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51章 再添血命

第五十一章 再添血命

这是梁纲穿越之后的第一次下水,同武力值一样水xìng也长进了很多,整个人如同一只游鱼一样几个猛子就已经扎到了那对母子身边。\\??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apyyy.??快读小说

身后的响动惊到了那对母子,梁纲双手扶上,抢先说道:“我送你们上船,水冷,孩子受不了。”

是啊,水冷。别看在船上吹着江风很爽很舒服,可江水却已经是凉的了,毕竟是秋天了。

梁纲的这句话杀伤力极大,对母亲而言儿子在什么时候都是最重要的。看到母子主要是母亲没有了抗拒,梁纲两臂一用力带着母子二人就游到了黄扒皮驾驶来的那条蓬船船沿边,双臂用力向上一举,母子二人就轻松地翻上了船。

突然地响动自然惊起了黄扒皮的目光,他看到母子上了自己的蓬船之后登时怒气大作,先是指着水中的父子大骂几句,然后又向着后面的排客大声叫嚣着,最后才回手一指,四个狗tuǐ子当即分出了两个掉头向着蓬船扑来。

梁纲在水中冷笑,看着往木排头奔来的两个狗tuǐ子心中杀机凛凛,既然已经决定伸手,他又怎会容忍黄扒皮再去找那对母子的麻烦。

“喝——”口中猛然一声大喝,梁纲从水下冒出,双手扒着木排排头,双臂双tuǐ以及腰身齐齐用力,整个人就像一条出水蛟龙陡然间已经翻上了木排上空。

“死来——”人在半空中,梁纲右手已经抓出刀来,右臂挥动,腰刀向着一名狗tuǐ子凌空斩下。

雪亮的刀身在阳光下宛如一道白虹而下。“噗嗤——”血huā飞溅,被瞄上的那个狗tuǐ子刀都没能来的及举一下,xiōng膛上就已经被砍出了一道尺多长的血口。== . 首.发 ==

汩汩鲜血不断流下,那人两眼暴凸出眼眶,口中呜呜着,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受到了致命的伤害一样。

剩下的一人呆然之后连连后退了两步,才转瞬一挥间,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同伴就已经倒在木排上一命呜呼了,这种反差实在是太悬殊了。他们可是“强者”啊,有襄阳水师营做后盾,跟着黄爷走,他们应该是整个襄樊水面除了水师之外的最强者,怎么今天才出来就……

神情恍惚中这个狗tuǐ竟然没有看到梁纲头顶根根倒立的短发,但四面的船只却是看了个清楚,不敢相信地róu了róu自己眼睛,接着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竟然是短máo。

但惊骇之后,他们这些人转而又高兴了起来,看来黄扒皮真是天怒人怨了,否则的话怎么才刚一出手就碰到了这个煞星呢?

当然,也有一些人心中生着别样心思,就好比张直昭、张直方,二人从心底佩服梁纲的“锄强扶弱,打抱不平”,可也暗暗叫苦不失。

张直方立刻就想划动船舵,可被一旁的张直昭给止住了。张直昭知道张直方的意思,就是怕事后官府算账,一艘接着一艘船只的排查。而船舱中则是有梁纲的两口大箱子在。虽然没有打开过,可二人都敢肯定里面装的一定有不少钱财,更是有梁纲短máo身份的另一大招牌——九环钢刀。

被查出来了,两人肯定要吃刀子。

但是张直昭更往前想了一步,现在江面上船这么多,谁也没看到梁纲就是从自己这艘小船上下来的。现在他们都在看热闹,偏偏自己这艘船跑了,这不是明白的告诉别人自己这艘船有问题么?万一襄阳水师营的快船赶出,那才是该死呢!

如此,倒是不如按兵不动,就任凭官府排查,反正北会在襄阳势力非凡,把自己糊nòng过去也不是不可能。而且消息昨晚夜里就连夜送出了,今天得到消息的北会首领更是早早的在码头等候,这江上一出事,那边马上就能知道接着就会做好准备。

两种不同的方案,张直昭选择后者。

木排上。

梁纲持刀而行,在越过倒地的尸体的瞬间脚下用力一蹬,身子猛地冲近,一刀挥出。

那人虽然吓得有些jīng神恍惚,可眼睛并没有瞎,看到一刀劈来,反shèxìng的抬刀封上。然而力量上的悬殊对比,让他的这一刀毫无作用。

“当啷——”一声脆响,梁纲力量以压倒xìng的优势将对方封来的一刀远远磕飞,然后反手平拉一刀,正划在那人的肚皮上,鲜血、肠子瞬间流出,可梁纲还不罢手,正手正过刀势之后,顺着刀身再度前穿,又把那人捅了个前后通透。

起tuǐ一脚踢在刀身上穿着的死尸上,虽然现在说他是死尸还有些不准确,但只剩下了一丝气息没彻底断气而已,不是死尸又是什么?

尸体被梁纲一脚远远踹飞,在空中几乎飞出了一丈多远,鲜血洒了一路,最后重重的摔在黄扒皮身前。

不得不说这木排还是相当结实的,虽然只是用皮索和绳子扎起的,但是承受能力真的不错。

木排上还剩下黄扒皮和余下的两个狗tuǐ子,看着步步bī近的梁纲,三人都惊骇莫名。

一个狗tuǐ子‘啪’的一下丢掉了手中砍刀,然后转身就想往江中跳去,能跟着黄扒皮下水的人,想必水xìng也都过得去。

梁纲岂能容他逃脱,脚下立刻一踢,刚才那狗tuǐ丢下的砍刀就像是离弦的飞箭一样急速shè出,正中那跳江而去之人的腹部。

就如同被飞起的鱼叉叉中的鱼一样,那人的身子被飞刀上蕴涵的巨大力道带的在空中一顿,接着“噗通”一声重重的落在了江水中,染红了一片清澈水涛。

还剩下两个。黄扒皮一脸恐慌的躲在后面,最后一个狗tuǐ则是红了眼,打算拼命了。

牙口紧咬,额头青筋暴lù,鼓起全身的力气挥刀向着梁纲劈去。

梁纲好整以暇的笑了笑,没有练过武的,或是说练过武却没有真正厮杀经验的人,紧张之下往往会顾头不顾腚,顾上不顾下。

飞起一脚踢在来人的小tuǐ腓骨上,然后顺着脚下向左一扫,脚下失根没了平衡的那人,整个人都不由自主了起来,被梁纲紧接着的一扫后当即横摔了下来,恶狠狠地一刀也完全不靠了谱。

没再给他呲牙的机会,梁纲一步赶上,抢在那人起身前一刀砍下脖颈。

手起刀落,脑袋滚落江中,脖颈中血箭喷涌而出。

就只剩下黄扒皮了,说来好笑梁纲现在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具体名字,只晓得他姓黄。

从这家伙跳船上木排的架势来看,身手还是有一点的,可现在,在面对着梁纲的时候,黄扒皮已经完全失去了斗志。

不提梁纲之前的赫赫声名,单说眼下切菜砍瓜一样宰了四个手下,黄扒皮就已经被吓破了胆了。

刺目的阳光下,刀光闪现,一道白芒扫过黄扒皮的脖颈,硕大的脑袋血冲而去……

“妈的,便宜死你了。”非是时间紧张,梁纲直想好生的炮制他一番,现在一刀宰了,当然是便宜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