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零九章 烧粮断后

一百零九章 烧粮断后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石碑岭间的一座山头上,树林枯草遮挡,梁纲和其带领的一百亲卫正无声的潜伏其间。\\???提供本章节最新\\

一个多时辰前,韦绍光的一千军已经开进了山中,梁纲是动都没都一下,他的目标并不是彭之年的先头。

时间飞速流逝,刚才又一队轻清兵从山下走过,人马有两千多人,统兵大将一身武服,顶戴上的红珊瑚顶珠在夕阳的照shè下显得尤其的赤红。

二品顶戴,那人必是彭之年无疑了。

但梁纲依旧没动,彭之年也不是他的目标。对此的反应仅仅是派出去了一个人,一个西天大乘教的联络员。

半个多时辰再度过去,太阳眼看就要落山了,彭之年的大部队已经走远,西天大乘教前去联系的人也终于回来了。“寨子里还有多少人?”招过那人梁纲急忙问道。

“梁大当家的,山下寨子里除了五百随军的民夫外,就只剩下了二百来人,二三十个是官军,余下的衙役、乡勇各占一半,领头的是个把总。”来人汇报的极为详细,除了把兵力说了一遍外,还说了寨子里的守卫分布,营mén处的防卫等等。

那寨子里无论是衙役、乡勇还是民壮中都有他们西天大乘教自己的人,里面的东西还有什么能瞒得过他的?“左臂上扎白巾的是自己人,还望大当家的和弟兄们留心。”最后说上了这么一句话。

梁纲明白的点点头,“左臂扎白巾的是自己人。”当即把这句话传下,然后亲卫队随之出动。「域名-..-请大家熟知」

一百个人光明正大的往营mén处靠近,丝毫没有引起守军的半点警惕,照样有民夫在营mén进进出出,而往来的民夫每当碰到了梁纲一行时还纷纷点头哈腰的问声好。盖是因为梁纲一行人身上穿的全都是干净整洁的绿营兵军服,先前兰家岗的那一场胜仗以及谷城汛地的缴获,要凑够一百套无残破血迹的军服还不是轻而易举?

穿着绿营兵的狗皮,梁纲带着自己的亲卫队非常容易的就靠近了营mén。“弟兄们,跟我杀呀……”九环钢刀亮起,一百人瞬间化身成了一百头下山猛虎,顷刻间如一泄千里的洪流一样向着还在不知所措的守军就杀了开去。

惊恐、慌luàn、惧怕……瞬间笼罩了整座营寨。

数百民夫惊慌之下无不luàn奔luàn逃,整个营寨一惊开战守军就陷入了万劫不复之深渊。

梁纲直冲向中央的绿营兵处,寻到了那个把总,三两刀砍死在地,整个营寨中的抵抗就彻底消失了。

没有大杀特杀,只是冲散了守军之后,放了一把火将整个营寨中的物资储备烧了个jīng光。

这座营寨是彭之年进山后的补给地所在,随军的大批民夫就是用来在日后往返山里山外和石碑岭与光化县城之间的,现在民夫们全被打散逃跑,储备的上千担粮食也全都化为灰烬,就凭借彭之年部随军带的几日口粮,若没有后续补给的话,他是撑不下去的。

而石mén山寨却不是朝夕间就能攻得下的,虽然现在里面的防御力量很是空虚,可有几百斤火yào在手,那就是防守上的无上利器。

彭之年在军中往后身后天sè隐隐发红,心中就知晓不妙,肯定是营寨出事了,不然哪会燃起这般的大火。而正在惊疑间,却又看到五六百残败清兵狼狈的往自己这边跑来,却是和韦绍光的败兵碰了面。

韦绍光部余下的人数还不到六百人,而能有这样的数目还多是因为韦绍光领着部分人手拼死垫后的结果,否则的话被第一大队一路追杀过来,清兵的损失绝不是只眼下的这么点。

彭之年恐败兵撞luàn了自己的人马,忙下令所部让开了一条通路来,并令庞志远、刘振英部的五百人上前接应。这个时候他可不会相信手下的那群新兵蛋子,他们只要不添luàn就不错了。

有了五百生力军的接应,韦绍光残部总算是退了下来。“短máo手中总共才有六七百人,你如何会败得这般惨?”看着灰头土脸的韦绍光,彭之年真恨不得一刀砍杀了解气。

在进兵前他就已经mō清了梁纲的底细,这非是从周边的乡绅百姓口中得知,而是从几个被捕捉到的返乡探亲的土匪嘴里知道的。

在外当土匪或是干无本买卖的人,都是要隐姓埋名不为人知的。就比如陈虎、陈二侉子、黄三、李九等等,全都是化名,原先的张世龙、张世虎也是一样。这为的就是不连累家人。

但总有那几个倒霉蛋被外人知道的,那几个被捉的人就是如此。刚回家就被当地的乡绅乡勇或是地保知道了,然后带人围了过来,真是一捉一个准。

有家人做牵制,或是根本就顶不住严刑酷打,没过半天关乎石mén山上发生的一切就全都吐lù了出来,而紧接着就被报到了彭之年面前。

对于梁纲的一系列措施,彭之年倒真是感觉着有些惊奇,是相当有水准的。那个‘诉苦大会’更是让他感觉有些惊悸。不过同时他也更有信心了,短máo所谓的第二大队和匪首麻子部都将去了大山更深处,那石mén山上就只留下了六七百人,自己这边三千多人,近乎五倍于敌的兵力,想要拿下石mén山还不是易如反掌?

事实上那韦绍光之所以敢一直追着第一大队穷打不舍,也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石mén山上现今的实力,认为就那六七百人就是全来也不会是自己的敌手。故而才会毫无防备的一头扎进梁纲设下的圈套中。

“卑职无能,甘愿受罚。”韦绍光毕竟是行伍的老手,垫后硬撑的那一段如何还会不知道打自己埋伏的人是多少?而这一知道后,他心中却是更多出了一分羞愧。

樊城守备洪成义这时也是一脸的羞愧的跪在地上,相比起韦绍光垫后时的‘拼死用命’,他的表现更不堪言。

“大人”,陈之壮适时的上前一步,“是何惩处战后再说不迟,现今还是剿匪第一。那石mén山寨本就人少,短máo先是分兵击我军前行,后又分兵抄袭我军后路,此时山寨中必是空虚之极,我军不若反其道而行之,趁机直捣贼巢……”后路被断,粮草被烧,一般来说那都是要尽快回军的,可是眼下的情况却又有些不同。军中携带的粮草虽不多,可也是能支撑个两三天的。“以卑职见,不若令韦洪二位大人暂留军中效力,戴罪立功……”襄阳、樊城城守营是襄阳协中最重要的两个位置,韦绍光、洪成义若不是彭之年可信得过的人,他有怎能容忍这俩人坐在那个位置上?所以陈之壮的求情……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