱元真的是很有希望啊!

点了点头,张汉cháo心中已经定下主意,这一宝他就压在梁纲身上了。手指细细的拇捻着胡须,一个计划慢慢在他脑子里生成。

…………

今夜的张家集是全镇戒严的,一直到晚上还有衙役、乡勇以及巡校和少量的绿营兵开到。二十人的死伤,其中包括着六名乡勇和十三个巡校,这简直就是在挑衅官府、挑衅朝廷的威严,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必是轰动一时的大案。

如此责任张家集的巡检司担不起,枣阳县的知县也担不起,明个一早肯定是要捅到府上的,顺带着连武昌都要通禀。

客栈中。

梁纲静静地躺在chuáng上,腰刀放在内侧手臂边,均匀的呼吸声缓缓传出……他睡得还是很香的,外面的响动一点都没影响到他,同时也不知道一对父子已经在他身上悄悄地编织起了一张网。

楼下是张直方、张品舟和张品言,三人下面还有十个白莲教众,分布在客栈的前前后后和楼上楼下。

半夜中,镇外一人在一名引路人的带领下无声无息的穿过了衙役、乡勇、巡校、绿营兵等组成的封锁线,悄悄地被送到了张汉cháo的住所,这是南会在随州的一名教头。因为事关短máo行踪,所以他就亲自前来报信了。

披着衣服起来,张汉cháo听了这名教头的汇报后,这才了解梁纲在德安府又生下了什么事。

“又是二十条人命??”张汉cháo呓语道,“还有一条老狗,一个官老爷的老子和全部的家产,这小子真是厉害啊!”

刘家的事随州一般百姓还不知道,可衙mén里的人却都已经晓得,白莲教在衙mén中有的是人,消息自然就传过来了。

随州衙mén的人也不全是吃干饭的,很容易就把梁纲、刘占奇和刘占生的死联系到了一起。

张汉cháo感慨大发,梁纲这样的速度闹事,怪不得早早就是海捕文书通令缉捕的反贼,而他白莲教几十年起起落落却仅是见不得光而已。“真是没得比啊!”

第二天清晨。

同白家兄弟一样的尖嘴快船,dàng在开阔的滚水河面上犹如漂在水渠中的一青竹翠叶,顺着涛bō远远流去。梁纲靠在小船木壁上,望着舱外的渐行渐远的畔岸,张汉cháo一行人的身影还隐约能看的到。

“呵呵……”他心中tǐng乐的一笑,自己昨夜上回到客栈,在chuáng上睡不着觉思来想去的纠结了半天,原来所想的事情完全是自己会意错了,事实根本就不是那一回儿事!

昨儿晚临别,张汉cháo亲口对他说的‘明早渡口您我再汇’,梁纲当时听了心头还暗暗地一震,暗自咐道:难道白莲教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在官府衙mén的重重封锁下,第二天清早在渡口把自己送出去?张汉cháo这些人还敢跟着亲自来送行?

梁纲实在无法相信这一点,自己巷子里杀的是十九个人可不是宰了十九只jī,不提官道上的麻烦,单是这一票就足以让枣阳县的官府衙mén把张家集重点圈住了。

衙役、巡校、乡勇甚至是绿营兵会大批大批的开进张家集,镇上的各主要路线和场所也一定会被封锁上。他实在无法想象,白莲教怎样就能在渡口相送自己。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么,那么多的衙役、巡校、乡勇和绿营兵可摆设啊!

说实话梁纲认为他们能把自己安然无恙的送出去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毕竟有那两个大箱子在。

却不曾想,张汉cháo口中所谓的‘渡口’非是指张家集明面上的南街渡口,而是在指他们白莲教在镇子外滚水北岸sī开的一个小口岸。

这儿是他们秘密渠道上的一个点,完全掌控在他们自己人手中。

在这个简陋的渡口,梁纲告别了前来送行的张汉cháo一行,乘上小船在张直昭的陪同下踏上了前去襄阳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