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零六章 整装待发

一百零六章 整装待发

时间流水一般飞逝……

就在彭之年如愿以偿之时,梁纲于石mén山的千多部众也顺利的完成了整编。

~~

/->?~~

山寨也在同时间建好,以木石结构为主体,两丈高的围墙趁应着山势显得颇似雄壮。虽然比原先的计划缩减了一些,可作为一个桥头堡,这样的规模已经足够了。

聚集起来的百姓自然也都已经散去,虽然这期间有那么一个小小的惊吓,可是他们依旧抗拒不了钱粮的yòuhuò,在被‘劫持’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照样干活。甚至还有些人为多吃了晚早两顿饱饭而暗声叫好!

有了这些人的帮忙,大批的粮草物资都已经转移到了石mén山后的一个山谷里。这山谷距离石mén山,直线距离也就是四十来里路,可是实际上翻山越岭却是要多走出快一倍的路程。

即便周边的百姓走惯了山路,一天也走不成一个来回。晚上多是要山野宿营的。梁纲陪他们配的当然有粮食,可是这些人在晚上、清早最多是喝一碗稀粥,为的就是多剩下些粮食带回家。

不是有了这小两千百姓帮活,那么多的物质怕是梁纲不去整编部众都来不及搬运晚。而除了百姓之外,一千三百人的俘虏同样是一支劳苦功高的车马队,在刀枪的押送下,他们或是开山凿石修筑山寨,或是往返山里搬运物资,真是一刻都没闲着的时候。

(一千三百人——第一战二百多俘虏,彭之年一战二百多+六百余,谷城之行又带回一百多)

一千三百人的俘虏,加上一千多人的部众还有小两千人的百姓,四千多人前前后后这些天来消耗的粮食确是不少,原本五千石的储备,一转眼就少了五分之一。

看着那些百姓和俘虏,啃着咸菜大口大口的吃食,四两重的馒头一个接一个下肚,梁纲就不得不心生感慨,这没有油水ròu食做菜,单是粮食,消耗实在是一个‘大’字。

清朝的‘斤’是十六两制的,梁纲不清楚这时的一两到底是多少克,反正是感觉没有五十克重,但是十六两的一斤总重量是绝对要超过后世的五百克的。这些百姓和俘虏一天的消耗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尤其是那些俘虏,因为干的全是重活,梁纲在吃食上也不虐待他们,一个个馒头下肚,一碗碗稀饭喝下,每人每天的消耗怕是都要超过两斤了。

如此再算上给百姓的的钱粮,银钱还是máomáo雨,粮食却又是少了一大块。这些粮食全都是用大米白面付的,以至于到前天曲终人散去,王子元的账面上,米面的存量竟只剩下千石不到。要知道,之前的存货可是大米一千零三十,白面一千七百六的。

不过大米白面的大量消耗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梁纲从谷城回来,叫过王子元来查账,那时他发现粮食中大部分的杂粮已经被运到了后面的山谷中,而白面大米的量却是很少。当即心中就有了怒气,是yù米红薯吃了好啊,还是大米白面吃了好?这道理怎么都不懂?

然而怒气才一发出,他就不得不收回,还自己搞了一个大红脸。却是因为大米白面都是不能放长久的,虽然冬天要不多长时间就要到了,可即便是在冬天,米面也是不能长放的。而红薯片和yù米等杂粮确实可以。

听了王子元怯怯中夹杂着一丝惊讶和好笑意味的解释,梁纲脸上当即是一阵发烧。这时他才想起,老家的人囤的也都是麦子而不是面粉,还有他虽然不清楚大米和稻谷有什么不同,可他也知道大米放长了是要生虫子的。

还是后世的潜意识作祟啊!那时候家里那有什么大麦、稻谷,缺了都是在街上随买随卖的,自己一时没往深处里想,竟敢搞出了这么一个丢脸的事来。

虽然当时是颇为尴尬,可梁纲脸红发烧也是一瞬间而已,他紧接着想到的就是自己原先的计划落空了。大米白面不能放,那么可作依持的也就是两千二百石的杂粮,但这些粮食似乎还不足以让所有部众撑过一个冬天,而且人也不可能连续几个月天天吃红薯片和yù米。(他自己认为的)

骤然的恶讯实在让梁纲有些措手不及,打发走了王子元后他在屋内团团转了起来,最终想到的法子却是不外是继续‘打家劫舍、敲诈勒索’,而同时也需要求的西天大乘教的帮助,好在必要时刻不掉链子,断了粮草。

