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二十章 三进襄阳

一百二十章 三进襄阳

光yīn易转,时光易流,眨眼间距离梁纲第二从襄阳城回来就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在这段时间中,如他之前所料想到的一样,手下的部众又吹气球式的膨胀到一千五百人,这还不算陈虎、黄三等人的家眷,要是连这些fù孺全都算上,那总人口足足会超过一千六百人。

第一大队等部在石mén山战殉的空额当然要补充上,且多出的人马还让预备队人数一口气涨破了五百人大关。

在同时间内,张世龙、张世虎的兄弟张世秀、张世凤二人也已经到了山中,连同姬延良、姬仲良兄弟和王邵谊,梁纲这手下的班底是越来越大了。不过虽然如此,他却也没有再增添一支手下的作战力量编制,依旧是第一第二两个大队和两个独立中队以及本人的亲卫队这五支战斗力量。

说实话,对于张世秀、张世凤、姬延良、姬仲良这两对兄弟,梁纲都能够相信,也都能放心了用,尤其是这后面的两人,确实是很想大用。但是苦于四人都是无功无劳,就是再想提拔也只能做上分队长。虽说他也能一声令下把他们四个都推上中队长的位子,可是从长远上考虑,为了能更好的把部众往军队方面引导靠拢,梁纲也只能暂且忍耐。

在回到山里的第八天,大清晨的梁纲就撇去伤兵,再留下了二百人部众否则守卫老巢,引着当时还剩的七百来人押解着全部的俘虏,急匆匆的望着南面赶去。

当第二天上午,他就在汉江水面上一举截获了襄阳李氏粮行运去郧阳府的两千石谷粮。

因为是走水路运输的,所以李氏粮行不可能这般的运白面,船上装载的绝大部分都是大麦,还有一些是大米,这般一来到了山里也不用发愁米面生虫不能久放的问题了,梁纲设计的成果完美实现。

虽说如此大规模的在水面劫取运船(粮草),还是襄阳府这一带数十年来的第一出,可却也并不显得突兀。因为在此不久后,走郧阳府粮食买卖的另一家黄氏商号的运船也被梁纲给劫了。听到这样的消息,人们只会以为梁纲消息得到的灵通、准确,拿捏的也恰到好处,却绝不会有人去怀疑梁纲与李氏粮行有什么勾结的。

大批的粮食被运进了山中,这些大麦的数量就算是不配合着杂粮,差不多也足够梁纲所部安然的度过整个冬天了。

所以,梁纲完全可以放下心准备其他的事了,手中有粮,心中就不会再发慌!

练兵,接下去的事情就是练兵,在陈广亮还未能返回的情况下,在火器方面毫无发展的情况,梁纲只能在冷兵器上图谋前进。

与当初某事前训练那二百人的情况一样,迅速列队、齐步走这样的基础训练在一千五百部众中全面展开。

列队、跑步、齐步走,再时不时的来一场远距离长途越野,或是小规模突击作战,这段日子中山内的众人无不是饭量大涨。因为巨大的活动量,决定着他们的补给消耗。

此外就是军令:

队员看小队长,小队长看分队长,分队长看中队长,中队长看大队长……一级跟着一级,一级压着一级,所有部众在战场之上都必须紧紧跟随着自己的上官,不得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不得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

在战场之上,敢有不听号令的,一律杀无赦;敢有蛊huò军心的,也一律杀无赦;敢有擅自逃散的,更是杀无赦……

这一系列制定下的“斩杀令”,会是像一座无法翻越的大山一样,巍巍的耸立在所有人的面前。这番的叱令不但适用于普通队员,也适用于所有的大小头目。

在战场之上不得梁纲亲口命令的,敢擅自率部或鼓动部下逃溃者,为首的军官要清算,其从属的队员也要隔二chōu一,杀掉三成三。这又是一条硬生生的处罚。

还有就是——一部队长想要逃走时,其副手有权就地斩杀,自己取而代之,接着执行命令者——无罪;而若是副手服从正官,那么在日后清算中被杀也别去说理!

成编制的人马讧luàn逃溃的,正副主官一律处死,且自主官往下,小队长一级往上,所有头目一律斩杀!

………

………

杀,杀,杀杀杀,一个个的杀字,无不透着血淋淋的腥气。梁纲就是打算要靠这些话,紧紧地勒住了所有头目的脖子。除非是铁了心的叛逃,否则没人会拿自己的xìng命开玩笑。

而除此外颁布的还有接替规令和功勋奖励以及扰民方面的惩处。

接替规令:战场上,主官战死,副官接手,副官战死,下属排位第一者接替。冲上到下,一级一级的向下排,正对应着梁纲编制的那些一二三编号。

功勋奖励…………

扰民…………

林林总总,梁纲匆忙中制定下的这部军纪,光是斩杀令就不下三十条,杂七杂八的责罚、奖励都算上,最后一数竟然有不下百条之多。让他事后着实是一阵惊讶!

虽然是匆匆编纂的,可想把这一部简易军规灌输到一支部队的灵魂之中,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一个多月的时间,梁纲整天里照死了cào练手头的这支人马,但到现在还是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不过说实话,他们比起一个多月前却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至少现在的他们看起来,已经像是一支军队而不再是luàn嗡嗡的土匪了。

第二场雪下过,梁纲终于放下了手中一直cào劳着的‘整兵训练’。因为山外西天大乘教的联络员再次来到了他的眼前。

“飞鱼图……东mén第五层右手第十块砖……”梁纲脸上登时堆满了笑意,这小子,终于是回来了。等了这么多天了,陈广亮终于有信了。

这飞鱼图就是陈广亮走之前,梁纲和他做下的约定。回来时在襄阳东mén,下数第五层右手第十块城砖上刻画一条飞鱼……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