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98章 火烧营门

第九十八章 火烧营门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一个都没放进去,这姓彭的可真沉得住气。^^?网陈虎嘴角一阵chōu搐。虽然从理智上将,彭之年不开营mén自有他的道理;可从感情上讲,陈虎发自内心的鄙视这种做法。

梁纲笑了笑,不但是陈虎,这时齐七、黄三、李九还有张家兄弟,全都是一个表情。道上hún的,首先讲的就要是个义气,否则的话就算再有能耐也拢不住人,最多只是一个独行侠。

“黄三、李九。”

“在,大当家的。”

“你俩带人绕到清兵寨后,等到营里大luàn的时侯,就引军从后夹击。”接着梁纲又向陈虎说道:“速派人到营前喊话,限营前溃兵在两刻钟内弃兵投降,否则刀兵一起,让他们片甲不留。”

如果是正儿八经的两军jiāo战,这时候梁纲甚至还可能直接冲着彭之年叫嚣投降,可现在自己不过是匪而已,彭之年堂堂一副将,怎么可能会投降,所以也别喊大话,平白让人耻笑。

不过相信这么一说,也能瓦解一些清兵的士气。而且有了两刻钟的缓和时间,也足够黄三、李九带人绕道清兵后寨了。

大当家的这似乎是在准备强攻啊,陈虎等人听了后,心中有了几分明白。强攻清兵大营,而且是在对方兵力还要强过己方的情况下,陈虎、黄三等错不过是梁纲刚打了一个打胜仗,否则还真会立刻进言。

“是。”黄三连着李九愣了一下后双手抱拳后,立刻退下,陈虎犹豫了片刻也闭上了嘴,躬身领命。

“齐七。\\??í群2∴⑴㈨⑸\\”点了陈虎后,梁纲也没让齐七闲着,“你立刻引本部人到边上的林子里去打柴,务必要用树皮、草腾把柴火捆扎起来。”

齐七听得一愣,反shèxìng的量了一下风向,标准的微风。这天能用火攻吗?

齐七的动作梁纲当然看在眼中,但他并没去解释什么,现在时间最重要。而且,身为上位者,似乎也没必要事事都要向下面解释吧?难道下面的人想不通,或是自己不解释,他们就不执行命令吗?要是这样,还不如不要这样的手下。

“两刻钟内折回。”语气斩钉截铁,说罢向着齐七就是一挥手。

见梁纲这番态度,是打定了主意,齐七自然不敢违背,当下接了命令走人。

因为急着赶路,梁纲带不了火yào来。而且火yào留在石mén山,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好在万急之时给麻子一个凭借依靠。不然的话,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只要十斤火yào堆上去,足够在清兵营寨的任何一个地方炸开一个大dòng。

四人陆续散去。

待齐七走远,他不敢相问的,张世龙、张世虎却是有这个胆量。“大当家的,现在这风太小了啊?打了柴也放不起火来啊!”张世龙遂即问道。

梁纲笑了笑,一点前方清军营寨,“火攻自然不会成功,可单要烧坏他们的大mén,这小风却是够了。”他打的主意就不是火攻,而是用火将清兵大营的大mén给烧掉。

夜sè更浓,兰家岗的清兵大营却是一片火光通明,尤其是在营mén处。篝火、火把,把那片地方照的如白昼一般明亮。

随着陈虎呼喊声的响起,营mén前的一百多清兵溃兵知道,自己的“好日子”要到头了。是给把自己关在mén外的彭之年继续卖命,还是丢下兵器老老实实的逃得一条xìng命——

短短的半刻钟,一百二十一个清兵、五个低级军官丢兵弃甲在阵前投降给了梁纲。

“将军——”,在营mén处蹲守的陈之壮心中百般焦急,忍不住再次转到彭之年的大帐。

营mén处的动静彭之年当然听到了耳朵里,千把人的一个小寨,能有多大?可他又有什么办法?

对方可是有三千多人呢,去掉白虎山的一千,打起来也够自己这点人马呛的。只要一开mén,说不定大股大股的土匪就会随之涌入。失去了营寨的防御,便是多了百多名没了斗志的败兵又能如何?凭这些就能挡得住匪寇的进攻吗?

开mén放进的不仅是自己人还有会要自己命的匪寇,所以彭之年是打定主意不开mén,他就准备凭着这座营寨来与梁纲斗上一斗。

两刻钟,半个小时而已。这点时间转眼而逝,在此之前营mén处的一百多清兵已经尽数束手归附,使得梁纲手下的俘虏人数一举突破了二百人大关。

在十数亲兵的护卫下,陈之壮再次返回到了营mén。早有守mén的把总迎上前来,大声报道:“陈大人,mén外的人……都——”

“嗯——”陈之壮低沉的嗯了一声,满脸的yīn霾之sè,看向营外二百步处七七八八tǐng立的匪寇,眼中满是愤怒的神sè。什么时候,这大清的天下变天了?匪寇竟敢围着官军打了?“外面可还有别的动静?”

“回大人,并无其他动静。”那把总在陈之壮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叶是提足了jīng神,实在是没什么察觉。

陈之壮不再说话了,继续沉着一张脸,两眼炯神的注视着营外那片星光点点的所在。

“嗯?”目光忽的一凝,陈之壮情不自禁的探出头去,半边身子都出了营墙。二百步外,一片火把正在缓缓向前移动。“全军戒备——”嘹亮的呼喊声从他口中发出。

“准备,准备,土匪上来了——”

一支支熊熊燃烧的油脂火把从营mén顶上被守卫的清兵奋力掷出,火把翻滚着掠过夜空,落地后依旧燃烧。照明范围再次扩大,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营mén外正有无数的黑影在迅速靠近。

“唆唆唆————”

下一刻,黑暗中数十支利箭从营外攒shè而至。在营mén上处驻守的清兵只有营墙辕木可做遮挡,虽然箭雨稀疏可还是倒下了好几个。凄厉的惨叫声立刻响起了。

“跟我上——”

阵前,梁纲大声一呼,身后的骑兵队再次随之奔动,更后的数百土匪也大声叫喊着往前狂奔。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拿的不仅是刀枪还有一捆捆的干柴——

熊熊烈焰映红了半边漆黑的夜幕,更照亮了整个清兵营寨。

“完了。”陈之壮这一刻好似丢了魂一样,目光呆滞的望着化作一堆燎天之火的营mén。

等待他们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