石mén山的工事已经修完,梁纲准备今天就调了第二大队和麻子的独立中队押解着所有的俘虏前往山谷处,在那里他要修建起进山的第一个补给站,然后好继续往大山深处里转移。

“大当家的,麻中队的人已经全部回齐了,陈大队的还缺七个,里面有一个是小队长。”詹世爵的声音在mén口响起。

梁纲闻言点了点头,眼睛瞄了一下窗外,太阳都已经偏西了,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回来想必是不会回来了。“从预备队里挑六个给二大队补上,再从亲卫队里选一个补小队长缺,让他们准备好一切马上上路。”这个时候开动明天就可以达到山谷,天黑前也就有时间来安排好一切。

“是,大当家的。”

……

土匪也是人,也是有家室的,虽然很有一部分是孤身寡人一个,可有家有口的不在少数。

梁纲昨天见山寨已经修好,部众也已经整编完毕,百姓也都散去,外面的清兵还继续缩在光化县城中,无忧无患,就‘仁心’一动,下令所有离家近的,有人家在的部众都可以休假一天时间回去探亲,随便也可以把手中的银两送回家。

这是一条很能收买人心的命令,传到之后部众中当即就响起了阵阵欢呼,与梁纲之前宣布‘抚恤银子、烧埋钱’时的欢呼声简直是有的一比。

土匪中那有什么抚恤银子、烧埋钱,不管是谁,死了之后都是一个样,分文没有,就算是原先的东西也会被之前的同伴一抢而空。运气不好了甚至连个囫囵尸首都没。可现在梁纲宣布了抚恤银子和烧埋钱,这就是在无形中给那些有家人在的部众卸下了一个枷锁,自己就算是死了,也能给家人做一把贡献。

出来当土匪的,人人都有一把辛酸泪,天生恶xìng的人可没几个。这些天夜里,梁纲组织的“诉苦大会”开的可以说是圆满成功,那就是因为这些人中很多都是同命相怜,受过相同的苦,遭过相同的罪。

像兄弟姐妹被卖了还债抵债的,什么地主bī死了父母家人或是拉去姐妹当奴做仆的,那一条都有上百甚至是更多人伤心落泪……

不能不说红朝发动劳苦大众的厉害,梁纲就凭这一条‘诉苦’策略已然极大地增强了手下一千多人的凝聚力和对满清官府的仇恨心。每天晚上石mén山上都是哭声不断,甚至连很多的俘虏和来帮忙的宿在山上的百姓听了也都流泪不止,人心这一票是大大的赚了一笔,同时他自己的声望也有了一个极大地提高。

如果说,之前的土匪仅仅是奔着梁纲过往勇猛的名声和声势浩大这两条来投奔的,那么现在他们对梁纲就有了相当的尊敬。

出手大方,能打仗知兵,个人武艺绝伦,还有抚恤银子、烧埋钱以及诉苦大会,一条条的经历下来,这声望无声无息中就积累了起来。

现在再加上休假这一条,怕是在部众中连陈虎这些老头领的声望也远赶不上他了。

而事实上,陈虎他们几个对梁纲认出抚恤金的事也是很感意外,反应过来之后同样很是感jī。

梁纲之前不是还有些搞不懂么,为什么陈虎他们放着自己的一方豪强身份不干,而愿意跑到自己手下当小弟。事实上在江北四县hún活并不容易,别看梁纲轻轻松松的就搞到了几万两银子,大批的物资粮草也是轻而易举的就能得到,可是换作陈虎他们却是艰难了许多。

别说是击败一千五百绿营兵,就算是周祥那样的四百多人的进剿也能赶得他们jī飞狗跳抱头鼠窜。如那傅家寨一般的富裕村寨他们都啃不下,像杨溇那样的地方更是不敢去招惹,平日里能够劫掠的也只有一些人口偏少的小村或是穷村。而在那样的地方,即便是能得手也刮不出多少油水来。

日子都是过得紧巴巴的,可远不是想象中的大碗喝酒大块吃ròu。

如果是陈虎他们,能有梁纲这样干一票就收获上万两甚至是几万两银子的活,说不定他们早就解散部众,带着金银远走他乡,隐姓埋名当即自己的富家翁起来了,哪里还会待在这儿。

这一点从他们前来投奔时带来的家底就可以看得出,便是势力最庞大的陈虎,全副家当也不过才一两千两银子,相对于二百多人的部众,实在是太少了。

土匪这行当,普通喽啰身死即名灭,当家的也是一般,就像麻子那一绺子,原先的大当家二当家熊家兄弟,不也是一个样,自己死了连家人也跟着遭殃。那熊四死后,紧跟着的熊家fù孺就被余下的土匪给抛弃了,走运的是她们没有被官府抓到。而要是不走运,或是前任头领不得人心,那么不等官府抓捕,可能就被继任的首领给瓜分了,反正是tǐng悲的。

而现在梁纲的抚恤金政策一出(既有抚恤金,自然要保住他们的家人),简直立刻就是人心所向。有家有口的发自内心的感jī他,没家没口光杆子一个的也认为他对兄弟仁义,跟着这样的大当家的卖命值了。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