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61章 鞑虏野种

第六十一章 鞑虏野种

?()?..或.

三更送到。\\?WW..cOM?提供本章节最新\\yyy.??YY手机小说加料。?

姬延良一拳砸出,看到梁纲只是不甚在意的随便挥拳一拨,心中登时冷笑。对于自己的一身业绩,他还是很有信心的,“看我不一拳砸碎你脑袋!”?

“啪——”拳臂相jiāo。?

“唏…”手臂面骤然一痛,梁纲倒吸了一口气,“乖乖,了不得了,竟然碰到两个厉害练家子。”拨挡之下竟然能把自己打的这样疼,左边这家伙一身武艺绝不会比躺倒的那个弱了去。?

姬仲良此刻已经摔在了屋中地面上,就在王夫子面前,两者相距不足一步之遥。xiōng腹间一道一尺多长的血口,正汩汩向外冒着鲜血。梁纲那一刀几乎把姬仲良给开了膛,没伤到内脏已经是万幸了,现在还能吊着一口气也就是苟延喘息罢了。?

姬延良心中骇然大惊,自己这一拳有多厉害他可是很清楚的,寻常一条人命丧了也不足怪,却不想现下在这人身上竟只是随手一拨。?

姬延良那一拳是直奔着梁纲耳mén砸来的,眼看就要到了,却被梁纲扬起的左臂向外一记拨打就给带偏了,擦着后脑勺过去都有一尺长的距离。虽然拳臂相jiāo间,梁纲左臂吃了一痛,可姬延良也不好受,他右臂全力使出时被带偏方向肩窝处也是闪了一下。?

但即便是如此,姬延良也依旧没有半点的后退之意,他的眼角处看到弟弟姬仲良xiōng腹间溅出的血huā,直以为姬仲良已经死在了梁纲手中,悲愤之下拼命之心骤起。?

兄弟血仇,骨ròu之痛,怎能不报??

“哈啊——”恨声大叫一声,姬延良右手绕着梁纲的左臂一翻,已经是到了梁纲左臂内侧,全力向外掰去。同时身子一晃,抢进了梁纲怀中……?

右臂挥刀下劈,左臂向外拨打,胯部也向右扭着,梁纲虽然重创了姬仲良,可代价也付出来了,非是大tuǐ上的那一脚,也非是左臂面的那一痛,而是他现在的身形立势——根基不定,中mén大开。^^网^e^看?免费?提供?^^?

两手左右开击,中xiōng已经完全lù出,同时胯部的扭动也让他脚下略显不稳。?

如果是一般人,看到梁纲一上来就立马重创了一人,很可能就会选择后退防守,如此梁纲有了缓息之机,稍微的一调整立刻又是战力全复。可现在人家俩是亲兄弟,弟弟‘死’了,当哥的又怎么可能不战而退,屈身自保??

姬延良人家是没有梁纲这样变态的体质,没他这么雄厚的本钱,可是自幼练武,二十年辛苦打熬下的功力也不能等闲视之。且更为主要的是,姬延良拥有着梁纲所没有的良好的拳艺技巧和击技意识。除开各自的身体素质不言,仅是武校生出身的梁纲一身所学比之姬延良真是差的不以道记。?

拼命之下,姬延良敏锐的发现了梁纲的“破绽”,哪里还会放过。右手反转继续向外撑开梁纲左臂,同时整个人侧步猛进,抢入梁纲怀中右肩狠撞梁纲心口。?

身子撞击间,姬延良左手一记猴子摘桃扣向梁纲下体,右臂也在翻转间抬高肘部,等到肩膀撞上心口时,整个右臂肘部正好翻转过来,以高临下狠狠砸向梁纲的脖颈。?

狠辣,绝对的狠辣。与姬延良现在的反应和表现相比,梁纲之前闯下赫赫声名所用的手段完全是小学生级的。?

既然胯部在向右扭,那就彻底的转一圈。梁纲敏锐的感到姬延良探向自己要害之处的那一抓,那带起的风声都触动了下摆。?

xiōng口这一撞他可以不在乎,脖子上的那一击必要时也不是不能承受,可**的这一抓却绝对是不能容忍的,自己又没练过铁档功!“这俩家伙怎么都一个调调,生xìng好“断子绝孙”这一口么?”?

却不想,若不是自己把人bī上绝路,这一招辣手又怎么可能被人连连施展??

身子整个向右快速转动,左臂向背后一摆,护着腰脊,主要动作是在右臂————所持长刀顺势一刀环斩。?

