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三十六章 一胜一败

一百三十六章 一胜一败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和梁纲的预计差不多,文图领兵急行一路并没有在均县县城过多停留,而是直接开到了均县东端,傍晚时分才开始扎营。**

第二天拂晓时分三千清军就起了营,全军用过饭食,在文图的督促下继续疾行上路。虽然文图没有将阿尔哈图放在眼中,认为阿尔哈图这个太平副都督打仗上的水准太不够格,可他心里也知道,如果自己所部能和阿尔哈图对梁纲形成两面夹击之势,那么胜算无疑就是在握了。

清晨,太阳还未升起,小尖山周边覆盖着一层朦朦的晨雾,让人看不太清楚周围的情况。

若是换做往日,文图很能还会下令全军戒备,并安排一些兵丁上前打探。但是现在他眼中只有光化城,而且之前传来的情报也说梁纲所部正在石碑岭与阿尔哈图对峙,所以这里安全得很(又是大清晨的),急于赶路的文图自然也不去再多此一举。当即只是下令全军沿官路速行,三千清军还是排成一条长龙般的顺着大路直行而去,没有对周边前后左右的情况做任何的侦察和警戒。

如此这样,清军毫无警觉xìng的进入了小尖山下的狭长官道,一头扎进了梁纲布下的包围圈。

“点火……”

“放炮……”

“全军出击,给我杀……”

三道命令连珠爆似的从梁纲口中喷出,看到三千人部全部进了自己布下的口袋中,他的心情也不由得振奋起来。

“轰轰轰——”

就若石碑岭的第一战一般,分分散散在官道上埋下的一二百个小型地雷当即就把三千清兵炸散了窝虽然死伤并不是太多,但是这声势实在是太惊人了。==??. 首.发?==

“轰轰轰——”

这又是八mén臼炮的炮声。

“杀啊——”两千来部众听到连连响起最终汇成一片震天巨响的爆炸声后,心中无不jī情雀跃,当即高呼喊杀着从埋伏的山丘上冲下。

文图的前部、中心、后尾,三段同时受击。

郧阳镇的三千绿营虽然都是老兵,可骤然间遭受如此打击也不禁自luàn了阵脚,在连环的爆炸声中就已经彻底丧失了军心士气,现在再被伏兵冲杀,全军瞬时一片húnluàn,溃败之势已不可扭转。

伏兵杀出的那一刻文图心中猛的一颤,浑身上下被一种冰冷刺骨的寒意所包围。他虽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匪军在埋伏,也看不见匪军的具体位置在那里,但他明白这一战自己彻底败了,即便是明知道梁纲手下的人马不见得就有自己的多……

在这样的地形中埋伏,全军还在第一时间就被炸luàn了阵脚,丧失了军心士气,这场面别说是他文图了,就是孙武重生也不办法力挽狂澜。只是想让他束手就擒是不可能的,拼死一搏,能尽多大的力就用多大的力吧!好歹也不愧了自己的身份!

急切之中,文图已然顾不得去想阿尔哈图了,顾不得去感慨自己若听了阿尔哈图之间……

文图没有后撤,反而是策马上前领着身边的亲兵像滚雪球一样一点点的将败兵收拢到自己的麾下。可惜的是他已经完全掉进了梁纲布下的口袋中,在这样狭窄的地形,想要固守顽抗是不可能的了!

文图能靠的只有自己的力量,能照顾到的也只有眼前的这一小片人马,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更多的绿营清兵在伏兵的冲杀下不触即溃,根本就毫无抵抗反手之力。

没有队形,没有编制,húnluàn万分的绿营清兵,兵找不到官,官找不到兵,上到参将、游击下到普普通通的士兵只能各自为战,其结果就像是一只无头苍蝇般左冲右突,而完全丧失了作为军队的作战能力。

这一战应该不算是一场战斗,而更应该是一场有着轻微抵抗的屠杀。

当晨雾散去,战斗已经结束。三千郧阳镇清兵遭到了毁灭xìng打击。战场上尸首狼籍,一片血腥景象。

三千清兵足足留下了一千具尸首,除很少一部分在文图的带领下冲出了前口阻截杀了出去外,余下的不死就是降,一场仗上梁纲俘虏足足抓了一千三百多人。

而且还有许多的死尸在南边的汉江上下沉浮,鲜血都染红了江边的清水。

抚mō着身边臼炮冰凉的炮管,梁纲无言一笑。自己辛辛苦苦的抬着这八个家伙翻山越岭走黑路,可到了战场上却只是放了两轮就成了摆设了,真的是有些亏本,太劳有不值了。早知道这样,自己就不带来了,把炮队留给张世龙,想必有这八mén臼炮在石碑岭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

石碑岭处。

昨日张世龙部还看似稳固的山头现在已经成了阿尔哈图的营盘,那一战之后,山上的所有的虚实就尽入了阿尔哈图之眼,是以当夜张世龙就识趣的主动弃守了。

前日。两千清军集结,阿尔哈图当即令一千总领着二三百清兵mō索着向山上爬去。

山上滚木礌石不断砸下,可是直到两方短兵相接,也没听到大炮响上一声,倒是手雷的爆炸声此起彼伏。

见此情景,阿尔哈图当即就明白了过来,山头耸立的那看似威武的二十mén大炮确实全都是唬人的假玩意。

“我说呢,这山丘子再怎么的也有四五十丈高吧,几百斤上千斤重的大家伙咋就能nòng上去了?原来全都是他娘的骗人的家伙,是木头疙瘩。”一名清将指着山顶大声骂道。

“我也觉得怪着来的,现在是全明白了……”

“就是,***逆匪,真他娘的不是东西,骗了大爷这么长时间,今儿就狠狠地修理他们一顿。”

军人xìng子粗,发起怒来胡卷luàn骂的很正常。

被人用二十根木棍唬了大半天时间,想起来都令这些清军将领感到窝火。也只有阿尔哈图还能保持着脸面上的平静,但是在心底是不是也气的想骂人也没人知道了。

一切都向他预想的‘好’的那一方面发展,阿尔哈图大声下令进攻,心中则在冷冷发笑,过两天再看你文图还狂是不狂……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