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66章 白莲暗号

第六十六章 白莲暗号

ps:下午一章正在写,三千字问题不大,能不能突破四千就说不准了。\\. 首发\\yyy.??YY手机小说过了四千今天还是六千+,过不了就是六千-了

一口气窜出了五六个巷子梁纲才停下。

周边已经没人,方才松了一口气,靠在墙壁上打量起周边的地形,抬眼却发现附近全都是大大小小的民户府邸,“居民区么?不过这方向在那里?”今天天上还飘着yīn云,没太阳的一丝影子,梁纲人生地不熟的现在已经完全辨不出东西南北了。

“随他便。”辨不出就辨不出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梁纲不在乎这个,但是施南林的那道命令他却不能不在乎。“***,施南林,竟然想出这样的狠招来。”在心中狠声骂道,要不是他自己怎会如此狼狈。心中破口大骂着,梁纲人却不作停留的继续向前。“嘘嘘…………”就在走到这个巷子口,突然一阵嘘嘘声从斜对面的一个小巷子传入他的耳朵。

“什么声音?怎么听起来像是有人在niàoniào?”一时的好奇,梁纲折身靠去了那个巷子,才往里探了下头就正好与两个撒完niào准备出来的衙役对上了眼。

“倒霉!”心底大叫一声,手上却没有片刻的迟缓,刚才还一副好奇模样的梁纲瞬间已经化作了一头下山猛虎,飞一样扑杀了过去。

“……白……莲…”曾大寿两手死死掰住扼在自己脖颈上的左手,趁着梁纲尚没发力,全力挣扎着呻yín出两个字来。

“白莲???”难道是白莲教中人?梁纲心中一动,正准备捏断眼前二人脖颈的手也不禁一松。^^ 网 ^^免费小说网“你们是……”

“小的…呃…小的是大师父的弟子,曾大寿,他是小的徒弟王明。”曾大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平时随时随地都可以自由呼吸的氧气此刻却像是能救他xìng命的灵丹妙yào一样,被他大口大口的吸进肚里。没有经历过脖子险些被拗断这种痛苦的人,是不会理解他此时的心情的。

曾大寿是齐林的心腹加弟子,再有明面上捕头的身份趁着,其在北会中也是占有一席之地的,同那辛聪等人一样都是齐林的得力手下。他在城北接到齐林的示意之后,就立刻和辛聪一块点了一批衙役中的白莲教弟子赶来了城西。

可还没到西城时,那边就传来消息说这里的衙役已经聚集了一百多人,绿营兵也在源源不断地赶来。曾大寿、辛聪等知道事不宜迟,已经是到了危急时分,所以辛聪立刻赶去大街去主持大局,而曾大寿带着一批人直接分散前来寻找。

而梁纲看似跑出了不进的距离,可他的实际方向却是偏东北的,如此才正巧和曾大寿师徒碰上。

如果换是别的时间段见面,曾大寿对梁纲绝不会开口闭口的称自己“小的”,可刚才小命就拿捏在对方手中,面对着梁纲的突然扑杀,自己根本就没有反手之力。耳听为虚,此见却是实,如此直接的差距,让曾大寿面对梁纲时彻底服了软。

“大师傅??”这个称谓梁纲知道,指的就是齐林,在北会中同时与大师傅相并列的还有一个‘二师娘’的称呼,则是在指王聪儿。“你怎么能证明你是白莲教的?”若真是齐林的弟子,那么这个曾大寿在北会中怕还是个人物。齐林是襄阳府的总差官,在自己地盘里发展一二还不是轻而易举,而他的这个身份虽然白莲教在对外保密,但梁纲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所以他对于曾大寿自称‘白莲教徒’,并不感觉意外。

曾大寿可没想得这么远,在听到梁纲问话后立刻就想回答,可话憋在口头嘴巴张了又张他就是说不出来。白莲教又不是传说中的天地合,两脚踏清明,他身上真没什么东西可证明自己身份的,无奈之下只能把当日白莲教码头迎接的排场讲了一片。李全、王聪儿、高成功……

三人分别对应西天大乘教总舵,襄阳教区,襄阳北会。这与梁纲知道的倒也相符合。虽然那时候梁纲还不知道这几人的具体名称,可他听张直昭、张直方说了,迎接的人里面既有总舵元老也有教区和北会的重要人物。

但就凭这一点就想让梁纲相信,似乎太容易了。另一边的王明急的满头冒冷汗,却不敢搭腔啃上一声。

“曾捕头,曾捕头……”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几声叫喊。曾大寿听了不喜反惊,连连面带哀求的看着梁纲,属下的这些声叫喊,那不是在帮忙反倒是在帮倒忙,搞不好就会成了自己师徒俩的催命符。“梁爷,爷爷唉,我俩真是白莲教啊……”这一刻曾大寿急得都快哭了,要是这样死去那算什么一回事啊?

纯粹是误伤嘛!~~

“呵——”梁纲这时突然一笑,低头勾到二人面前,小声说道:“那我就信你们一会,把那帮衙役给我领一边去,还有告诉我,你们白莲教的联系方式。”

既然别的衙役到了,那么事实上杀与不杀问题都不大了。若二人是假的,自己就算是杀了他们两个,行踪也一样会暴漏;可二人要是真的,那么自己赌这一把就算是赢了个满怀了。

“城北,城北大街上的‘遇连生’,那是我们会中的一个联络点。”曾大寿心中大喜,一种侥幸活命的惊喜感充斥着他的心间,立刻道出了北会的一个秘密接头处。“到了那您只要说出‘一片净土’四字就行。”

曾大寿利索的道出了一个名字,倒是让梁纲更相信了他两分。冲着二人一点头,深深记下两人的相貌,梁纲转身就想着巷子背口奔去。

二三十丈的距离似乎短成了二三十米,一转眼的时间就不见了,等到巷子口几个衙役进来,梁纲人影早就不见了。曾大寿、王明对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那一丝深深地庆幸……

“嘿,还真走了!”梁纲看着十多个衙役进了巷子让后又在那个姓曾的家伙的带领下施施然的向另一个方向赶去,心中暗道自己点整,随便赌一把就是个大赢。“遇连生,一片净土…………”

………

“好大的一座院子。”又转过一个巷子,面前的却不再是依旧的小巷子、胡同了,而是一处豪mén大宅的后院。

“正好进去避一避。”宅子越大就代表着其主人的实力越强,也就越有能力避免受官府的搅扰,这儿正适合梁纲藏身躲避。

助跑,起跳,脚底在墙壁上一蹬,身子一窜人手就已经够得到高墙的墙头了。“MD,真不愧是深宅大院,不比道台府的院墙低了。”

无声的滑落下去,梁纲一头转进了树荫中。

视线直直的越过宅院中轴线。大宅mén庭,“李府”,两个斗大的金字在无声的炫耀着府上主人的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