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一百四十一章 玉人浴血

一百四十一章 玉人、浴血

梁纲极力想把手下部众往军队这一方向引导,可是陈虎他们却是总能搞出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来。

就比如说眼前的妙龄少『妇』,让梁纲实在是有些无奈加躁动。

不收也不行了,不然的话驳了陈虎他们的一片心意不说,还正如他们所言一样——放回去了她也是个死。

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被土匪掳走了,过了一天时间才回来,要说这中间没发生个什么事情,鬼都不会信哦!

而且这『女』子的身份也不一般,是王五从均州驿里搜出来的……

官府驿站中能住什么人,她自然是官家『女』眷的身份,这要真被送回去了,那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劈头盖脑的痛骂陈虎他们一顿自然是少不了,可梁纲在单面这『女』子的时候却又不禁感觉有些结舌,身份太尴尬了,也没经验。这抢人的勾当,他还真没干过。

把孩子的事情说清,梁纲开口道:“事已至此你只能认命了,不然我就是放你回去你也是没了清白……”这话有些伤人,但却是真正的大实话。

罗『玉』娘默然的点了点头,骤遭大难她这心是一直都提在嗓子眼的,自幼的礼仪教条让她不是没想过一死了之,可是想到儿子……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忍耐。

梁纲说孩子不在他们手中,她这心当即就安稳了一大半。不过接下去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她显然也明白的很,自己现在就算是能回得去,最后还是免不了也要一死明心,不然的话不但夫家『门』庭受辱,连娘家也会跟着脸面无光,而还有一点是梁纲说所想到的,对她而言却是极为重要的,那就是孩子,有着一个这样的娘亲对孩子来说……

夜深灯灭,梁纲搂着怀中柔软的躯体舒服的睡去,事情的发展是不会以弱小个体的意志为转移的。罗『玉』娘就是再被梁纲可怜,可最终还是要遭上一劫。

他又不是柳下惠?能坐怀不『乱』。

泪水顺着罗『玉』娘皎白的面颊滚落,这种情况下让她如梁纲一样安稳的睡去当然不可能。望着紧贴着自己,呼吸间都能感触的到的梁纲,她的两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对于这个把自己打进地狱,坏了自己贞洁的男人,她当然有那么一丝恨意,但却不多。

了解了事情前后的她,相比起梁纲来对于陈虎、王五等人的恨意倒是更多。

看着眼前这张线条鲜明,轮廓坚毅的面孔,她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就想了从这张脸的主人口中说出的那些话。虽然有些笨拙,但能安人心。

梁纲在二十一世纪没时间也没那个『精』力去谈『女』朋友,这口舌说起温柔话来自然有些笨拙,比起那些实战经验丰富的哥们来差的少不以道里计。

但是配合着他的所作所为,笨拙的言语却能透出一股真意,能让罗『玉』娘无措的心感受到那么一丝关切。也让她此时不至于升起『抽』刀子来对准眼前这人的脖子狠狠扎下去的想法……

清晨。

生物钟准时让梁纲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的第一刻看到的就是罗『玉』娘那让人心动的娇容。

小心的起身,梁纲没有惊动她,然后快步走出了军帐。

一夜时间了,相比光化的军情也快传到了。

“大当家的”,时小迁就在军帐前十步的地方站立着,见到梁纲出来立刻恭敬地叫道。

石『门』山突围战之后,梁纲就『抽』掉了一部分可靠人手组建起了直属的侦察分队,正式建立了自己的情报组织,在突围战中立下大功的时小迁被任命为这个侦察分队的分队长。

毕竟不能什么情况都靠西天大乘教不是,梁纲终是要发展自己的情报力量的。可能现在的这点力量根本就上不得台面,可是只要持之以恒下去,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的情报系统会发展壮大起来的,会有发挥巨大作用的那一日的。

后来人马大幅度扩充之后,时小迁的侦察分队也随之扩充到了五十人。比起别的编制都是成倍的增长来说,侦察分队三分之二的增幅显然是少了些。可是分队中的这五十人全都是梁纲的老部众老班底,因为自身条件要求苛刻,所以新增长的那些人马,是没有一人能够进入侦察分队的,和那些人相比他们这些人才是真正值得信任的。

时小迁本就是偷偷出身,蛇有蛇道鼠有鼠路,在襄阳府地面上他消息还算灵通,有了梁纲的银两后,很快他就在襄阳府‘买’下了一张消息传讯网来。分队中的部分人手也被安『插』了进去,而还有一部分人则正式成了部队的侦查尖兵。

时小迁现在虽然还担任着侦察分队分队长的职务,可他的主要工作已经转移到了情报网上面去了。

“大当家的,梁朝桂的人马已经从石碑岭转移到官路上去了,阿尔哈图的那支骑兵也归入他麾下指挥…………”

梁朝桂的速度比梁纲预计的还要快上一些,本以为昨天他是能赶到县城,不想都已经杀到石碑岭了,而且还从石碑岭再度撤到了官路上。如此动作,显然老头是已经得到了这边的消息,三千兵锋今天就会奔着自己的主力杀来……

“密切监视他的行军进度,一有进展立刻回报。”梁纲神『色』凝重,这一阵不能掉以轻心啊!

三千清兵中梁朝桂的『精』锐提标就有两千人,手中再有三四百骑兵在握,梁朝桂的这支人马战力上完全压倒梁纲现有的实力。而且他还要防住这个老将的算计……

之前一千七百人进军均州,攻城中总共死伤了一百多人,再去了三百骑兵,步兵就只有一千二三百人,就是有八『门』臼炮坐镇,想要扛住梁朝桂的进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注定是要血拼一场!”梁纲感慨道。除非是他能放弃这里大部分的物资钱粮,轻军入山,否则的话就只能血战一场,挡住梁朝桂部的进攻,给往山里运送物资争取必要的时间。

粮食、钱财倒是好说,但铜铁金属和硝石、硫磺、火『药』这些却是梁纲今后赖以生存的依靠,是绝不容有失的。所以,即将到来的这一仗也是必打无疑。