姬延良顶肩撞出,狠撞在梁纲身侧,下面的一记飞爪也扣住了梁纲的大tuǐ,只是上面的一肘却落了空,无力的砸在了梁纲后背。接着姬延良全身发力,就想狠狠地把梁纲撞出去,同时手下呈爪,只想着在梁纲大tuǐ上生生撕下一块ròu来。?

但是梁纲又岂是这么容易就能对付的?姬延良用尽全身力气也没开动他一分一毫,即便他是在旋动之中;而同时大tuǐ发力,整条tuǐ肌ròu绷得紧紧地,姬延良不说是在他tuǐ上撕下一块ròu来,就是爪子还能不能抓住大tuǐ都是问题。?

陡然发力的大tuǐ,肌ròu结实的就像是生铁一样,原本扣在上面的五指,立刻就被生生蹦了开来。?

姬延良盲目了,就算是他兄弟被“两刀毙命”,他依旧以为梁纲是个“正常人”,只不过武艺(刀法)超凡脱俗而已。却根本不知道梁纲的体质对于人类而言完全就是变态。?

相比起武校所学的那点皮máo,这一身的怪力和敏捷的反应、迅雷一样的神经,才是他在这个世上的拼杀搏命挡者披靡的真正根源和立身之本。?

姬延良全身的发力不仅没有开动梁纲,反而使得自己被梁纲身形的转动之力给带偏了方向,整个人也向着梁纲右侧撺了出去。姬延良心中大叫不好,可这时候他就是想停下都不能了,这股力本身就是出自他身上而梁纲仅仅是稍微的点拨了一下。?

头皮一凉,姬延良感觉自己的头顶在拉拉的淌血,继而就是一阵火辣火辣的疼痛……?

“不……”姬仲良刚勉强撑起头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幕让他睚眦yù裂的情景。不禁痛声高叫起来。?

半截辫子带着巴掌大的一块头皮掉落到地上,梁纲接着一刀斩落在姬延良的后背……?

这一刀本可以落在他脖颈上的,但临头时梁纲又改变了主意。俗话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在这样的保守年代,武艺这东西可不是谁都能得真传的。如这俩人一般,那上面多半是有个高明的师傅或是长辈,而下面师兄弟或是兄弟亲戚也肯定不少。?

宰了两个不当紧,搞不好就要招来一窝……两兄弟都有两把刷子,要是公平决斗,他们也用武器的话,nòng不好梁纲还要受点小伤呢。这样的人,能不结仇还是不结仇的好,虽然现在已经做过了一场,可只要有一丝可能……?

“你们两人也是一身的好武艺,干什么不好,偏要给个狗官当保镖。”提起姬延良,梁纲一把把他扔到了姬仲良身边。说话中紧盯着二人的神sè……虽然自己不愿意结下这样的仇家,可要万不得已也只能下杀手,只要二人lù出一点的愤恨之意……?

姬延良、姬仲良互见兄弟未死,心中就已经大起高兴,对梁纲的恨意随之就散去了一多半。现在听到梁纲这样一说,二人脸上虽然惨白可面上却都显现出了惭愧之sè。?

二兄弟互视一眼,抬眼看向梁纲,接着再对视一眼,齐齐摇头不语。?

梁纲此时却是大松了一口气,这二人对自己并没有多么明显的恨,反倒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惭愧了起来。如此,赌上一把又如何……?

输也就是那么一会儿事,可要是赢的话,就无后顾之忧了。?

“来人啊,快来人啊,短máo…………”?

三人搏斗,鹰起兔落,转瞬间就已分出了胜负。这时邱元等三人也才刚刚反应过来。他身边的那个长随惨白个脸,扯着喉咙就叫。?

左手一抬,袖中的匕首就飞shè而出,在明亮的灯光下,一道银光闪过,锋锐的匕首就已经没入了那长随的咽喉。哧溅的鲜血把王夫子给吓惨了。?

“噗嗤——”行步中,梁纲一刀斩过,那被吓瘫了的王夫子顿时惨声嚎叫了起来。?

“贼子,逆贼……”邱元也是一脸煞白,他显然是知道梁纲的目标是谁,并没有以为姬氏兄弟没死,王夫子没死,自己就能逃过一命。手指着梁纲颤颤抖抖,口中絮叨的骂着。?

“狗官,你牵连无辜,殃害百姓,死不足惜——”噗嗤一刀直直的捅进邱元的肚子里,“反贼,逆贼?”梁纲念着这两个词,冷声一笑,“老子堂堂汉家儿郎,干嘛要那根留猪尾巴辫。爷们跪天跪地跪父母,又哪里需要跪乾隆那个腐朽老儿,鞑虏野种。”?

ps:看在兄弟累死累活码字的份上,诸位书友多多收藏吧!?^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