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零一章 敲诈勒索前

一百零一章 敲诈勒索前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谷城县城。\\??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

知县季yù华带着三班衙役多番努力下,好不容易才把满城百姓的惊慌情绪勉强压下,在汛地内休息了好一阵子的梁纲,就领着人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谷城城下。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在实施切切的威胁面前,整个谷城县再次sāo动起来。

有驻军的地方,老百姓心中的安全感都还是蛮高的(前提这支军队还没有烂透),就比如谷城县。虽然汛地只有三百人绿营,可全县的案发率和被土匪光顾的频率,在江北四县中却是仅次于均州低的。

同样是三百人,三百个衙役、乡勇甚至是巡校,威慑力都要远比绿营来得低。就算是梁纲,心中虽然知道襄阳绿营很烂,可在对付他们的时候依旧全身心的投入。这远不是对付三百个乡勇、衙役可比的!

军队,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其自身都是蕴藏着一股力量的。

而同时,与这份安全感成正比的就是百姓在失去军队‘保护’时所感受到的恐惧感。这份恐惧同样超过光化、均县二地。

还有,因为有谷城汛的存在,整个谷城县的乡勇、衙役数量就要比临近的光化少了很多,同时的乡勇在jīng干和训练上也逊sè了许多。现在匪寇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城外,知县季yù华手中竟然无人守城。紧急搜罗、强拽了一批城中丁壮上去,也个个吓得浑身发抖。

一百多俘虏低眉顺目的走在前面,在他们两翼和身后,列着的是两倍于其土匪,陈虎、刘大两部人在看管着他们。== . 首.发 ==经过昨夜的一战,陈虎手下损失了不少,而刘大部却躲了过去,只是在刚才的汛地攻战中折损了几个。

在他们的身后,隔开了的一段距离,站布着黑压压的一大片人,从城头上看去怕是有上千人之多。那是黄三部众和梁纲领来的五十人从县城周边搜索来的**百百姓,里面有男有nv,还有老有少,就是让他们站在身后壮声势的。

虚张声势!

不然的话,四百多人那里能真正的威胁到一座县城呢!梁纲要好好地敲上谷城一笔竹杠,当然要加重自己的筹码了。

反正离得远,对方有望远镜的可能也不大。完全有可能糊nòng过去的。

季yù华的脸刷的一下变的惨白,比白蜡都要白。自己刚刚把军心民意安定住,现在匪寇有拉出了一千多人的架势还有一百多俘虏,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这对守城军民是何等的打击。

果然,在这一群战俘出现在城下不远之后,西城的守‘军’就‘沸腾’了。

巨大的恐惧感让他们无法再安静的守在原位上,尤其是他们在城下战的俘群中看到一个个身着绿营军装的身影之后。

西城的哗luàn很快就蔓延至东、南、北三mén,并进一步在全城百姓中传开,如燎原之火,让人掩之不及。

“大当家的,咱们这就派人进城?”黄三问道。他是知道梁纲的计划的,此次来谷城就是要打一个时间差,趁着光化方面被震慑还没有反应过来前(真实的情况是瞒不住的,比如刘大,从白虎山下来后就放掉了那**百百姓),先端掉谷城汛的驻地,把里面的有用物资,如刀枪之类的清理一下,然后再很敲一笔谷城县。绝没有打进县城的意思。

既然是敲竹杠,那就要有去谈判的人,要有人进谷城县的。所以黄三才这样问道!

“不急。等光化方面报信的到了,再派人进去不迟。”

彭之年大败,兵势转攻为守,那自然要迅速告及周边各县,要他们严守城池,而防止被梁纲钻了漏子。所以,用不多长时间,最多是下午,光化来谷城报信的快骑就会赶到。

眼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快了。

“让弟兄们都退回来,余外三mén再派些人。给我盯紧点,除了报信的公差外,其余所有人不许进也不许出!”该做的事都已经做完了,现在需要的就是等待了。梁纲róu了róu脸,从昨天到现在他还没有合过眼,手下的这几百弟兄也同样如此。只不过所有人都被连连胜仗给刺jī到了,个个肾上腺jī增,现在还全都有jīng神。但就算是这样,适当的休息也是要做的。

…………

“什么?你说什么?”季yù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彭之年败了,这是真的吗?他手中可是有一千五百人马的。

“季大人,小的说的句句是实,可不敢骗您。那短máo嚣张万分,把几员随军的千总只这剩下了少点残兵,现在只能严守我们那儿的县城,顾不了其他的了。”

………

城西数里外的一片小树林中。

詹世爵快马赶到梁纲身前,“报大当家的,光化来的公差已经从北mén进城了。”

与张家兄弟一样,詹世爵虽是枣阳县人,可也是吃拦路劫道这口饭的,而且比之张家兄弟单人独行更势单力薄。

梁纲竖旗拉杆子的时候,詹世爵前来投效,因为声名不显,所以只是当作一普通喽啰对待。后来他因为一身好骑术在梁纲挑选亲卫的时候被选中,随后在昨夜之战中手持长枪紧跟在梁纲身后杀进杀出立功不小,那邓兴相就是被他捡漏一枪给刺死的。

战后他被梁纲提拔了一级,做了亲卫骑兵中的一个小队长。十人制的小队,在上面暂时还是空着的。

时间太紧张,多日的忙碌中,梁纲连整编人马的时间都没有,暂时用的还是以原先的绺子为一作战单位。可以调整的,也就是人数较少的亲卫队了。

此次前来谷城,梁纲带的五十人,除了三十个普通喽啰外,就是十名弓箭手和一队骑兵,虽然没有带马。可现在连破了筑口巡检司与谷城汛驻地,十匹马还不是轻易就能凑到。(仅仅是马,不是在指战马)

光化在谷城北面,前来快报的公差自然是从北mén进来,所以梁纲就安排了詹世爵亲自带人守在北mén,细细观察着。一惊发现,不要阻拦,只需来报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