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85章 头道菜

第八十五章 头道菜

?()?..或.

县衙库房。==??ww.uos.?首.发?==apyyy.??快读小说?

厚重的大mén已经被打开,两把被破开了的粗大铜锁掉落地上,小二十人正在这里进进出出。?

库房中的存银,一锭锭一箱箱不断地被搬运到五辆马车之上,而躲在另一边的钱窖中的铜钱却是被人不屑一顾。?

光化县真不愧是富庶之县,库房中的存货就是十足,大致估mō了一下数量,至少也有三万两银子在。?

不过如此多的存银却并没有吸引到梁纲、李全,就连姚之福、高德均此时也不在这儿,库房mén前是一个为首之人都没有。他们现在是全都集中到了县衙的后院,周祥家眷的居处。?

“破财消灾,自古不就有这一说法么?周夫人为何执mí不悟呢,可别是想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大刺刺的站在mén前,梁纲九环钢刀拄在脚下,如同谈生意的一般向着房内的周祥家眷吆喝道。?

“周大人生财有道,千金散去自会复还,夫人你何必心疼呢?要是过了这坎,你可还是正正当当的县太爷夫人,可要是过不去,一切就都是空的了。千万别想不开,见了红就不好收场了。”?

县衙的后院,周祥的后宅,唯一一块还没被攻占的地方。?

并非是攻克不了,而是不能攻克,因为齐林在里面呢!?

梁纲的对面,所有的房mén都是紧紧闭合着,在外面只能看到一些刀光白影的闪动。*\\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在梁纲等杀入的时候,齐林、曾大寿等人丝毫没做用心抵抗,就‘慌忙’的退守到了这里。此刻,正是成为了抵抗的最后力量。?

正房中,齐林的对面,一个三十来岁徐娘正战战兢兢的看着他,双目中充满了渴求和软弱。这就是周祥的夫人,现在是完全被吓住了。在这个周夫人身后还有两个yàn丽年轻的少*fù,以及几个没成年的孩子,也都是雨泪挂面,吓的浑身发颤。?

齐林心中是安定的很,可面上还要表现出一副大祸临头的死灰样,真是有点辛苦。但是,这点小小的辛苦与白huāhuā的银子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要一想到数以万两计的白银,所有的辛苦就在齐林心中顷刻间烟消云散了。?

“周夫人,你倒是发声话啊,给是不给,还是由你你来做主的。”齐林脸上、语音中都充满了急迫的焦急感,在他的周边,几个光化县本县的衙役和十多个齐林的手下也都一脸渴求的望着周夫人。“你倒是说一句啊!”?

事实上,这个时候齐林心中已经能万分确定,这个吓破了胆的周夫人终会将银子拿出来的。现在他关心的仅是周夫人能拿出多少来?周祥的家当她全都知道么??

………?

一万七千两的银票,再加上两箱子的现银、金字,总数目已经超过了两万五千两。?

“嚯,都快赶得上县库了,这个周祥可真够féi的。”抓着银票,李全颇有些jī动。长这么大,他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将成千上万两的银子拈在手中,这个滋味,今天总算是体会了。?

“这还只是周祥他老婆知道的,那里面肯定还有。”梁纲看了眼李全,面上现出一副蠢蠢yù动的神sè来。“可是很有可能搞出三五万两银子的。大好机会近在眼前,就因为几个内线放弃,至于么?”?

时到今日,西天大乘教依旧对梁纲保守着齐林身份的秘密,此次行动对梁纲也只是说府衙衙mén中有几个得力内线,齐林的身份是丁点都不吐lù。?

为了保住齐林身份的秘密以及保住齐林襄阳府总差官的位子,西天大乘教的设计就是如眼前的一幕一样,由齐林退入后宅,保住周祥的家眷,同时也bī着周祥老婆破财消灾。?

如此大笔的银子送出,作为见证者之一,齐林就等于是捏着了周祥的一根小辫子。在向上面递jiāo文书的时候,周祥绝不敢将责任推到齐林的身上。如此齐林责任骤减,便是有错也最多是一个申斥罢了。往上面送些礼,这总差官的身份自然也就保得下了。?

银子,西天大乘教所需;齐林之身份,亦是西天大乘教所需;两者自得取其一,舍前而取后也。相比起银子来,齐林总差官的身份对西天大乘教的发展和安全更有力。?

“不可,万万不可……”梁纲一脸的蠢蠢yù动,实实是吓坏了李全,他可真怕梁纲一时见钱眼开,直接推平了过去。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借口很不充分,可也只能死皮赖脸的拖住梁纲。?

“行行行,不提了,不提了。”被李全缠住的梁纲最后做出了一个头疼的样子,心中冷笑中把这事儿轻轻地揭了过去,当即是被李全大为感jī了一番。?

“啊……短máo…………”?

“快跑快跑,短máo进城了,土匪进城了…………”?

三十来人护着五辆马车冲出了县衙后mén,梁纲一马当下,九环钢刀寒光凛凛,一头短发根根倒竖,是什么身份一目了然。?

在他的身后,三十多条大汉人人黑巾méng面,个个持刀nòng枪,拱卫在五辆马车周边,当即是一lù面就惊得路人无不骇然yù绝。?

这可是县城之内啊,怎么行事如此嚣张,竟然敢公然lù面,那官府衙mén都是干什么吃的????

恐慌,在最短的时间内席卷了整个全城,当梁纲他们走到西mén的时候,整个光化城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相信经过他们这一公然行事,光化县城之事,就会像是狂吹的劲风一样瞬间传遍整个襄阳府,接着便是整个湖北、乃至全国,闹得人人皆知。周祥他的盖子是想捂都别想捂住。?

“而以此声势来作为自己竖旗拉杆子的开头菜,相比也能将自己的风头往上更加的推进一步!”梁纲心中如此想道。?

没有不怕死的人,当车队赶到西城城mén的时候,大mén敞开,而原本在那里守卫着的十来个衙役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大街两旁也变得空空如野,商家店户纷纷关mén落锁,一个人影都无。?

“走,出城!”?^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