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三十四章 威而不望

一百三十四章 威而不望

龙王集之战已经过去了三天了,前去谷城扫dàng的第一大队和相继去均县扫dàng的第二大队都已经折回了光化,两次行动为梁纲带来的相当巨大的财富和海量一般的物质,他手下的骑兵也正式突破了三百人规模。

不过这儿一切并不意味着他所面临的局势就有所好转,身后的阿尔哈图已经重整旗鼓赶回了龙王集,西面压来的文图,三千绿营兵也杀到了均县外的小江口。不出意外的话,最多再有两日,两部清军就会在光化的某一地会师一处。

而在谷城、均县两处的扫dàng中,第一大队、第二大队虽连捣了十多处煤窑、矿场,却只给梁纲带来了不足五百人力的新鲜血液补充,就这点数目还没有先前一战的折损来得多。主要原因就是没人看好他们的前途,都感觉着在清军的重重围剿之下,他们早晚要败。所以除了被救的苦力外,几乎没人参加。而原本一千多人的苦力在知晓一丁半点的消息之后很多人也闹着要离开,或是直接在路上偷偷溜掉,总之拉进队伍的人数还不到五百人。

西天大乘教也传来了新的消息,说是宜昌镇已经在蠢蠢yù动,大量兵丁被集中到了宜昌与郧阳两府北境jiāo界处的鲍家山。从那里清兵可以顺粉青河穿过郧阳府东端的山地,入南板仓河进襄阳府,再入筑河,然后直达谷城。而武昌的梁朝桂也领军到了随州,其随身带着的就有两千jīng锐提标,德安绿营也筹集了一千兵丁随行,三千人马马上就要进驻襄阳城了……

总之是一句话,梁纲所部处境危险。\\??WW.. 书mí群2∴⑴㈨⑸\\你就是能再败文图部一阵,挡住了阿尔哈图的进攻,那也不可能再扛得住梁朝桂和宜昌镇的打击。

江北四县,地面上终究是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宋之清等人的意思是,要梁纲趁清军还未到位,全军撤进大山中保存实力为上。而至于钱粮物资,则是该丢的就丢,该弃的就弃,留得青山在才会不愁没柴烧!

梁纲听了是一笑了之,西天大乘教方面的建议在他看来毫无可取之处,是典型的只看眼前利益而不望长远打算。

他现在手下有三千来人,全都撤进大山中,连同八百多俘虏和留守山中的数百部众,这总人数就达到了四千五百人上下。如此一大股人马,待在大山之中能有什么出路?清军只要在四边布下重兵,然后再逐步收缩包围圈,剿不死,困也能困死梁纲。

到时候再多的人马也免不了分崩离析一场空。这些部众可不是红朝的钢铁战士,分分散散,合合聚聚,全然不成问题。他们这些人只要是一分出去,那就再也不是自己的人马了,所以躲进大山中想要保存实力那根本就是一句笑谈。

梁纲不打算这样,就算是‘败’他也要‘败’的轰轰烈烈,要打着胜仗去‘败’。然后再带着剩余jīng锐去大山中……

说真的,对于时局的把握,梁纲的看法与西天大乘教着实是存在着一些差异。虽然他此次出山把事情闹得如此之大,还攻下了光化县城,可梁纲并不认为眼下就是起事的最佳时机。

在他的计划中,眼下的这些战阵依旧是他用来蓄养自己声名威望的‘手段’,而不是大规模起兵举义的前奏。可西天大乘教一帮人却是看得欢呼雀跃,竟然联系梁纲说准备起兵响应。他们是认为,梁纲的这一仗一举拿下了一座县城,大大的鼓舞了士气,还击破了襄阳府清军的大半主力,使得现在襄阳府清军已经是不能对地方进行有力控制了,而这个时候教众涌起,必可短日内席卷襄阳,郧阳也将luàn作一团…………

在这一点上,前后两者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梁纲自然是坚决不认同,面对着西天大乘教的急切心理和蠢蠢yù动,他去信给予了严厉拒绝,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梁纲不想也不敢打luàn他已知的历史进程。

乾隆六十年,就是在白莲教大起义的前夕,贵州的苗汉等族百姓也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为了镇压这次起义,清廷前后调集了十多万兵马去围剿,白莲教大起义初期,湖北地界兵力之所以如此空虚,这是有原因可循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镇压这次镇压起义当中清军连折统帅。那和珅的弟弟和林,军事才能如何梁纲不清楚,可是第一任统帅福康安却是乾隆后期清军中名副其实的第一将帅,风头大的要死。

拜百度大神所赐,梁纲知道福康安死的时候才四十出头。如果不是因贵州的气候水土等原因,他怕也不会早早就病逝军中。那么,今后的川楚五省战场上,白莲义军面对的清军就不会是各省分部围剿了,而是数十万大军在福康安的统一调度之下……

这种情况他是绝不容忍发生的,所以现在还是忍耐为上,小打小闹的只在湖北清军的可承受范围之内折腾。别惊动福康安和和林这两尊大神,让他们就按照历史上的人生轨迹一般,去贵州送死吧!

正因为心中有着这样的小算盘,所以梁纲根本就没想过把自己的这一系列战事当成引发白莲教大起义的导火索。西天大乘教的苗头刚lù,他就给宋之清回话,明白表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虽然西天大乘教准备起义也有了那么一段时间,可是他们各部之间根本就没有定下时间约定,军械物资准备更是没有达到充分的地步,这个时候一时兴起仓促起义,除了失败、暴lù,似乎没别的下场。

梁纲对于白莲教大起义可是抱有极大希望的,他才不愿就这么早的就提前引发了。

而且,就梁纲而言,只感觉着自己现今的名声是‘威’大于‘望’,且也只限于道上的人物,能让人敬畏却不能让人尊敬,尤其是贫民老百姓。

施舍救济,帮穷救苦,图大业不但要有‘威’,更要有‘望’,只有这般的时候,才可以振臂一呼嬴粮景从。

梁纲的打算就是在这一仗中把自己的‘威’做足,与清军面的面的干上的几仗,打上几场。所以宋之清等人的这个南辕北辙的意见,他才不会理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