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83章 弄巧成拙,佯败成真

第八十三章 弄巧成拙,佯败成真

官道西向,一支hún杂的人马正在竭力的向前行进着。「域名-..-请大家熟知」apyyy.??快读小说

在接到傅家寨被土匪围攻的消息后,周祥急忙调集了城中的大部衙役和城北张集镇乡勇、城东老虎岗的巡校共三百来人向西赶去增援,沿途路上又汇合了洪山巡检司的三十多个巡校以及杨溇的大部乡勇,到此时队伍的总人数已然是超过了四百人。

傅家寨在光化县城西面四十里处,位于汉江北岸,土地féi沃灌溉方便还有水陆便利,在光化县也是数得着的富裕村寨。若是被土匪攻破,惊天血案做下一场,周祥这光化知县的顶戴就甭想再带了。

虽然在江北四县和邻近的郧阳府,村寨被土匪洗劫攻破之事并不罕见,可现在不是风头不对么?因为短máo一事,德安、襄阳两府都没得了好结果,襄阳的彭之年、施南林、张翙等人被严斥,那德安府上下,上至知府达哈苏下到衙mén的总差官关礼杰,更是被换了一遍。

周祥相信,若是现在时候自己辖区内冒出了一处村寨被破的戏码来,那头上的顶戴肯定是没法再戴下去了。

“快,快,跟上,跟上!”掀起轿帘,周祥大声的向着外面的人马吼叫着。却也不看看,自己一路坐轿都颠的腰酸背痛,外面的四百来人可是一路急跑过来的。

………

白虎山。梁家营老问沟之间的一个不大的小山头,距离傅家寨只有五六里之遥。

刘大疤瘌领着手下的四个弟兄正蹲在这里守候,看着东面的来路上是否有乡勇什么的出现。*\\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上午时,得罪了张龙、张虎兄弟,刘大疤瘌直以为自己前景不妙,羞臊之余害怕之心更起,甚至都起了另投mén路的念头。可却没想到,才一个时辰不到就从老大李九口中得到了张龙赔礼的话,也知道了原委,那一瞬间刘大疤瘌真觉得自己掏心剥肺都甘了,浑身充满了干劲,心中暗中打的小念头更是飞的无影无踪。

下午傅家寨动手的时候,带着明显的补偿意思,张龙做主安排了刘大疤瘌和他手下的四个人前去白虎山守望。

相比起在傅家寨拼命,白虎山守望的差事明显是个美差,刘大疤瘌xìng子固然有些蛮勇,可拼命地差事也是能躲一场是一场,当下高高兴兴的跑到这里来了。

通红的夕阳快要落山了,赤红的阳光洒遍漫山遍野。一下午漫不经心的刘大疤瘌,此时的jīng神却是提到了最顶点,手下的四个兄弟也都是如此。

他们也算是经验丰富的老鸟了,和官府、乡勇、巡校jiāo道不知打了多少次,心中估mō着也能算出西面援军的赶到时间,不出意外正是临近天黑的这个时候。

远远地,一个小黑点出现,慢慢的在赤红的夕阳余晖下,一条细若绳索的黑线出现在了刘大疤瘌等人的眼中。

“大哥,是官……”一个手下指着那道黑线叫道,军字还没来得及出口突然觉得喉咙间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喉间穿过……

刘大疤瘌拍打着身上的泥土,脸上带着笑,既然官府的援军已经到了,那自己也就该回去报告了。正要着手招呼手下弟兄……忽然间他的头皮猛的一炸,脖颈间一阵发凉感。

想都不想,立刻就滚起身子向前一扑,同时发shèxìng的chōu刀垫向自己的后背。耳朵里就听着细微的“嘶嘶”兵刃破空声从脑后传来,接着就听“嚓”的一声脆亮响声,一股大力从背部传来。“该死——”刘大疤瘌感觉到背后一痛,火辣辣的感觉立刻传来,心中暗自叫骂,同时也míhuò不解,怎么回事?是什么人偷袭自己的人?官府么?

背后的一刀,受力的重点撞到了刘大疤瘌垫后的腰刀上,力道传出让刘大疤瘌前扑的身子速度又猛的一加。

刘大疤瘌的经验很是丰富,平衡感也不差,空着的左手在地上一按,单臂一撑,整个身子凌空翻转一周安稳的落在了地上,同时垫在后背的腰刀也被他顺势在身边扫了个轮回。

对手没跟着进招,刘大疤瘌很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却又是怒火满腔,因为他知道自己手下的四个弟兄已经全部遇害了。

“呵呵,不错啊。”一句看似赞扬实则充满了嘲讽的话从对方口中脱出,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意味。就像是见到了老鼠的猫,不愿一击杀之,而是想准备先玩上一玩,取乐取乐。

“老子宰了你——”刘大疤瘌两眼通红,看了周围一眼,四个兄弟确实是都去了,两个一箭毙命,两个封喉一刀,连同自己面对的这一个对方只有三个人。

兄弟的毙命让刘大疤瘌一阵发怒又一阵浑身发冷,无声无息的mō到自己身后,干净利索的解决了四个弟兄,这无不说明眼前的三人是高手。

“杀我?呵呵,怕你还没那个本事。我问你答,老老实实的回了大爷的话,送你一个痛快!否则,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虽然很惊奇刘大疤瘌能躲过自己那一刀,可杨天生并不认为是什么大不了的,那一刀他并没有尽全力,因为他打定的注意就是活捉了明显是头目的刘大疤瘌,然后从他口中套口供。

作为张集镇乡勇刚请来的总教头,杨天生对于这一战杨天生不惊反喜,认为是老天爷给自己三兄弟的一个显lù手段的机会。所以在路上他才主动向周祥请命,自告奋勇的来当前行。本想是离近了mō一mō土匪的情况,却不想在白虎山先碰到了土匪的五个望哨,自然是不能放过。

杨天生的这句话简直是断了刘大疤瘌的退路,现在就算自己明显不是对手也只有拼死一搏了,虽然是在惧怒相jiāo,可刘大疤瘌还是细细的观察了自己的对手。

三人面相有些相似,年龄相错也不多,很可能就是兄弟三,自己当面的一个年纪最大,有二十四五的样子。

“杀啊——”刘大疤瘌挥刀砍出,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杀吧!该死卵朝天,一条烂命而已。

张世龙绝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用来补偿的安排却把刘大疤瘌送上了断魂桥。援兵靠近了不到三里的时候才被发现,看着呼叫着杀上的乡勇、衙役、巡校时,他的脸变得铁青铁青的。

李九苦笑一声,心中自为刘大疤瘌的霉运感到苦笑,但还是反过来安慰的拍了拍张世龙。“是疤瘌没福气,怨不得你。”

“本想着是一场佯败,现在到他娘的成了真败了!”黄三儿、麻子还有张世虎,三人面面苦笑。

李成贵干干的一笑,“这样也好,真实了不是?”再转头看向张世龙,看他还是一脸的铁青sè,“让弟兄们撤吧,再晚就要吃大亏了。”

“大哥……”张世虎叫道。

“撤——”张世龙牙缝中终于嘣出了一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